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夜家师祖
    这一场谈话事关家族辛秘,夜承霜早就防备地布下了隔音咒,因此外人只见两人嘴皮子不停地张张合合,却丝毫听不到在交谈什么,那位筑元后期修士倒是神色淡定,反倒是向来寡言沉默夜承霜情绪激动,让人大跌眼镜。

    众人心思各异地揣测之际,隔音咒被撤开了,夜承霜走了过来,对着城主赵伟洲拱了拱手,“赵城主,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夜家师祖绝对不会做出失礼之事,还请城主详查。”

    “师祖?”不仅是周伟洲,其他人也都懵了,“夜家何时有了这般年轻的家主,倒是我们孤陋寡闻了,还请夜家主与我们好好介绍介绍,免得以后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

    说话的是人群中唯一筑元中期女修,身材高挑丰满,容貌端丽迷人,杏眼泛着淡淡的水雾,视线正若有若无地落在厉苍旻身上,闪耀着隐晦的光芒。

    不错,此人正是千家家主千秋雪,百花榜排名第一的大美人。

    夜承霜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在外人面前未尝露出丝毫异色,对着天边拱手说道,“师祖乃我夜家先祖玉玄真人真传弟子,只是先祖云游在外收徒,家族中未尝收到消息,一时没能认出师祖,才有方才乌龙。今日特与格外道友相告,也算是一桩乐事。”

    厉苍旻看了一眼突然冒出来徒孙,心中想着的却是慕容泠,如果她醒来知道自己变成了夜家弟子中祖奶奶,也不知道是何种神色——感觉无端老了几百岁似的。

    相比与厉苍旻的淡定,其他人此时却是翻江倒海,震惊不已,连向来自诩仪态万千的千秋雪都变了神色,惊呼道,“玉玄真人?夜家主莫不是搞错了,玉玄真人不是陨落了吗?”

    夜承霜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千家主请慎言,师祖只是外出云游不归,陨落之说乃外界谣传,他若是陨落,哪里收的徒弟传他衣钵。”

    众人面面相觑,心底对夜家的忌惮又增加了一层。

    玉玄真人的大名在隐界可谓是如雷贯耳的存在。众人已经记不清他的俗家名字,但是这个结丹之后的道号却无人不知,在凡界如此匮乏的元气环境中,居然三十岁结丹,四十岁丹元后期巅峰,成为隐界不可逆转的神话,迄今都是诸位修士心目中偶像般的人物。

    只是这样众人瞩目的存在,在某一天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慢慢地便有玉玄真人已经陨落的流言,夜家也从当时的巅峰煊赫世家慢慢跌落,成为了如今四家一宗的一员。

    然而夜承霜今日却说玉玄真人未曾陨落,还多了一个筑元后期的徒弟,不管是不是真的,无疑都代表着一个信号——夜家又要开始崛起了!

    若是玉玄真人未曾陨落,几千年过去了,他又是何种修为?即便是夜家胡扯,家族中多出一名筑元后期的修士更是如虎添翼之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位修士,未来可期。

    遥想当年夜家一手遮天的煊赫,众人神色愈发难看了。

    风鸣雪脸上更是青白交加,出发之前他还动过把这位神秘的厉道友招纳入风家的念头,看来已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想到重伤在别院中的爱女,他的眼中亦是蒙上了一层阴霾,孤疑的视线落在那个锋芒毕露的男人身上,开始怀疑那个打伤风心蕊的弟子就是他伪装的。

    在众多神色难看的面容中,其中一名男子格外显眼,他身上虽然不虞,但是隐隐有了期待和欣喜之色,他朝着夜承霜拱手,道,“夜家主,当初我慕容家先祖与玉玄真人一同失踪,如今亦是没有消息,我怀疑先祖是与玉玄真人一同历练,若是玉玄真人与夜家联系,劳烦夜家主帮忙询问一下先祖踪迹。”

    夜承霜神色有些微妙,却是没有拒绝,厉苍旻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放在说话的男子身上,知道这位便是慕容家现任家主慕容霸天了,面目有些阴沉,想必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风鸣雪一直注意着厉苍旻和慕容霸天的神色,见两人似乎并不认识,心中多多少少松了口气,那人的道侣不是慕容家弟子,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以厉苍旻的敏锐,自然知道风鸣雪一直在打量着他,心中未曾在意,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开始担心慕容泠的状况,便没有了耐性,刚打算离开,却被一道男声止住了去路。

    “今日我等算是正是认识了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斗胆问一句,道友俗称可是姓厉?”

    说话的人,乃宇文晋。

    厉苍旻脚步一顿,眼神闪过一抹寒芒,虽然他尚未摸清大周那一层结界的奥妙,但是宇文晋能够离开,想必是符合某种条件的,作为前朝的摄政王,难保不会关注着大周的情况,知晓他的来历。

    大周的国姓,可不就是厉么。

    厉苍旻盯着他的双眼,不放过丝毫的细节,开口说道,“在下确实姓厉,俗名苍旻,不知宇文宗主如何得知的?”

    “原来我没猜错,果然是厉道友。”

    宇文晋像是没察觉到厉苍旻的视线似的,颇有闲情逸致地打开手中折扇,折扇中画中仙女捧花图,在他的轻摇间无端地瑰丽多情,他的嘴角噙着玩世不恭的笑,薄唇轻启道,“像厉道友这般年轻的筑元后期修士,天底下想必已经没有第二个了。”

    他故弄玄虚,没有正面回答厉苍旻的询问,还对自己的先见之明颇为自得的模样。厉苍旻狭长的凤眼中闪过一抹暗光,冷峻的面容无端地危险起来。

    听到他的姓氏和名字却没有丝毫异样,大约只有两种解释,一是宇文宗主已经摒弃红尘,不理俗世,不再关注大周,自然不知道厉苍旻的名字;二是他心机深沉,隐而不漏了。

    宇文晋在前朝还是摄政王之时,苦心孤诣地要谋夺皇位,只是前朝**,摄政王更是大失民心,最终还是被厉家占据了江山,摄政王势颓,从此消声匿迹。

    以前未曾觉得这段历史如何,从锦屏记忆中得知摄政王乃修士之后他就百思不得其解,修士不得插手凡人皇朝兴衰,否则会背负大因果,以宇文晋的精明,为何要夺取皇朝帝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