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闪电红纹
    此时的厉苍旻形象大变,双瞳赤红,眉宇之间出现一道闪电般的红纹,明明还是那五官,却没有了往日的冷峻与禁欲,反而变得邪魅而危险,宛若一头伺服在暗处的狮子,此时终于得到机会伸出锋利的獠牙,气势惊人。

    这样的厉苍旻,陌生得可怕。

    脚下的火莲情绪愈发激动,嚷嚷着要除魔,让她的净光才堪堪放出,厉苍旻轻轻地挥了挥手,不知道做了什么,火莲居然失去了声音,连净光都消失无踪了。

    慕容泠从惊骇中回过神,看着他身上溢出的魔气,心神巨震,“苍旻?你怎么了?”

    解决了威胁的厉苍旻才再次看她,赤红的双眸不见了往日内敛压抑的情感,反而冰寒冷冽,宛然上等的血石般闪耀着毫无机制的光芒,视线如鹰隼般锋利和慑人。

    他看向她的视线带着打量和审视,像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慕容泠。”

    他这样冷冷淡淡地叫着她的名字,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视线中带着冷锐的光芒,像是在给她身份盖章,又像是在确认什么的似的,陌生得让人心惊。

    慕容泠心中巨震,眼神中带着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惊恐和狠厉,仅凭着最后的力量凝结成一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你是谁!你把苍旻怎么样了?”

    她可以百分百地确定,现在占据着厉苍旻身子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厉苍旻根本就不会用这种冷冽而陌生的眼神看她,更不会叫她的全名,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在私底下他已经习惯称呼她的小名。

    对于她抵在脖子上的利刃,厉苍旻丝毫不在乎,连眉头也不眨一下,眸子淡漠地看着她,“本尊便是厉苍旻。”

    “不可能!你不是!”

    慕容泠丝毫不相信他的解释,利刃毫不留情地向他刺去,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见他的脖子上渗出了血,他的双眸终于闪过一抹危险之色,“别得寸进尺,本尊不想伤你。”

    慕容泠根本顾不上探究他话中意思,只要想到厉苍旻被人夺舍,便在也忍不住心中剧痛和愤怒,手中的利刃毫不客气地朝他胸口刺去——她不敢刺他脖颈上的大动脉,生怕杀了侵占者的同时也把厉苍旻的身体伤了。

    然而一直对她忍让的厉苍旻却不再坐以待毙,他双手一挥,便出现了一团漆黑的墨色,那股邪恶又阴暗的气息,让火海中的火莲都躁动了起来,这股黑气,正是魔气!

    而如今这股气从厉苍旻手上脱离,毫不留情地砸向朝她刺来的慕容泠,慕容泠挥出一层结界,然而那层魔气居然厉害非常,轻而易举地侵蚀掉结界,在她手上的利刃刺下那一瞬间,魔气已经到达了她的胸口,狠狠地把她击飞开来。

    神魂原本就重伤的慕容泠根本无法遏制住去势,就在这样在重击之下飞离了火莲莲蓬的庇护,嘭的坠落入火海里。

    在她坠落的那一瞬间,她抬头看着在火莲上负手而立的男人,赤红的眼冷漠无情,神色都未曾波动一下,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

    宁愿自己被火海烧灼都不愿意让她受到分毫损伤的厉苍旻,此时又如何忍得下心把她打落火海。

    他果然不是他!

    整个神魂都被烈火炙烤,慕容泠痛不欲生,却比不上厉苍旻出事给她带来的痛苦,她并没有看到,就在这一瞬间,一股青翠欲滴的绿色从她眉心的位置爆发出来,宛若一颗绚丽的炸弹一般在她身上炸开,她再次有了之前玄妙的明悟,此时此刻,她仿佛与火海中千千万万火莲融为一体,她便是火莲,火莲便是她。

    她的神魂摆脱了火海的束缚飞了起来,最终停留在了半空,她盘腿坐着,底下渐渐有一朵火莲的形状生成把她拖住,而她则像是一尊坐莲的观音一般浑身弥漫着一股明净而和煦的光芒,如果仔细观察便可发现,这一层光芒来源于火海底下千千万万朵的火莲,它们把一束束的光芒投射在慕容泠的身上,成为了她的力量。

    然后,慕容泠便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无悲无喜,淡漠得可怕。

    端坐在半空的慕容泠宛若一颗发光的太阳,正在照射着灼热的光芒,厉苍旻脸上的漫不经心终于散去,脸上渐渐浮现了痛苦之色,血红的双眼宛若深渊地狱般阴鸷森寒。

    “是她逼的本尊。”

    他冷声地说了一句,却不知在与何人解释,继而便祭出冰魄剑心,一股股魔气随着他剑式在空中氤氲而生,正是厉苍旻久久无法突破的流霜飞沙剑诀第三式——万径人踪灭。

    眉宇之间的闪电红纹愈发鲜艳,冷峻的眉眼更是染上了冰冷邪魅的魔气,禁忌又惑人,然而他的神色始终是冷冽的,像是没有情绪的冰块一般散发着寒芒,而被他挥舞出的那一剑比他身上的气势更加惊人,剑气所到之处,那烧灼的烈火直接化成了虚无,这才是真正的万径人踪灭!

    这一道剑气以锐不可当的气势向慕容泠斩去,其中的危险显而易见,若是她不能避开,恐怕只有灰飞烟灭一个下场。

    然而半空中的慕容泠神色不变,嘴中不知念着什么法诀,身上突然光芒,形成了一道粗壮的白光朝着那一道黑色的剑气迎上去。

    轰!

    黑白的撞击骤然引爆了躁动的元气,两股截然相反的两道力量在半空中拉锯挣扎,一方是属于至纯至净的佛家净光,一道是属于至邪至恶的魔道魔气,天生的敌对让它们在碰撞的那一瞬间就迸发出极大的破坏力,剧烈的波动让空间扭曲而颤动,宝塔似乎变得极其不稳定,开始剧烈地颤动,似乎下一刻就会分崩离析一般。

    厉苍旻看着在空中僵持不下两道光芒,血红的双瞳微微一眯,刚要加再施力,突然眉心一痛,那一道闪电般的红纹开始闪烁不定,似乎随时都要消失不见一般。

    “不许出来!本尊不准!”

    他的眸色骤然一寒,忍着痛要继续挥剑,然而身体一僵,手中的冰魄剑心哐的掉落,整个也像是没有了力气支撑一般,嘭地倒在了莲蓬之上,而他眉宇间的闪电红纹也飞快的一闪,彻底地消失无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