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拍卖盛会(七)
    厉苍旻直接拿出空白玉简把《道源心法》刻录进去递给他,“此乃万仙门弟子基本功法——《道源心法》,地阶上品。”

    夜嗣隐倒抽一口凉气,拿着玉简的手开始发抖,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地阶上品的功法,对于一个家族的发展有多重要显而易见,然而厉苍旻可以随手拿出来相赠,对于夜家来说简直是天降福运。

    他连忙跪了下来,语气带着敬仰和感激,“多谢师祖赏赐功法,弟子代替夜家上下弟子叩拜师祖恩德。”

    说完,就结结实实地磕了一个头,脑门很快就青了起来。

    “不必多礼,起来吧。”

    厉苍旻向来不喜占人便宜,如今他暂避夜家,又占了师祖的名头,赏下功法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左右也是万仙门传人。

    不过夜嗣隐无论资质还是心性都极为不错,他难得起了爱才之心,便多说了一句,“《道源心法》中正平和,元力绵延不绝,能够平心静气,克服妄念,对于杀伐刚烈的剑修极其有用,你不防暂停修炼,重习《道源心法》,把一身元力替换掉也不妨碍。”

    夜嗣隐本来也在犹豫要不要替换功法,如今听厉苍旻一说便再无顾虑,毫不犹豫地说道,“弟子谨遵师祖教诲。”

    厉苍旻见他听见去了,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功法价格已经上升到四十万下品元石,只剩下寥寥几人在叫拍,其中就有慕容家,但是能够与慕容家抗衡的,估计也只有另外两家一宗了。

    “六十万!”

    高亢的女声在拍卖场内回响,议论声骤然停顿了一刻,继而又是哗然,六十万下品元石已经刷新了玲珑阁拍卖会有史以来的拍卖纪录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世家豪门有这等实力。

    大家都在等慕容家加价,然而许久都没有声音,便知慕容家也支付不起这笔元石,或者说用这笔元石换一本地阶下品功法不值当,毕竟作为世家大族总是不缺功法的。

    顾秦菀作为宇文晋的亲传弟子,却是知道不少辛秘之事,据闻慕容家有天级功法,这本地阶下品功法想必也不会苦苦执着,因此心里倒不是很意外,笑容满脸地说道,“……六十万下品元石三次,既然再无道友加拍,这一本地阶下品功法便有二楼雅间丁房的道友所得。”

    拍卖场管事依照规矩捧着功法玉简递交给拍客,然而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突然从天而降,手中不知丢下什么瞬间就毒雾弥漫,在众修士惊慌失措之际,黑衣人向捧着玉简的管事攻击而去,那管事毫不防备就被他打杀,颓然于地,而坠落在地的功法玉简被他眼疾手快地抢到手,转身就要逃离。

    顾秦菀显然没想到有人敢在玲珑阁的拍卖会公然抢劫,有一瞬间的呆愣,在管事的丧命后才回过神来,连忙祭出挽在臂弯的紫烟罗绮披帛打过去,“大胆贼人,休要走。”

    紫烟罗绮披帛刚被她打出去,就像幕布一般在黑衣人上空展开,淋下滂沱大雨,然而那黑衣人已经是筑元中期修为,这法器虽然厉害,威能不俗,但是黑衣人也只是躲避狼狈而已,只见他祭出一柄普普通通的法剑向披帛一斩,顿时斩裂了雨幕,暴雨骤然消散无踪。

    顾秦菀受阻,元气一荡,嘴角边渗出一丝鲜血,看到黑衣人要跑,立马冷笑着念起口诀,颓然在地的披帛再次飞起,化作灵蛇缠绕而去,顿时让黑衣人有瞬间的停滞。

    这一瞬间的停滞已经足够了。

    就在黑衣人挣脱开那一瞬间,玲珑阁驻守修士已经赶了过来,顾秦菀看着熟悉的绯红色身影,脸上立马红了红,大喊道,“师父,您也来了。”

    宇文晋唇角噙着一抹浅笑,即便处于闹哄哄的场地也无损半点风姿气度,俊美出尘,卓然而立,潋滟的桃花瞳看了顾秦菀一眼,赞赏地说道,“小菀儿不错,近日有所长进,没给师父丢脸,这个藏头露尾之徒便交给师父替你报仇。”

    顾秦菀脸上顿时染成绯红,仰慕地看着宇文晋挥出了扇子,顿时有磅礴浩荡的元力朝黑衣人打去,黑衣人被打中胸口,后退了好几步,血腥味顿时传来,染湿了他蒙面的面巾。

    “宇文晋,没想到你这贼子也在这里。”黑衣人发出了粗嘎的声音,眼中浮现出仇恨的光芒,显然是与宇文晋有过渊源的。

    宇文晋剑眉微挑,接过回旋的扇子,轻敲着手心,似笑非笑道,“原来是熟人,不知是哪位故友,可敢解下面巾一见?”

    “宇文晋,我与你之仇自然会报,你只需等着便是。”

    黑衣人大笑,眼中染着赤红的血丝,又丢下十几颗毒弹,其中有一颗正是向宇文晋袭来,他施法阻挡,然而这一颗根本就不是什么毒弹,而是裹着一层相似外衣的雷弹,在触碰到元力的那一瞬间就轰然炸开,宇文晋被炸得措手不及,连忙祭出防御法器,才没有阴沟里翻船。

    即便如此,他来俊雅完美的形象也因为爆炸染上了狼狈,看向被另外两名驻守修士缠住的黑衣人,面容瞬间阴狠起来。

    “周兄,云兄,请闪避。”

    那两人立马闪开,然后就见清辉一闪,却是宇文晋抛出四个阵盘,灵光闪烁之际便把黑衣人围住了,黑衣人瞬间消失了踪影,正是陷入了阵法之中了。

    “宇文宗主的阵法果然精妙,在下佩服。”

    那两位筑元修士立马笑着恭贺,宇文晋含笑而立,还未等他谦虚几句,阵法突然有了异动,他脸色一沉,连忙念着口诀,那一处的元气便剧烈地波动起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功夫,灵光突然炸裂,白光闪过之后,却是那黑衣人破开阵法冲了出来。

    他嘲讽大笑,“宇文晋,多年未见,你的阵法一点长进也没有!是我太过高估你了,不过尔尔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