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糟糠之妻
    听他这么一,慕容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就从玉佩中钻出来,伸手抬起厉苍旻坚毅冷冽的下巴,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五官立体而深邃,鬓若刀裁,目若朗星,挺直的鼻梁之下是线条清晰明了的线条,轮廓的线条如刀锋般冷冽清晰,衬托得整个人冷峻帅气又威仪不凡,难怪招惹了这么多的桃花。w

    不过那又怎么样,这个男人是她的。当然,她还不知道厉苍旻已经把之前的伪装擦干净了,不然她一出来保准懵了。

    慕容泠漂亮的凤眼笑眯了起来,在他脸上轻啄了一口,一副采花大盗的不正经模样,“今儿个出来打食,没想到遇到个俊俏的哥哥,怎么样,哥哥不如与我回去,当一当压寨夫君可好?”她又煞有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头,郑重道,“你放心,以后跟了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不会吃亏的。”

    厉苍旻顿时哭笑不得,心道这丫头还真给抖上了,故作苦恼道,“这可不行,生家中已经有贤妻,伉俪情深,琴瑟和鸣,生绝对不会另生二心的。”

    “那又如何,哥哥在我手里,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至于家中的糟糠妻,休了便是。w”看着厉苍旻故作为难地皱起眉头,慕容泠立马在他跟前转了一圈,还抛了一个媚眼,风情万种,“哥哥,难道我不美吗?”

    厉苍旻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一手把人拉紧怀里,漆黑的眼底映入她瑰丽清艳的面容,唇角又挑了挑一条,“娘子自然是绝世美人的,生看得心动不已,既然娘子一片心意,生盛情难却,从了你便是。”看见慕容泠开始挑眉,他又添了一句,“娘子请放心,等生回家,一定休了那糟糠之妻,八抬大轿娶你进门。”

    明知道他是故意在逗她,慕容泠还是忍不住哽了气,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到头来把自己也坑进去了。

    不过她可不是把委屈往肚子里憋的人,立马做出河东狮吼的姿态,掐住他腰间的肉转了一圈,恶人先告状,“好呀,刚才谁之喜欢我一个人的,结果外头的妖精才抛了个媚眼就要休了我这个糟糠妻,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厉苍旻这才领会到女人的不讲理之处了,即便是慕容泠这般精明能干的女人吃起醋来与普通女子也没什么两样。闪舞网w不过,看着她生动活泼的眉眼,他觉得甘之如饴。

    当即心翼翼把她搂进怀里,生怕一使劲儿就把她捏散了,低声哄她,“怎么会呢,泠儿不仅是我贤妻,还是外边妖精,无所不能,这辈子根本就逃不过你的手掌心了,哪里敢嫌弃你。”

    清冽又温暖的体温缓缓传来,男人的声音温柔又宠溺,慕容泠整个神魂都温暖起来,忍不住伸手抱住他,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十分傲娇地道,“算你会话,这次饶了你了。”

    厉苍旻侧头看着慕容泠,深邃的黑眸中注满了温柔和宠溺,只是看着她,心里就充满了幸福和甜蜜,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虽然很想抱着她看得天荒地老,但是神识已经探测到外边的人已经逼近,他只好恋恋不舍地催促起慕容泠,“泠儿,你先进去玉佩里,免得待会动粗误伤了你。”

    慕容泠并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不想让他分心,当即就点头,重新钻回了玉佩,厉苍旻这才手好玉佩,重新放回衣里,只要想着慕容泠活生生待在里面,他连心脏的跳动都加速起来。

    没等他激动多久,前来打探消息的修士便成群结队地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筑元初期的修士,后面跟着十几名炼元修士,穿着统一的服饰,腰间挂着令牌,隐约间露出“苏”字,想必是哪个家族的人了。

    厉苍旻也不在意,淡淡地看了为首的修士一眼,拍了拍衣裳上沾染的草屑便要离开,才没走几步,就被那筑元修士叫住了,“道友且慢,之前林子陡生异象,生机浓郁,应是有秘宝现实,道友一直在林子里,可曾发现秘宝的踪迹?”

    这话的,就差没有指名道姓是厉苍旻取走了秘宝了。

    厉苍旻只来得及擦掉脸上的伪装,但是修为和衣裳都没有变化的,但凡是隐界的修士恐怕没有不认识风家服饰的,眼前这个筑元修士恐怕是被重宝迷了心窍,打算铤而走险杀了他的。

    敢杀风家弟子,胆子可真不,想必这个苏家也不是什么家族了。

    不过厉苍旻才不管这些家族之间弯弯曲曲的勾当,闻言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

    此处不过是普通的林子,哪里有什么秘宝,最多也只是灵植的生机旺盛而已。但是对方并没这么想,普普通通的林子突然发生异象肯定是有重宝出世了,至于这位风家弟子,区区炼元七层修为就敢目中无人,他自然是不肯服气的。

    但凡隐界之人都不想得罪一宗四大家的弟子,但是落单的弟子就不同了,在看到他身边没有家族长辈在侧,男人已经存了杀意,此时被见他油盐不进,脸上浮现了一抹凶戾之色。

    “谁让你偏巧待在林子里,肯定是私吞了重宝,此时若是肯乖乖交出来,我还可以留你一条命。”留命是不可能留的,等到对方交出东西,不杀人灭口难道还等风家算账么。

    这种智障的保证也就吓唬一些贪生怕死之辈,厉苍旻听了都觉得侮辱自己的智商,也懒得与这种人计较,还不如出了林子找个地方与慕容泠好好聊天呢。

    他不屑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男人,当即就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着,便祭出了法器,毫不留情地先厉苍旻攻打而去,在出手那一瞬间,他脸上就挂上了志得意满的笑容,筑元初期想要杀一个炼元七层修士,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重宝很快就是他的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