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拍卖盛会(一)
    东城区乃福贵之居,夜家别院自然也在此处,与风家别院只是相隔了一条街的距离。夜家别院占地广阔,元气充沛,里面行走的弟子面貌更是不同,带着剑修的刚正与锋芒,让人不可觑。

    厉苍旻一路观察,心中暗暗点头,夜家弟子比起风家的弟子更是多了一股向心力,应该是与家风分不开的,毕竟整个隐界也就夜家最护短了,弟子的精神气态自然不同,透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而剑修,需要的正是这股气!

    夜承霜不知厉苍旻对他家族弟子的评价,但是见他脸上隐隐有赞赏之色,心中亦是自豪,一路带着他到了演武场,让人通知长老和弟子们集合。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前来中州参加擂台赛的弟子和长老都出现在演武场上,虽然神色疑惑,但是安安静静站着,并未出现什么骚动。

    夜承霜满意地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才道,“让大家出来是为宣布一件喜讯,我族玉玄真人游历在外时收下一名亲传弟子,被本家主有幸遇上,特请回家族供奉,尔等必须以礼相待,不可违逆师祖之命。”

    完,他率先向一旁的厉苍旻行弟子礼,剩下的长老和弟子也从接二连三的消息中恍然回神,晕乎乎地跟着他行礼,口中大呼,“弟子拜见师祖。”

    锐利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所有人都察觉到一股属于剑修的冷冽之气,俱是一凛,脊背挺得愈发笔直,才听到清冽的男声道,“免礼。”

    对于这些便宜徒子徒孙,厉苍旻尚未生出什么想法,严格起来,他们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还比不上昌平仙署那些弟子们,毕竟那是他和慕容泠一起办的。

    不过他对夜承霜感光不错,冲他点头示意,“接下来几天我要闭关修炼,任何人都不得打扰,麻烦夜家主帮忙安排了。”

    “弟子不敢,师祖直称弟子名字便是。”

    夜承霜约莫知晓了这位师祖的性子,据闻当年的玉玄真人的性子更是孤冷清傲,他的弟子想必也是有所渊源的,因此直接招来儿子夜嗣隐,“嗣隐,你带师祖去清霜院下榻,接下来几日替师祖值守,莫让人打扰师祖修炼。”

    夜嗣隐与夜承霜有七成像,面容坚毅,沉默寡言,闻言恭恭敬敬地点头应下,“是,弟子遵命。”完,他便敬仰地看向厉苍旻,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之色,板着脸道,“师祖请。”

    剑修的直觉告诉他,师祖很强!

    对于这位盛名在外的年轻筑元修士,厉苍旻倒是分出了几分视线,但是在抵达清霜院之后便没有了心情,急切地把慕容泠从玉佩中放出来,见她伤势没有恶化,才微微松了口气。

    修炼不知岁月,接下来的日子厉苍旻与慕容泠神魂双修,眼见着她神魂上的焦黑慢慢舒缓,但是一直没有醒来,心中便有些焦急。

    神魂双修虽然绵延温和,但是见效终究有些慢,必须需要养魂圣品,不然也不知道拖到何年何月才能醒来。

    看来还是得去拍卖会一趟。

    才刚走出来,就看到夜嗣隐抱剑坐在门口,而一同从八宝琉璃塔中出来的火莲在他身上蹦蹦跳跳,察觉到厉苍旻的气息立马就绷直了,瞪着眼睛看他,“大坏人,我家主人呢。”

    厉苍旻没理他,看向已经惊醒过来的夜嗣隐,问道,“听隐界有拍卖会,何时举办?”

    夜嗣隐悄悄掐了一个净身诀散去身上的灰尘,恭恭敬敬地回话,“回师祖的话,中州最大的一场拍卖会就在今日下午。”

    厉苍旻自然察觉到他的动作,想必这些天夜嗣隐是寸步不离地守在外边,不然也不会让身上生出了灰尘,本来因为慕容泠的伤势而生出的烦躁和戾气稍稍一缓,脸上的神色亦是平和了许多,“你可有请帖?”

    风见月曾经过,拍卖会需要请帖才能进入的。

    夜嗣隐作为隐界的天才弟子,连风见月都有的请帖他自然是有的,此时听明白了厉苍旻的潜台词,立马贴心地道,“弟子正好有一张请帖,师祖若是不嫌弃,便于弟子一同去吧。”

    厉苍旻自然是应允,夜承霜连忙着人准备车驾,不久便有两匹妖兽拉着的马车出现清霜院,两人一起上了车,车架便驶出夜家别院,前往举办拍卖会的玲珑阁。

    玲珑阁同样在东城区,对于居住在同一片区的修士来并不算远,若是筑元修士驾驭法器眨眼便至,但是玲珑阁在隐界地位极高,能够参加其举办的拍卖会的都是非富即贵,因此修士们出场都讲究些排场形式,街道上罕见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华丽车驾,热闹非凡。

    夜家的车架并不起眼,但是剑形的家族令牌无人不知,站在门口隐界的管事丝毫不敢轻忽,快步走到车旁,就见一个抱着剑的青年修士跳了下来,正是隐界无人不知的年轻筑元修士——夜嗣隐。

    刚要打招呼,就见马车再出出来一个年亲男子,容貌俊美暂且不谈,浑身的威仪和气势居然比夜嗣隐还要强盛,仔细一看,居然是筑元后期修士,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隐界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筑元修士?

    厉苍旻下了车,便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若有若无的窥探,眉头一挑便想明白了其中原因,他的身份普通修士可能不知晓,但是并不包括那些家族门派的,毕竟前几日城主府有不少势力当家人,回去之后必定对其弟子有所嘱咐的。

    厉苍旻被人打量惯了,对于并不在意,夜嗣隐却十分不悦,犀利的视线扫视了一遍,不少人想起了被他痛扁过的经历,连忙低下头,老实得不得了。

    夜嗣隐满意地点头,对上厉苍旻时又换上了一张面孔,“师祖,我们进去吧。”

    厉苍旻点头,发呆了许久的管事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招呼两人进场,至于查看请帖什么的根本就不必要,夜嗣隐足够刷脸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