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弟子之礼
    厉苍旻直觉其中有大秘密,却又想不明白其中缘故,因此心中暗暗警惕,更愿意相信此人是故作姿态,要掩藏锋芒了。

    想必宇文晋根本就料想不到他搜查了锦屏的记忆,对他有所了解吧,不然只是当做同名同姓的陌生人罢了。

    此时的夜承霜则是眉头微皱,师祖乃先祖玉玄真人弟子,自然是夜家师祖,辈分比他们高上了几十倍,这是无法争议的事实。在场的各位当家人都是同辈,厉苍旻乃夜家师祖,身份地位自然也是要比各人高的,虽然他们不必像夜家那般严格遵守,但是最起码尊重还是要有的。

    因此宇文晋那般漫不经心的态度惹怒了夜承霜,顿时不悦地看向他。

    宇文晋恍若未觉,似乎看足了戏,才倏然一笑,把视线只顾落在厉苍旻身上,继续说道,“哟,看我忘了,前阵子日宗中的穆长老外出游历,有幸与厉道友结伴同行,多承厉道友帮助,回宗后与本宗主说道,今日见着厉道友英武不凡,才有此猜测,还请厉道友不要见怪。”

    此话一落,人群中顿时有了骚动。

    虽然宇文晋说得隐晦,但是在场的门儿清,前阵子穆长老去的正是水晶宫秘境,在消息传回来后大家还派人去搜查过,只是那秘境已经消失无踪,只能饮恨而归,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知情人,又岂会不激动?

    水晶宫,这可是一处未曾被开发的秘境,若是能得到里面的宝藏,整个家族实力都能大大提升,又何须要忌惮夜家?利益动人心,这群人被秘境的宝藏迷了心智,眼神顿时灼热起来。

    厉苍旻岂会不知他们眼中的光芒,眸光一厉,便有沉如山岳险如凶兽的威压扑面而来,修为不济的各个小宗宗主和家主连连后退了几步,即便是千秋雪等人也是后退一步,眼中丝毫不掩饰骇然和震惊。

    在场中能够顶得住厉苍旻威压的也只有夜承霜和宇文晋了,牵着与厉苍旻并肩而立并未收到波及,而宇文晋则是正面受袭,此时虽然脚步不动,但是脸上已经没有了素日的放荡不羁,脸上青筋隐隐,可见抵抗之吃力。

    这是威慑,也是警告。

    厉苍旻见火候差不多了,才收回了威压,声音冷冷淡淡,却无端地让人胆寒,“我向来喜静,若是哪位道友热心打扰,别怪我不顾待客之礼了。”

    他的视线特地在宇文晋身上停留了一瞬,黑曜石般的双瞳中闪过一抹冷芒——不管方才一番话有意还是无意,单凭此人的身份,两人注定成不了朋友。

    宇文晋嘴角挑起了一抹笑,暗地里却是默默地咽下一口鲜血,黑眸沉了沉。

    听到厉苍旻的威胁,众人脸上五颜六色,别提有多精彩了,而围观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夜承霜,脸色亦是黑如锅底,他都已经明明白白地表明是夜家师祖,这群人居然还敢打师祖的主意,莫不是不把夜家放在眼里?

    “再与诸位说一声,我夜素来护短, 与师祖作对便是与我夜家作对,请各位掂量着办。”说完,也不顾众人神色,转而对厉苍旻说道,“师祖,咱们走吧。”

    厉苍旻早就不耐烦,点头与他离开,藏在暗处的火莲见着了,也远远地跟了上去——虽然他讨厌那坏人,但是主人还在那里呢。

    一路上夜承霜开始打探厉苍旻的消息,得知他居住在客栈之后,立马就反对了,“师祖,夜家在中州自有别院,比起客栈好多了,您还是与弟子回别院居住了,您可以清净修炼,无人打扰。”

    本来不欲麻烦的厉苍旻心动了,若是以往还没有什么,但是接下来几天他势必要与慕容泠双修,环境必须要保证足够的安全和清净,方才他虽然威胁了一遍,难保不会有胆大妄为之辈前来送死,打扰他修炼。

    他终于还是没有拒绝,不过……“你我平辈相交便是,不必如此见外。”

    熟料夜承霜还是个轴脾气,死活不改口,还振振有词地说道,“规矩不可变,师祖名正言顺,承受弟子之礼更是理所应当,请师祖不要推辞。”

    见他不肯改口,厉苍旻只能放弃劝说,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他原本就不在意,只是希望泠儿醒来后不介意自己平白成了老前辈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