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拍卖盛会(四)
    “六万五千零一。”

    娇俏可人的女声宛若嘲讽,议论声愈来愈大,不少人开始好奇敢与慕容家公然作对的是什么人了,然而厢房隔绝神识,他们注定是无用功了。

    顾秦菀眼中不掩兴味,缚元草的收购价乃只有四万,如今被抬到六万多,绝对是玲珑阁赚了,她作为主持拍卖的司仪最终也是有好处的,因此乐于看到这种争抢的局面。

    “岂有此理,六万九千!”此时此刻,慕容彤气急败坏地叫到,声音带着难以察觉的色厉内荏。

    侍女小心翼翼地看向厉苍旻,“大人,还加吗?”

    厉苍旻薄削的唇角一挑,冷峻的面容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虽然是冷冽寡淡的,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侍女立马就羞红了脸,晕乎乎地再次加价,“六万九千零一。”

    夜嗣隐也猜测到厉苍旻与慕容家有仇,脸上隐隐有了忧色,倒不是担心得罪慕容家,而是担心他花了冤枉钱,“师祖,她还会加价吗?”

    万年灵草虽然珍贵,但是花费将近七万来购买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他作为夜家少主,对家族俗物还是心里有数的。

    “会的。”

    果然,下一刻再次响起了慕容彤冰寒的声音,“七万!”

    “七万一次,七万两次……”

    顾秦菀慢悠悠地喊着,结果场中再无声音,厢房内的厉苍旻眯起了狭长的凤眼,插起了双手再也没有动作,侍女立马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不再与外边喊价,而是给两人添了两杯热茶,娇笑地奉承道,“大人高明,那慕容小姐此时怕是气疯了。”

    厉苍旻不置可否,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侍女心中一寒,立马退避三舍,心中那点旖旎的心思也消失无踪了,毕竟若是惹怒了前辈高人,她即便是丢了命也找不回公道的。

    那厢顾秦菀确认没有人加价后,终于用金锤敲了三下,笑盈盈道,“七万三次!恭喜慕容仙子得到万年缚元草。”

    慕容彤已经气疯了。现在才明白对方是故意溜着她走了,七万购买一株缚元草,饶是慕容家财大气粗也成了冤大头,毕竟慕容家可不止她爹一个人做主。

    慕容霸天眼中杀意更胜,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拍卖会结束后要查清隔壁是什么,不报此仇还真当慕容家无人了。

    且不说慕容家父女俩心里怎么想,拍卖会还是要继续的,第二件拍卖品虽没有万年灵草这般稀有,但也是一把不错的上品法器,即便是一楼的修士也有购买能力,再次掀起了热潮。

    厉苍旻似乎与慕容彤对上了,只要对方出声拍卖,他总是横插一脚抬高价格,却又诡异地知道对方的底线,一笔冤枉钱都没花就让慕容彤气得形象全无,让全场的人都看了一个热闹。

    夜嗣隐终于忍不住了,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师祖,难不成您还能听到隔壁的谈话不成?”

    厢房用来了隔绝神识的材料,不该被探听到才对的。

    对上便宜徒孙好奇的面容,厉苍旻凤眸中闪过一抹笑意,“你可知这世上除了修为,还有什么是无往不利的?”

    夜嗣隐一脸好奇,“请师祖赐教。”

    “脑子。”

    夜嗣隐:“……”师祖是在说他没有脑子吗?

    看着已经呆掉的夜嗣隐,厉苍旻忍不住抿了抿唇角,伸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又忍不住想起了泠儿,她素来机敏,鬼点子又多,若是她还在场,想必整人的法子比他还要高明吧。

    如此想着,玉佩突然灼热了一下,厉苍旻怔住了,还以为是她神魂自我修复的时候,下边的拍卖台又有了动静。

    只见顾秦菀掀开了遮掩的红布,露出漆盘上一截黑色的木条,她高声道,“诸位前辈道友,这一次拍卖的物品是一截养魂木,起拍价两万下品元石!”

    玉佩变得滚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