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敖青神君
    火海地狱,是佛家道场。火莲净化,烈火烧灼,除尽天下妖魔。

    古修士手中的八宝琉璃塔明显是仿制品,并未在他手中发挥出多大威能,若是真正的法宝,估计在厉苍旻坠入火海那一瞬间就把他烧为灰烬。

    慕容泠以为他是没有防御才会在短短一瞬间就烧成重伤,其实并不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于,他心中有魔。

    因此火海和火莲都成了他的克星,平日里被他束缚魔物也开始在躁动不安,叫嚣着要毁灭。他分神压制,却因为慕容泠飞蛾扑火般的保护让他心神俱裂,恨不得以身替之让她不受损伤,然而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能为力,直到慕容泠带着她落到了火莲之上,一股厌恶的感觉升腾而起,本来在叫着慕容泠避开,下一刻,他的神魂便出现在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他的识海。

    同时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有那一枚熟悉的青龙令牌。

    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戾气,对着青龙令牌冷冷地质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就在刚才,明显有一道力量在与他抢夺着身体的控制权,如今他被挤回了识海,显而易见的,那一股力量已经成功了。他还以为与他抢夺所有权的是青龙令牌里面的神魂,但是看着令牌上澄亮的光芒,显然意见,并不是他。

    而且他发现,被青龙令牌压制魔气不见了!

    “敖青神君,本王知道你在里面!请回答本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的,敖青神君,正是厉苍旻前不久探险过的水晶宫主人,鲛人和蛟龙口中的大人。当初厉苍旻之所以会被它们误会成自家主子,正是因为他神魂中有敖青的气息,而这个敖青,依附在青龙令牌当中。

    当初他只当这枚青龙令牌是寻常,只是随身携带当隐藏气息的工具,直到被慕容泠和鬼刺藤提醒,才想到要祭炼认主,只是他才刚滴血祭炼就发现了这个令牌的不同寻常——花废了一个多月都不能完全祭炼认主不说,还让他发现了令牌里面寄生着未知的神魂。

    鬼刺藤说这枚令牌乃上品灵宝,他还以为是灵宝天生的器灵,毕竟有器灵的法器难以忍住也是正常的,因此持之以恒地祭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他血液和元气浇灌多了的缘故,令牌里一直没有动静的神魂终于醒了过来。

    让人惊讶的是,那神魂不是器灵,居然是一条青龙的神魂!

    虽然他遮遮掩掩,语焉不详,只说他陨落了,借助青龙令牌托庇神魂,但是厉苍旻依旧能够猜测得出他话语中有所隐瞒,因为令牌已经被敖青控制了大半,不然他不可能花费了一个多月都无法祭炼完成。

    能够在令牌中隐忍了漫长的岁月,这条青龙想必不是简单货色,厉苍旻一直对他心有防备,即便是他诱之以利也不动分毫,直到他在慕容泠面前走火入魔,被她发现了功法的端倪。

    隐忍了许久的敖青再次开口了,“本君可以帮你。”

    当时的厉苍旻正陷在无法保护心爱之人与心魔滋长的困境了,敖青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宛若天降甘露,让他即便心觉有异也奋不顾身地往下跳,于是他终于问道,“你要怎么帮我?”

    敖青带着些许苍老又沉稳的声音特别地有说服力,宛若一名谆谆教诲的长者,与他缓缓道来,“你修的是《太上忘情诀》,原本属于无情道,而你不愿意斩情,削去情根,因此有违于你的道,才会产生心魔。你若想解决这个问题,一共有两条选择,第一是让大乘期修士帮你抽去情根,情根自然会保留迄今为止的所有记忆和情愫,你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继续修炼你的《太上忘情诀》,待到来日找到解决之法再种下情根,如此便不用担心成为无情无性之人……”

    “不行,此法不妥!”

    敖青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厉苍旻矢口否决了,且不说现今根本就找不到大乘期的修士,光是抽去情根这一项就让他难以接受,即便可以保留着他对慕容泠的情意,但是这也代表着抽去情根之后他就变得无情无性,即便还留在慕容泠身边也察觉不到她的喜怒哀乐,失去了爱人的能力,这样明显对慕容泠是不公平的。

    一场单方面付出的感情根本就不对等,更别说毫无期限的漫长等待了,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解决办法,这样感情又将如何继续下去?此时他们相识不过是小半年,彼此感情根本就不深刻,根本就禁不起蹉跎的。

    觉得敖青根本是在敷衍人,他心生怒气,“这方法根本行不通,你何必敷衍本王。”

    “若是本君还处于全盛时期,帮你抽出情根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是现在怕是力有不逮,确实不妥当。”

    敖青一定也没有被驳面子的愠怒,反而继续说着,“本君知道不适合你,因此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请说。”

    “这一块青龙令牌,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宝,而是一枚神器,具有翻天覆地的威能,其中能力并非你一介凡间修士所能想象的。”他的语气中免不了流露出若有若无的鄙夷和高人一等,但是很快就隐匿不见了,重新恢复了沉稳睿智长者模样,继续说道,“这一枚令牌能够收缚和镇压神魂,而修士产生的心魔,说穿了便是紊乱作祟的神魂,你只需继续修炼功法,届时产生的心魔,本君帮你镇压在令牌中,如此你便可以继续安然无恙地修炼和保持情根,不再受心魔困扰。”

    厉苍旻沉默了许久,就在敖青耐不住要询问他决定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询问了,“敖青神君可是被人镇压在令牌之内?”

    “胡言乱语!”那敖青声音骤然暴怒,而后察觉到了不对劲,立马卸去了怒气,淡淡地说道,“我敖青称霸三界,岂能有人镇压本君。本君是主动令牌中休养神魂的。”

    厉苍旻似是相信了,再也没有询问过相关的问题,并且选择了第二种方案,很快就去葬花宫闭关了。

    不管以后将成为何种情况,都会比现在就被心魔反噬,修为不得寸进强得多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才压制了心魔一个多月就出现了状况,他一点都不相信敖青一点责任都没有,说不定就是他暗中动了手脚,才有今日的状况。

    这条龙的存在,本来就可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