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救命恩人
    “面具前辈!”

    妙音看到厉苍旻消失在宝塔内,立马就急红了眼,转而怒斥着慕容彤,“都怪你,卑鄙无耻的人你,要不是你偷袭面具前辈,他也不会被八宝琉璃塔收走的!”

    慕容彤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闲事。”

    方才那灵果娃娃飞出来,她原本想要趁火打劫割断绳子抢过来,没想到那面具男子居然还有反抗之力,护着娃娃避过了她的攻击,现在被收入了塔内,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活着。

    她有些不甘心,问着古修士,“古前辈,你能否把那灵果娃娃给我弄出来?”

    那灵果娃娃与面子男子在一起,要想得到面具娃娃势必得把人放出来,古修士体内的元力已经消失殆尽,自然不能再驱动宝塔了,再了,那人实力高强,他好不容易才抓到人,肯定不会放虎归山的。

    慕容彤身份不凡,他没有直白地拒绝,反而委婉地道,“慕容仙子,我已经把他收进了第八层的莲火地狱,此时怕是化成了尸水,不能把人放出来了。”

    这么厉害?

    慕容彤暗自咂舌,不由对眼前的男子刮目相看,难怪在家中是父亲对她百般嘱咐,莫要得罪中州的城主和执法长老,单凭他手上这方厉害的法宝,想必也没人敢招惹吧。

    方才那个男子,可是连千翼谨都打败的。

    她顿时肃然起敬,不自觉带上了几分尊重,“古前辈,外边可否看得到里面的情景?没看到那人化成尸水,我终究有些不安心。”

    古修士脸色的笑容微微一滞,这一座八宝琉璃塔乃佛修之物,他一介法修只是堪堪认主罢了,根本不能完全炼化,因此缺失了不少功能,从外边监视自然也算是其中之一的。

    这种没面子的话他自然不会坦白,只是摇头道,“慕容仙子恐怕得失望了,我的八宝琉璃塔没有这个功能。”

    慕容彤只得扫兴地点头,而那厢妙音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讨论,再也忍不住了,怒发冲冠,满脸通红,她恶狠狠地盯着古修士,威胁道,“面具前辈才不会那么容易陨落呢,你快些把他放出来,不然我告诉我家太祖爷爷,让他向你讨回公道。”

    古修士神色不悦,区区一介炼元五层修士居然口出狂言威胁他,若不是估计到千翼谨曾过她是花修杰的玄孙,他早就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了。

    不过千翼谨还在,他怎么都要给面子的,因此对她的咆哮视而不见,朝着千翼谨和慕容彤拱了拱手,道,“千道友,慕容仙子,此时需向城主禀告,我等先离开了。”

    两人笑着与他告别,唯独妙音不肯善罢甘休,连喊着站住,却被铭岫拉住,她顿时怒斥着铭岫,“皇兄,你做什么拦着我,面具前辈都被抓走了,你居然无动于衷,你越来越冷血了,都是和千岚那个女人学坏了。”

    千翼谨敏感地转头头,视线一扫,最后落在铭岫身边的千岚身上,面容娇美却不熟悉,应该不是千家子弟了,因此放弃了一时的疑惑,带着慕容彤回去了。

    再千岚,待那压迫人的视线消失,她才松了口气,对着妙音道,“妙音公主,我知你素来对我有偏见,此时我也不狡辩,但是你怎么能怀疑铭岫师弟的品性呢。他有多关心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口不择言让他伤心。”

    妙音咬着唇不话,铭岫感激地看了千岚一眼,才对着妙音道,“妹妹,千岚师姐得没错,我这是为你好。方才那古修士明显已经不耐,你若是冲上去怕是要被教训一顿,还不如现在就回去找太爷爷帮忙呢。”

    妙音顿时一喜,“对啊,都怪我急糊涂了,我这就回去。”

    完就急匆匆地跑了,留下铭岫宠溺又无奈地摇头,他对着千岚道,“千岚师姐,咱们也回去吧。”

    千岚点头,忽而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你怎么让公主去求你太祖爷爷帮忙?以你的个性,都是息事宁人的,这次怎么纵容着公主胡闹?”

    “我原来不想理会的,但是你刚刚也看到了,那位面具前辈使用的是冰法。”铭岫皱起了眉头,眸色沉沉的,“厉前辈也是冰系修士,再加上他的气质……他和慕容仙子是我妹妹的救命恩人,但凡有一点可能的联系,我也不想让他身陷囹圄,有性命之危。”

    千岚心口一跳,忽而记起那个如天神般威仪的男人,脸上也染上了忧色,复杂地看着铭岫,“师弟知恩图,心思纯净,实在让人佩服。”

    铭岫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顾左右而言他,“那什么,我们快点回去吧,妙音那个急脾气,我怕她又惹怒了太祖爷爷,上次她偷了太祖爷爷的令牌,被禁足到现在才解禁,万一又被教训了可就惨了。”

    事实证明,铭岫的担忧是对的。

    妙音急匆匆地跑回了千家的别院,还未开口求人时就被花修杰黑着脸呵斥住了,“听你今日在街上骂了千翼谨?”

    “那卑鄙人居然向你告状了?”妙音怒上眉梢,跺了跺脚,大声道,“太祖爷爷,您别相信那人颠倒黑白,是他栽赃陷害我的救命恩人,还让城中的执法队长古修士抓了人,关到八宝琉璃塔里面了,太祖爷爷,您快去帮我救人吧,求求您了。”

    “千翼谨心胸狭窄,为人狠毒,你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他。至于你那什么救命恩人,中州城之事老夫不好插手,你这几日就好好在屋子里待着,哪里都不能去。”花修杰脸色微沉,看着气鼓鼓的玄孙女,叹了口气,硬下心肠道,“这几日你加紧练习一下法术,到时候擂台大赛,你与你皇兄都去参加,磨砺一下性子,以后别再毛毛躁躁,净是得罪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