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拍卖盛会(五)
    养魂木,顾名思义乃养魂圣品,对神魂具有非凡之效,即便是残魂都能蕴养不散,更别说像慕容泠这样完整的神魂了,有了养魂木襄助,想要恢复根本就不是难事。

    摸了摸愈发滚烫的玉佩,厉苍旻轻声安抚道,“泠儿别急,我这就给你把养魂木买回来。”

    养魂木对神魂有致命的吸引力,也难怪昏迷之中的慕容泠如此激动了,想必也是察觉到对她的好处了。

    夜嗣隐正在好奇泠儿是谁,厉苍旻已经亲自按下琉璃镜旁的惊醒鸣笛,斩钉截铁地拍价,“十万下品元石。”

    所有人都呆住了,拍卖场并不是没有出过十万的卖品,但是一下子从起拍价到十万的却是头一回见,饶是见多识广的顾秦菀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循着声音看过去,正是一直与慕容家作对的那个雅间。

    里面的男子是什么人?

    “居然是他!”

    厉苍旻的音色太容易辨认了,慕容彤立马就听得一清二楚,顿时勃然大怒,“古前辈的八宝琉璃塔怎么没把他给烧死,居然给他逃出来了。”

    慕容霸天自然也听出厉苍旻的声音,顿时沉下了脸,相比于慕容彤的私仇,他考虑的却要更多一些,之前厉苍旻处处针对,是因为慕容彤的冒犯还是夜家立场,故意要与慕容家决裂?

    外人不曾知晓,但是两家高层对一些家族密事还是十分清楚的,他们先祖当年的关系复杂得很,即便他们后人也不敢妄议,现在玉玄真人刚有了消息,夜家就处处针对,难道是先祖与玉玄真人闹翻了?

    慕容霸天越想越心惊,偏偏慕容彤还在怒骂着,拍着桌子要加价,他立马就呵止了,“住手,他乃夜家先祖亲传弟子,辈分极高,你之前无知冒犯也就罢了,如今他回归夜家,轻易不要招惹他。”

    之前他光顾着忙了,忘记把城主府之事吩咐下去,才惹得慕容彤继续不知天高地厚。看到她脸上犹有不服,顿时不悦,“早先因你与他意气之争白花了不少元石,如今元石不多,便不要再争了。再说了,养魂木虽好,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权当给他夜家一个面子罢了。”

    同样的话发生在二楼雅间各处,厉苍旻既然亲自出声想必是势在必得,他们若是与之争夺势必要结上仇怨,倒不如避其锋芒,卖一个面子算了。

    而某一个雅间内,风见月骤然抬起了头,染着轻愁的面容突然明亮了起来,低喃道,“厉前辈,您果然来了……”

    在各怀心思之下,整个拍卖场安静得只听到浅浅的呼吸声,顾秦菀意料之中被争得火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心中对那雅间中的男人更加好奇,却还是十分尽职尽责地敲着金锤,“……十万三次,这一截养魂木便由二楼雅间乙房的道友拥有了。”

    玲珑阁的管事立马把养魂木送到雅间,厉苍旻接过养魂木,检查过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把早就备好的十万下品元石交出去,连带着两位伺候的侍女都赶出去之后,才迫不及待地把玉佩中的慕容泠放出来,把她引进养魂木之中。

    玉佩虽然能够养魂,但终究是他用凡玉祭炼的下品法器,对慕容泠恢复毫无裨益,上一次她能够清醒过来也是她体内绿光的功劳,如今把她转移到养魂木当中,厉苍旻可以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神魂愉悦地跳动了一下,本来暗褐色的养魂木散发着莹润明亮的光泽,像月亮的清辉一般沁人心脾,神清气爽。

    因为神魂双修的缘故,厉苍旻与慕容泠的神魂建立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默契和联系,能够察觉到她状态的变化,因此接收到她神魂中的愉悦,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

    他做这一切并没有避开夜嗣隐,后者偷觑着他一脸的柔情,好奇地问道,“师祖,刚刚那是?”

    “她是你祖奶奶,修炼出了问题,目前要借庇于养魂木。”

    厉苍旻把玉佩替换成养魂木挂在脖子上,才回答了他的问题,现在他心情非常不错,对于夜嗣隐也愿意多说几句。

    夜嗣隐自然也看出来了,更令他高兴的是师祖不避讳他的举动,自然开始关心起方次惊鸿一瞥的祖奶奶,关心地问道,“师祖,祖奶奶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厉苍旻稍稍敛去了脸上的喜色,抚摸着养魂木呢喃道,“快了,你祖奶奶素来好强,肯定不会愿意长久地缩居于养魂木之中的。”

    夜嗣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于祖奶奶的恢复愈发期待了。

    “大坏人,快把主人还给我,我能帮主人养伤!”

    火莲突然从夜嗣隐身上的钻出来,夜嗣隐吓了一跳,厉苍旻只是淡淡地扫了空中的小人一眼,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神色甚至一点也不友好,“泠儿身上的伤都是你烧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在看到火莲能够收服火海之后,厉苍旻对这朵火莲彻底没有好感。

    火莲顿时气得跳脚,“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你把我绑住了,我岂会让主人坠入火海受伤,都是你的错。”

    厉苍旻冷笑,心魔占身之后确实控制了火莲,但是他们从飞剑坠落,泠儿舍命救他的时候火莲可是一点动作都没有,若是它那时撤去火海,泠儿又何至于受伤。

    但凡与慕容泠安危有关的事厉苍旻是一点道理都不讲的,选择性忽略了火莲那时沉寂在火海之底,后来才被察觉到塔内动静的古修士念口诀催动出来的,那时火莲一出现就及时赶过来护驾,即便如此,慕容泠依旧损伤惨重,不然也不至于现在都没能醒过来。

    所以说,他是**裸地迁怒了。

    火莲气得不行,若不是想到主人对此子的维护,早就一把红莲净光烧过去了,哪里让他这般嘲讽,立马气呼呼地鼓起脸,“哼,我不想和你无知修士说话,我去救主人了。”

    说完,它便化作了红色遁光,消失在养魂木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