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一线之隔
    “泠儿可曾记得我与你说过,心魔已经用青龙令压制了?”

    慕容泠当然记得,那时候她刚刚失明和限制了修为,发现他突然间涨到筑元后期修为后察觉到了不对劲,逼问之下才得知这个结果的。此时回想起来,才发现有许多疑点,他当时只是一笔带过,她又被白虎蛋吸引了注意力,一时没有细想其中端倪,原来还是有所隐瞒的。

    她顿时来了气,“你不是说以后再无心魔之忧了吗,你那天明明是入了魔,连我都不认识了。”

    那毫不留情的一剑,若不是她突然间开挂,现在恐怕是魂飞魄散了,此时想起来,既是后怕又是委屈,忍不住又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厉苍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漆黑深邃的眸底带着压抑的情绪,似乎惊惧和后怕,他又紧紧地搂住了她,不停地说道,“泠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受了伤。”

    慕容泠又怎么忍心怪他,环抱住他的肩膀,蹭了蹭他的下巴,轻声道,“罢了,罢了,一切都过去了,你还没告诉我原因呢,你怎么会又入了魔?”

    既然他能醒来,想必不是被夺舍了,因此她才猜测他入了魔。

    厉苍旻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怀中人,贪婪地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触碰到她专注的视线才终于感觉到了真实,他的泠儿终于醒来了,终于不再是他一个人对着沉眠不醒、破损残缺的神魂暗自焦虑,只要能让她健康又安乐,他付出一切都值得,哪怕……说出让他一直隐瞒的真相。

    他侧过头,不敢看她知道一切的神情,嘴里干巴巴地说着,“我心魔并未消除,而是用青龙令镇压了。青龙令乃上古神器,里面居住着青龙神魂,是他帮忙把我产生的心魔镇压的。上次在琉璃塔火海,当时我心神不定,又不知心魔已成意识,便被他乘机占据了身体,才会有后来你经历的一切。”

    虽然对慕容泠挥剑的并不是他,但是他亦是难辞其咎。

    终于说出隐瞒的真相,厉苍旻如释重负,陡然的轻松和蔓延的焦虑同时攀咬而上,像是有一只手在紧紧地攥住心脏揉搓一般难受,他不停地在想,泠儿此时究竟是何种表情,厌恶、鄙夷、愤恨,还是避之不及?

    自古正邪不两立,他体内藏着心魔,又曾经伤害过她,无论她露出什么的神色都不过分的,甚至就此与他分道扬镳,保护自己免受池鱼之灾都是可以的。明明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和保护,但只是想到泠儿离开他,他就心痛如绞,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泠儿若是离开,他一切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

    慕容泠尚在震惊,就发现厉苍旻神色不对,俊脸绷成冰块不说,连气息都紊乱起来,像极了那天要入魔的场景,吓得她连忙抱住他,“苍旻,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心魔又要抢你身体了?”

    厉苍旻立马反抱住她,把她的脑袋按在怀里,下巴磕在她的脑袋上,眼中的红光明明灭灭,声音嘶哑得厉害,“泠儿,你能接受这样的我吗?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魔修,不知何时会伤害了……不了,你还是离开我吧,我不想再让你受伤了。”

    最后那一句话,几乎费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脸上慢慢失去了情绪,变成了没有情感的冰雕似的。

    慕容泠不能看到他的神色,但也察觉到他颓丧的气息,立马推开他坐直身子,在触及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绝望和荒凉时,顿时气打一处来,使劲地拧住了他的耳朵,“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同舟共济,生死与共,又岂会轻言离开?厉苍旻,你某不是不喜欢我这个糟糠妻,才要赶我走吧。”

    厉苍旻根本顾不上耳朵的疼痛,空白的脸上从不可置信慢慢转变成了惊喜,黑曜石般眸子像是放着光,“泠儿,你说什么?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吗?我没有厌弃你,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赶你走呢,只是你留在我身边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牵连你的。”

    他向来冷静自持,难得这样语无伦次的激动模样,慕容泠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最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双重人格么,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是的,在听到厉苍旻解释之后慕容泠就明白了,之前对她挥剑的根本就不是厉苍旻,而是他的心魔,用后世科学的说法就是他分裂出来的危险人格。虽然前景不容乐观,但是比起厉苍旻被心魔蒙蔽对她六亲不认的境地,怎么都算是好消息了。

    厉苍旻有些发蒙,一时没能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容泠看他呆愣的模样颇觉有趣,勾唇笑了笑,一想到他心魔的来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因她生了心魔,她如何会嫌弃他呢。

    忍不住在他的唇角轻啄了一下,温凉的温度传入神魂,却让她心里滚烫得厉害,“傻瓜,你的心魔若是哪天再次侵占了你的身体,也不会伤害我的。”

    厉苍旻后知后觉地从慕容泠的坦诚中回过神来,欣喜宛若暖阳般在体内散发着温度,混沌的思绪渐渐清晰起来,总算跟上了她的节奏,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他都要杀你了,你还替他说好话。”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慕容泠神色有些怪异,连忙抛开乱七八糟的猜想,努力回想那日在琉璃塔中的细节,与他分析道,“你修炼的是《太上忘情诀》,本该断情绝爱的,但是因为我而生了心魔,才有了如今的境地。换而言之,我便是心魔滋长的养料,若非我危及对方的性命,他都不会除去我的。”

    她这般猜想是有依据的,当时心魔说他不想伤她,只是她当时气急了,还以为厉苍旻被人夺了舍便下手伤他,不然也不会后来那一剑了。

    厉苍旻只见到心魔挥剑那一幕,之前的对话未曾听见,见慕容泠如此笃定,便调看了心魔的记忆,心魔被他打碎,如今尚未恢复,轻而易举地被他窥见了全程,心中不由信了七八层。

    他与心魔乃一体两面,七情六欲属于他,断情绝爱属于心魔。若是没有遇到慕容泠,他恐怕就是心魔的样子。

    断情绝爱,无悲无喜,行事唯心耳,道与魔,一线之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