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拍卖盛会(八)
    宇文晋面沉如水,桃花瞳中已然是一片清冷与狠厉,黑衣人却浑然不惧,大笑几声之后才道,“我今日有事,就不陪你玩了,来日再会。”

    话音方落,黑衣人立马就僵住了,低头看着手脚,发现不知何时竟是缠绕上了绳子,令他动弹不得。

    “你是何时布下的。”黑衣人的眼神几乎要吃人。

    宇文晋挑起了绯红的薄唇,“就在你破阵那一刻。”

    “果然是一如既往地卑鄙无耻。”可以想象他面巾下脸色应该是十分难看,开始破口大骂,似乎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顾秦菀不虞地皱起了眉头,宇文晋却毫不在意,一步步地走向黑衣人,“也不知是哪位故人,希望不要让本座失望才是。”

    他伸手要掀开黑衣人面巾,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威武不凡的兽吼突然响起,却是黑衣人腰间的灵兽袋中突然窜出一只剑齿豹袭向宇文晋,在他后退那一瞬间切断束缚着黑衣人的绳子。

    这时宇文晋已经反应过来,使出扇子击打过去,他乃筑元后期修为,元力充沛,斗法精妙,黑衣人根本无法与他正面对敌,且战且退,不知何时逃窜到了二楼雅间。

    宇文晋步步紧逼,元力像是使不尽似的向黑衣人打去,后者一着不慎便被打入一间雅间,又吐了一口鲜血。

    受到波及的雅间并不是别处,正是厉苍旻和夜嗣隐所在。

    争端一经发生,厉苍旻便关注了战局,先是宇文晋弟子顾秦菀,虽然炼元期对于筑元修士来说不过是蝼蚁,但是身具高超斗法本领和不俗法器的炼元后期修士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显而易见,这个顾秦菀并不是一个绣花枕头。

    再则是宇文晋,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可以看出与黑衣人的打斗根本就没有出全力,慢悠悠地出手,分明是想试探深浅,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夜嗣隐已经拔出剑挡在了厉苍旻跟前,防备地看着黑衣人,抽空还向宇文晋打了一声招呼,“见过宇文宗主。”

    “原来是厉道友和夜少主,本座缉拿凶徒,惊扰到你们,还请见谅。”

    宇文晋潋滟的桃花眼漆黑又深邃,直直地看过来,厉苍旻神色不变,冷淡地迎上他的视线,即便是夜嗣隐也能察觉到两人之间涌动的暗流,手中的剑抓得更紧了。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黑衣人趁机夺门而出,又是一把毒丹丢了进来,浓雾瞬间弥漫了狭窄的房屋,夜嗣隐虽然及时祭出防御罩,依旧还是吸入了一丝毒气,脸色开始泛出一丝青色。

    厉苍旻丢给他一瓶解毒丹,从雅间走了出去,看到宇文晋已经追着黑衣人离去,而地下躺倒了一地的修士,剩下的两位驻守修士开始替中毒修士解毒,吵闹不堪。

    此时二楼雅间的修士纷纷从暗门出来,因为错乱的出道口,除了暴露身份的慕容彤和厉苍旻,其余的根本无从其知晓具体雅间房号,此时他们三三两两地出现在一楼,倒是让厉苍旻看到了不少熟人。

    慕容彤父女暂且不说,风家亦是有不少嫡系弟子来了,而风见月亦在其中。厉苍旻想起因为种种意外而未能取回的凤尾花,眼眸沉了沉,直接从二楼纵身跃下,朝风见月走去。

    “风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在下楼之后,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厉苍旻,顿时心跳如鼓,特别是他朝她走来时更是心神荡漾,在他与她说话时更是达到了顶峰,迷迷糊糊就要跟着他离开,却被风仁札拦了下来,“大姐认识这位前辈?怎么不介绍介绍?”

    厉苍旻的身份早就被风鸣雪告知风家众人,如今他又没有特地隐瞒修为出现,但凡是有点眼力见都能猜出他的身份,风仁札这是特地要攀附关系了。

    风见月心中不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位便是夜家的厉前辈,还不快些向厉前辈见礼。”

    方才也没见你见礼。

    风仁札心中嘀咕了一声,暗骂她狗仗人势,脸上还是一副热情地模样向厉苍旻行礼,“久闻厉前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厉前辈当真乃我辈楷模。”

    厉苍旻淡淡地点头,道了一句过奖,也不顾对方扭曲的神色,重新把视线落在了风见月身上。

    风见月立马猜到了他的意思,知道凤尾花已经不宜再拖,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不失为一个好时机,当即就解下装着凤尾花的乾坤袋递了过来,“前辈托见月采集的灵种已经悉数在此了,请前辈查看。”

    此时拍卖场的人并未离开,各种势力齐聚,她在这种情况下叫出凤尾花可以让大家知道厉苍旻托她帮忙,欠下人情,与他搭上了关系,日后在别人眼中她与厉苍旻的关系自然就不同了。

    果然不出所料,不少人眼神微微一变,看向她的目光多了一抹沉思。

    厉苍旻没有在意她的心机,接过乾坤袋一看,果然发现里面有玉盒装着的凤尾花,脸上神色稍缓,在慕容泠昏迷不醒的这段日子里,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他心情不错,想到当初是用毒药威胁她寻找凤尾花,便取出了一瓶药递了过去,“这是解毒丹。”

    乍一看像是在交换,还未等众人生出疑虑,风见月便倒出一粒丹药吃进嘴里,脸上便绽放出一抹浅笑,“多谢厉前辈体恤,见月闻了毒药正有些不适呢。”

    厉苍旻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旁人看着常年的高岭之花突然露出了笑容,顿时目眩神迷。即便是有所怀疑的人听她如此说辞,也被带偏了节奏,觉得就像她口中所言一般,是厉苍旻体恤了。

    此时夜嗣隐也从二楼走下来,他服了丹药之后已经解了毒,视线在风见月等人身上溜了一圈,便淡淡地收了回来,“师祖,咱们回去吧。”

    厉苍旻扫了一眼在远处观望的慕容霸天等人,点了点头,“嗯,走吧。”

    此番出来得到养魂木和凤尾花,已经不虚此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