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人形灵果
    属于筑元修士的攻势突袭而来,旁边围观的苏家弟子都露出自信阴狠的笑容,与他们的长老一样认为那嚣张的子会死于非命,甚至有了拥有重宝的喜悦和兴奋了。w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目瞪口呆,惊骇欲绝。

    穿着风家弟子服饰的男人背对着他们,似乎对身后的攻势视而不见,眼看着就要夺他性命,那人却轻轻松松地祭出一柄法剑,反手一挥,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下,却携裹着强大的威势和压力欺压过来,那十几名炼元修士被剑势震动得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承受余波的修士尚且如此,更别威压中心的男人了,他虽然是筑元修士,但也不过是初期罢了,如何比得上筑元后期的厉苍旻,更别还是以攻击见长的剑修。

    待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股压力,他才知道踢到铁桶了,心中惊骇欲绝,连忙祭出全部家当抵抗,然而在一剑之势下,溃不成军。

    这一照面,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男人便瞪大着不甘的双眼轰然倒下,而他的额头留下一道薄窄的剑痕,渗出鲜红的血。

    “长老!”

    那十几名弟子俱是大骇,悲恸地哭喊,纷纷聚拢上来,其中一名弟子用手探测着他颈侧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

    “长老他,他死了。”

    所有人都大受震动,在他们心目中像天神一般无所不能的长老,竟然在别人轻轻松松的一剑之下陨落了,对他们他们来无疑于山崩地裂的震撼和刺激,像是全部的信仰都倒塌了一般。

    当即就有一个弟子双眼赤红,捡起地上的武器就向厉苍旻冲去,“我要替长老报仇!”

    厉苍旻根本就不屑于对这等修士出手,直接一掌把人打飞,转头对上十几双仇恨的双眼,微微眯起了双眼,如果不是担心杀戮太多增加魔煞之气,早就斩草除根了。

    估计是察觉到他的杀意,那群修士惊惧地往后瑟缩了一下,刚刚探索男人脉搏的修士立马敛去眼中的仇恨,“前辈,我等乃苏家弟子,此番对您多有冒犯,看到我们长老已死的份上,还请前辈绕我们一条生路。”

    其余的弟子估计没想到他像仇人低头,纷纷对他怒目而视,厉苍旻倒是抬了抬眉头,摸了摸胸口的玉佩,便没有兴致与他们纠缠下去,转身离开了树林。w

    因为考虑到慕容泠如今的状态,厉苍旻把之前在水晶宫得到的灵舟祭出来,进了船舱才让慕容泠出来,“都解决了,咱们现在启程去中州。”

    慕容泠相信厉苍旻的实力,倒是没怎么过问方才之事,开始期待中州的情景,听还有擂台赛,倒是可以多待几日,了解一下中州的修士水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她正想着事,就见厉苍旻开始掏乾坤戒,不一会儿船舱内便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灵植药草,都是在水晶宫挖的。疑惑地看着还在继续忙活的厉苍旻,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些灵植我并不认识,如今你也醒了,正好看一看哪些适合养魂,早日把神魂补全,早日回归身体。”

    在水晶宫采挖上来的灵植大部分都放在慕容泠的乾坤戒中,只是属于她的乾坤戒还在身体上,厉苍旻这儿只留了一部分,即便如此,摆放出来的灵植依旧十分可观,每一株拿出去都会引得修士疯抢的。

    慕容泠一株株灵植地辨认过去,遗憾地发现并没有合适的,毕竟能够温养神魂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她有些失望地扒拉着周围的东西,突然发现了一颗三寸高的果子,果子嫩白又圆润,水润润地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最重要的是,这颗果子居然有着人类的五官,细长的眉,圆溜溜的眼睛,的鼻子和樱桃嘴,脸颊肉嘟嘟的,活脱脱一个可爱讨喜的福娃。

    人乃万物之长,这颗果子居然已经长出人类的五官,可见灵性充足,怕是要成精了的。只是她把神识触探进去,并没有察觉到生命波动,心知这颗果子应该是成精失败了。

    这么特殊的果子,若是她经手是肯定不会忘记的,肯定不是在水晶宫里得到的,于是她问厉苍旻,“这是什么东西?哪来的?”

    长得像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但是她也知道这肯定不是那神物的,万物有灵,一些灵植有了福运是是可以修炼出人的模样的。就像鬼刺藤,他最终还是成功地化形了。

    起来,鬼刺藤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当初让他去寻找驱魔丹的灵植,该不会是出现什么危险了吧?

    短短的一瞬间功夫,厉苍旻不知道慕容泠的思维已经偏离了十万八千里,而是把视线落在那颗果子上,也有些疑惑,“我也不认识,难道不是水晶宫来的?”

    这些都是他随便从乾坤戒中掏出来的,如果不是水晶宫的,那边是太师祖留下的东西了。

    慕容泠被拉回了思绪,摇了摇头,继续盯着果子研究,看她一脸严肃的模样,厉苍旻心中一动,便问道,“泠儿,这果子对你可有用处?”

    “不知道,总觉得这颗果子有些奇怪。”

    这颗果子明明已经失去了生命力,曾经产生的灵性也消失无踪,但是她却察觉到一股热切的亲密感,十分奇怪。她因为异能的关系,与灵植草木原本就亲近,却从未比得上这颗果子给她的感觉。

    亲昵又温暖。

    慕容泠一脸费解,却又升起一股亲近的冲动,这种感觉来得太过诡异,她心底立马拉起了警铃,对这颗诡异的果子退避三舍,生怕是什么阴邪诡异的东西,到时候损害神魂,她哭都来不及了。

    然而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了,灵舟莫名其妙地晃动了一下,那颗果子骨碌碌地滚了下来,刚一触碰到慕容泠的身体,她就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下一刻就消失了踪影。

    “泠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