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再次醒来
    混沌而空泛的世界没有一丝色彩,慕容泠以婴儿环抱的姿势蜷缩成一团,思绪抽离了神魂开始游荡,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似乎踏遍了远古的足迹和辉煌,见证了某些璀璨和落寞,隔雾看山般绰约朦胧,看不真切,亦记不真切。

    舒适的温暖绵延不绝地传来,一枕黄粱,意识终于脱离未知力量的禁锢回归了神魂,梦中游历的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昏迷前的记忆却渐渐清晰起来,一幕幕如电影般一帧帧地播放,信息太过庞大,让她一时有些接受不能。

    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居然能够引动火莲净光除魔,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魔幻得不想她本人。

    “主人,主人,你终于醒了。”

    一道明亮的红色身影飞了出来,小人儿五官精致,雌雄莫辩,小脸上满是兴奋和激动,眼中的孺幕和欢喜几乎要溢了出来。

    慕容泠觉得它的声音很熟悉,顿时惊讶地叫了一声,“你是火莲?你怎么在这里?”

    “是我,是我,主人没有忘记莲莲,好高兴哦。”火莲扑朔着翅膀飞着,小手拍着红彤彤的肚兜,双眼亮晶晶得看她,“主人,火莲来救你啊,火莲有好多好多的本源,主人吃了就能好起来了。”

    为了证明自己说得可靠,它特地从指间投出一串红光落在慕容泠神魂上,慕容泠立马就感觉到一股温润柔和的气息在神魂中洗涤了一遍,刚刚苏醒的混沌瞬间消失无踪,可见火莲本源的厉害。

    上一次她能够苏醒也是因为在林子里吸收了大量的本源,与火莲的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已经让她疑惑了许久,没听说过草木本源对恢复神魂有奇效。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你的本源能够救我?”

    火莲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主人难道不知道吗,您的神魂与草木同源,我们的本源自然能够救你啊。”

    慕容泠惊讶地抬起了眉头,“我的神魂与草木同源?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人啊。”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人胎养育出来的,又不是草木成精,神魂怎么可能与草木同源呢。不过,想起她的异能和神魂内流窜的绿流,又开始不确定起来,难道她与草本植物有什么联系?

    能够与草木交流,抽人生机,似乎都不是普通修士能够做到的。

    “莲莲不知道了,主人的神魂很熟悉很温暖,莲莲第一次看到就心生折服,心甘情愿地拜您为主人的。”火莲如此说道。

    慕容泠这才明白它口中的主人从何而来,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我昏迷之前突然拥有了你净化的能力,是你们给我提供了力量吗?”

    她虽然能够支配之物,但只是停留在最浅显的一层,相互沟通,催促生长和抽取本源,这些都必须耗费神识完成,而且是单方面支配的。但是自从她在灵舟上进入玄之又玄的状态后,不需沟通也能知道植物在想什么,甚至还能与它们融为一体,宛若本能。

    最奇妙的是,她在火海中发威那一会儿,虽然她神志不清,但还是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并未使用任何植物异能的——再说了,她的异能又不能抽取和使用植物的能力,那时候她明显做到了。

    “不是。”火莲摇了摇头,道,“主人,不是我们提供力量,而是在那一刻,您拥有了我们的力量。”

    慕容泠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总觉得自己得到了什么厉害的技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那种厉害好没有朋友的技能是昙花一现呢,还是需要什么特定的触发条件?

    这些谜题也只能等到有机会再试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离开这里。

    她已经从火莲口中得知这里是养魂木空间,是厉苍旻在拍卖场替她拍卖来的,想到琉璃塔里那个诡异的厉苍旻,慕容泠再也坐不住了,立马从养魂木钻了出去。

    一出来,就对上了厉苍旻泛着血丝的双眼,憔悴又疲惫,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就绽放了璀璨了光芒,宛若雨天过后的彩虹,云开雾散,盛满了明亮温暖的色彩。

    “泠儿,你终于醒了。”

    慕容泠被他紧紧地搂进怀来,双臂禁锢着她,生怕她从怀中消散似的。慕容泠即是激动又是心疼,小心翼翼地挨在他怀里,同时努力维持着魂体,免得不小心变成了烟雾碎开,把人给吓到了。

    怀中人的气息依旧冷冽,带着熟悉的冷香,让她不自觉地想要再靠近他一些,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感觉,即便昏迷了这么多天,他们也是亲密无间,未曾分离的——两人都神魂双修了,自然是水乳交融亲密无间了,只不过她昏迷过去没有知觉罢了。

    慕容泠还不知两人已经双修了,只是觉得醒来之后,感觉两人愈发亲密了,轻而易举地察觉到厉苍旻掩藏的情绪,漫长等待的焦虑、失而复得的喜悦和视若珍宝的宠爱……热烈又真挚,鲜活又真实,这才是深爱着她的厉苍旻,而不是那个对她挥剑相向的魔修。

    她终于放下了一半的心。

    待他情绪稳定之后,慕容泠才推开他的肩膀坐直了身子,余光发现了一截暗褐色的木头和三根燃完的香炷,暗香盈鼻,只是闻着余香神魂都一片舒坦,应该都是养魂圣品了,不然以她的伤势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陌生的厉苍旻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究竟还瞒着我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双眼,在触及他眼底的血丝时,心中又是一酸,语气温软了下来,“别再瞒着我,咱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厉苍旻漆黑的眼底出现了挣扎,看着她不说话,待她神色渐渐转为失望时,心中一震,连忙捂住了她的双眼,声音低沉喑哑,艰难地做出了决定,“好,我说。”

    他从始至终都希望,泠儿看向他的视线时爱慕和欢喜,而不是失望和怨怼的,他的承受能力,比他想象中还要脆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