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剑修对决
    厉苍旻手执冰魄剑心,神色泠然,冷峻的脸上一片肃杀,滔天的战意和锋锐的杀气惹得一直沉默不语的夜家家主精神一震,看向厉苍旻的目光变得灼热和跃跃欲试——他闻到了剑修的味道!

    他立马就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朝着厉苍旻拱了拱手,“在下夜承霜,金土灵根剑修,想与道友讨教一番,请阁下不吝赐教。”

    男人的五官冷削又深邃,眉毛带着剑修特有的锐气和锋芒,即便他沉默寡言也无人能够忽视他的存在,他整个人站得笔直又锐利,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带着森然的剑气和寒意。

    他背着一柄未入鞘的巨剑,宽有三十寸,厚有三寸,剑身雕刻着古朴简单的花纹,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这柄剑与它的主人一般锐不可当,剑刃在阳光下闪烁着寒芒,即便只是安安静静地待着,也让人不可小觑——这是一柄饮过血、杀过人的宝剑,从里到外都叫嚣着杀戮和战意。

    夜承霜把宝剑从背后拔出来,宝剑嗡的发出一道轻响,似乎是剑灵在咆哮,厉苍旻眸色骤然一深,手中的冰魄剑心在激动地颤抖着,同样在渴望着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他被熏染了战意,心中瞬间燃烧了一股熊熊的大火,只有一个念头冲霄而上,一个字,战!

    气机一引而发,紧绷的气氛像是点燃的炸弹瞬间爆发开来,像是约好了一般,夜承霜和厉苍旻同一时间动了,两人眼中都燃烧着战火,嘭的一下交战在了一起,锐金剑意和寂灭剑意陡然碰撞,像是飓风一般席卷了这一方小天地,地下的石砖被掀飞,飞沙走石,其余修士被锋寒的剑意逼得后退几步,眼中俱是震惊非常。

    果然不愧是剑修,甫一动手才有这般的气势和威力!

    相别于围观修士的震撼,正在交手的厉苍旻和夜承霜不约而同生起同样的念头——此子厉害!

    久违的、棋逢对手的激动和战栗从内心深处升起,两人眼中都燃着一簇火苗,眼中战意愈盛,一招落下又起一招,眨眼间便交手了上百招。

    厉苍旻的法剑已经被火海融化,所执之剑只是三寸的剑心,但是冰魄剑心乃法剑之魄,乃世所罕见的珍品,更别说与他灵根契合了,在他飞下墙头那一瞬间,就有寒冰从剑心蜿蜒而上,瞬间就凝结成堪比千锤百炼的神兵利器,铿锵地对上了夜承霜的重剑,不损分毫。

    夜承霜果然不愧是隐界剑修第一人,剑意精纯,剑式干脆利落又杀气腾腾,一招一式之间似乎还看到熟悉的影子,厉苍旻心中微微一惊,根本就不经过大脑思考便能猜到他下一剑式,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克制之法。

    他根本就不知道,夜承霜心中的惊讶根本就不比他少,看着他的招式,眼中渐渐露出了震惊之色,待他再出一剑时,终于忍不住惊叫出声,“万径人踪灭!”

    厉苍旻的冰剑骤然停滞在了半空,凝眉看着已经呆愣夜承霜,心中疑窦丛生,“你如何知道的?”

    听到他承认,夜承霜似喜似悲,眼睛居然红了起来,“果然是万径人踪灭,是先祖《流霜飞沙剑诀》中的万径人踪灭!”

    厉苍旻愣住了,《流霜飞沙剑诀》乃师祖所赠,怎么与夜家先祖有了关系?难道……

    他心中突然有了诡异了联想,沉声问道,“白清离可是你夜家先祖?”

    无怪他随意联想,白与夜总有眸中联系,再加上《流霜飞沙剑诀》的特殊,估计也只有白清离才能从先祖处得到传承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夜承霜神色愈发激动,连忙点头,“正是,先祖名讳正是白清离。”

    夜家史上其实一共有白与夜两支,两支同宗同源,共同发展,其中几千年前白家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弟子白清离,年纪轻轻便修为出众,成为家族骄傲,然而就在他结丹之后就莫名消失了,白氏一支一蹶不振,慢慢与夜支和融,成为如今夜家。

    而夜承霜的宗谱追溯上去,正是白清离一脉,故而见到厉苍旻使出先祖的成名剑法才会如此震惊。

    要知道,《流霜飞沙剑诀》整个夜家弟子都无法成功修炼,如今他们所有的剑式和招数都是祖祖辈辈从《流霜飞沙剑诀》中参悟演化出来的,万变不离其宗,才会让厉苍旻觉得夜承霜的招数熟悉,因为本就同源。

    夜承霜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热切地看着厉苍旻,“敢问阁下与我先祖有何关系,如何会使用他的剑诀?”

    白清离与厉苍旻的关系,自然是师徒关系的,当初他能够踏入修仙一道,源于葬花宫首任宫主流传下来的《太上忘情诀》,从此有了师徒之名,虽未曾见过,厉苍旻依旧把他当作师父对待,等在寒潭底下见着了师祖,更是确认了他的名分的。

    在师父后人面前,他并没有隐瞒身份,“夜家主口中先祖,正是家师。”看到夜承霜瞬间璀璨起来的神色,他又泼了一盆冷水,道,“我乃师祖代为收徒,未曾见过师父,连剑诀都是师祖传授的。”

    夜承霜神色骤然暗淡了下去,原本以为是有了先祖的消息,没成想居然是空欢喜一场。他倒是没有怀疑厉苍旻的说辞,毕竟当初先祖的功法和剑诀都不是出自白夜两支的,据闻乃他外出历练所得,没想到居然是有师父传授的。

    想到家族中流传下的跪拜万仙门的规矩,他才终于明悟了过来,想必太师祖便是万仙门之人,他们学了万仙门的功法,自然也算是万仙门的弟子了。

    他心念一动,连忙看向厉苍旻,“不知太师祖如今可否安好?夜家上上下下乃万仙门弟子,理应叩拜太师祖的。”

    厉苍旻遗憾地摇了摇头,“师祖已经陨落了。”

    接二连三地大喜大悲之下,即便是沉稳从容如夜承霜,此时也免不了大受打击,神色颓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