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夜家辛秘(二)
    厉苍旻回到房间后,并不能如愿地与慕容泠开始双修,原因很简单,他召唤不出慕容泠的神魂了。

    之前在玉佩中也就罢了,毕竟是用他的心头血祭炼的,召唤出神魂并非难事,但是养魂木原本是天地神木之一,又未曾认主,慕容泠的神魂进入之后就像滴水入海隐没了踪迹,即便是他的神识探进去也被吞噬无踪,若非神魂木依旧散发着慕容泠的气息,且温和稳定,他几乎以为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他无可奈何心情略微烦躁之际,夜承霜等人来了,他本来不欲相见,但见他们站在院子里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最终开门出来,询问缘故。

    “厉师祖,可否进屋详谈?”夜承霜恭敬地行了礼问道。

    厉苍旻终究还是放他们进来,指尖轻叩着桌子再次问道,“何事?”

    夜承霜自然不会开口就提夜家丑事,而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三根养魂香,“听闻师祖在替师祖母寻找养魂圣品,此香乃弟子在秘境所得,有养魂定神之效,应该与师祖母有效,还请师祖收下,也算是弟子一番心意。”

    厉苍旻敏锐地察觉到养魂木中的神魂跳动了一下,不由大喜,连忙上前接过,发现此香入手温凉,隐有淡香,与养魂木的香味相差不大,想必是用养魂木炼制的。

    “此香正好有用,多谢承霜相赠。”

    夜承霜连道不敢,见厉苍旻冷峻面容一片柔和,再无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心中一动,与二长老等人对视了一眼,知道此时正是好时机,便纷纷跪下,“师祖,我等前来是为了请罪的,请师祖听弟子陈情,从轻处罚,宽恕我夜家。”

    厉苍旻意外地挑了挑眉头,视线在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想起方才手下的三根养魂香,拿人手短,便缓和了口气,“起来说话吧。”

    “多谢师祖。”

    夜承霜松了口气,知道这是成功了一半,便把之前告诉给夜嗣隐等人的真相重新复述了一遍,面上带上了苦涩和悔恨,苦笑道,“夜家偷学万仙门功法乃修者大忌,弟子自知罪无可赦,但是除了历任家主之外,夜家普通弟子并不知情,请师祖看在弟子们供奉万仙门的份上,宽恕他们一回,一切的错承霜愿意承担。”

    夜嗣隐连忙跪了下来,焦急地看向厉苍旻,“师祖,子代父过,弟子乃夜家少主,亦是有一份责任,请师祖责罚弟子,绕过父亲吧。”

    二长老和三长老也纷纷跪下来,往身上揽责,俱是痛悔不及的模样,厉苍旻被他们炒得心烦,冷喝了一声,“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室内立马安静,四人尴尬又希冀地看着他,等待着他拿主意。

    厉苍旻微微蹙起了眉头,开始思量如何解决眼前的难题。

    师祖天筠尊者乃万仙门的太上长老,若是万仙门尚未覆灭,作为徒孙的他在门派中的地位亦是不低,即便是散落在修仙界的万仙门弟子怕是也没有比他辈分还要高的,如今处理夜家之事也算是名正言顺。

    因为继承了师祖记忆的缘故,他对万仙门感情并不浅,对于夜家偷学功法的行为说是不恼怒是不可能的,但是想到夜家乃他师父家族,怒气便打了折扣。虽然未曾蒙面,但是厉苍旻对师父的感激并不少,若不是他留下功法典籍,他至今还是普通凡人呢。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他思虑了一番,终于有了决断,“你们虽然偷学功法,但是看在叩拜万仙门的份上可以从轻发落。从今日起,夜家弟子皆为万仙门外门弟子,唯有筑元方能成为正式弟子,至于你们这些筑元弟子……待把《道源心法》替换成功了才算正式弟子,当然,你们若是不愿意替换功法的,自然不会勉强的。”

    “多谢师祖宽慈,弟子愿意替换功法。”

    夜承霜等人喜不自禁,心中感激不已,这些看似是惩罚,实则是对他们大大有益,替夜家正名了且不说,还让他们替换功法,虽然不知要耗费多少年去替换功法,但是替换成功后对于他们将来的修炼百利无一害,分明是替他们着想。

    经此一次,夜承霜等人对厉苍旻愈发亲近,不仅仅把他当作突然冒出来的师祖,而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师祖请放心,弟子定当督促家族弟子替换功法,成为真正的万仙门弟子。”比起筑元修士来,炼元弟子修炼尚浅,替换功法更是容易不过了,有了上好的功法,对修为更是有益,不同厉苍旻提醒,夜承霜作为家主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提高夜家实力的。

    虽然《道源心法》只有正是弟子才能修炼,但是如今万仙门已经灭门,修炼界弟子所剩无几,如今也不知是何种境地,如今能够有夜家一脉继承道统也算是一桩好事,这也是厉苍旻轻拿轻放,不愿过重惩戒夜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们都下去了,等到擂台赛报名再替我另一枚号牌,接下来几天我要闭关,无事不要惊扰。”

    夜承霜等人看了看他脖子间的养魂木,俱是了然,只要他要给师祖母养魂,连忙恭敬地退下,还他清净了,为了预防意外,他们还让弟子轮流在院子外面值守,不让发生一丝一毫的意外才放心。

    等到再无外人,厉苍旻这才把三根养魂香拿出来点燃,再把养魂木置于上空,便见缭绕的烟雾一缕缕地渗入养魂木之中,养魂木暗褐色的光芒愈来愈莹润,甚至还能察觉到慕容泠神魂发出愉悦的叹息,他忍不住也挑起了笑容。

    养魂香效力非凡,他只是闻着香味就觉得神魂一震,更别说接受了香火熏燃的慕容泠,只希望这三根养魂香的效用厉害一些,能够让她醒来,不然沉睡在木头里无声无息,实在是让人担心。

    厉苍旻坐在一旁护法,如此过了五天,五天之后,养魂木终于有了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