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绿色光茧
    风心蕊被一掌打中胸口,心脉受损,若不是风鸣雪及时把她护住,此时恐怕已经陨落了。w

    隐界看似平静,实际上势力争斗十分厉害,各大势力比拼家族实力,比拼占据资源,比拼后辈弟子,等等,每一项都关乎到各自在隐界的势力分布和威望,明争暗斗屡见不鲜。

    因此作为风家的天灵根天才,风心蕊一直被风家秘密保护,一直她成长到炼元五层才打算推向众人,正是为了避免她遭受其他势力暗中毒手。只是让风鸣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才把女儿带出来,还未等她大放异彩就在自家地盘就重伤垂危,这简直比他堂堂家主被盗贼刺伤还要耻辱。

    这简直是对风家的挑衅和折辱!

    他在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双目赤红全然没有往日温和典雅,犀利而阴沉的目光扫过甲板上的弟子,“究竟是谁伤的七姐?”

    甲板上众人莫不胆战心惊,之前与厉苍旻搭过话的中年男子更是震惊不已,而一同跑出来的风见月视线在甲板上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厉前辈的身影,暗道不好,此时见气氛压抑,顿时横眉冷竖,冷冷地道,“都聋了不成?是谁打的七姐?”

    大家一时顾忌没出来,正是因为风见月啊。闪舞网w此时听她催促,方才被厉苍旻打得倒退好几里的男修立马就添油加醋地道,“回禀家主,大姐,甲板上的师兄弟们都可以作证,七姐原本想请那位风离当陪练,只是他态度傲慢地拒绝了七姐不,还把七姐打得重伤,然后跳出灵舟逃生了。”

    看了一眼风鸣雪的脸色,风见月心中一跳,厉前辈是筑元修士,她倒是不用担心他的安全,但是她本能地不愿意他受人污蔑,当即就是反唇相讥,“且不风离如何破开灵舟的防御结界,就凭他一个的炼元修士,离开了灵舟只有坠亡一个下场了,哪里是什么逃生。”

    她的视线落在甲板上一把灵器上,大约猜出了前因后果,估计是风心蕊出手攻击,厉前辈才会借势离开的。

    想到平白丧失了几天与厉前辈的相处时机,她心中恼火,冷冷地道,“事情经过究竟如何,你从实来。”

    那修士顿时脸色青白,吭吭哧哧地不出话来,而一直沉默的风鸣雪突然轻斥了一声,“够了!”他淡漠而冷然的视线落在风见月的身上,带着彻骨的寒意,“蕊儿是你妹妹,你居然如此帮着一个外人。闪舞网w如此冷情冷性,自私自利,我白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大庭广众之下,风鸣雪毫不留情地留下斥责的话语之后,就抱着风心蕊回船舱疗伤了,留下风见月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中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和屈辱。

    风仁札路过她身边,讽刺地笑了笑,“有些人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到头来什么都不是。双灵根的天才又如何,怎么也不必上天灵根的。”

    轻浮的男声像是魔音一般穿入耳膜,风见月双瞳发红,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然后她站起身,目之所及,甲板上的修士俱是尴尬又无措地低下头,避开她的视线,风见月面色霜寒,紧紧地攥紧了袖子中的手,转身进入船舱开始打坐修炼了。

    风仁札对着她的背影呸了一声,“故作清高的贱人。”

    目睹了异常高层闹剧的普通修士们,各个低头如鹌鹑,恨不得五感全身,或者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见着了主家的龌蹉事,日后若是主家想起来,他们还能落得好处?

    对比与灵舟上的凄风苦雨、心思诡谲的风家弟子,离开了灵舟的厉苍旻则是轻松恣意得很。风心蕊不过是炼元五层的修士,法术落在他身上不过是挠痒痒一般,吃了一颗紫灵丹便无大碍了。

    他坠落的地点恰好是一片密林,元气充沛,生机盎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在他进入那一瞬间,怀中的玉佩顿时活跃了许多,慢慢地变得灼热,他连忙取出来一看,就见玉佩上出现了熟悉的绿色。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诧异不已,只见以手中的玉佩为中心,星星点点的绿光似乎受到了眸中牵引,争前恐后地从密林深处飞跃出来,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便把玉佩包裹成一个绿茧。

    从密林深处涌出的绿光多不胜数,全部都依附在玉佩外层,但是光茧一点也没有增大的意思,因为玉佩里面一直有一股力量吸收着光茧的力量,从而达到一种平衡。

    厉苍旻眉眼一动,突然想起了在慕容泠神魂中流转的绿色,气息与现在的光茧似乎差别不大。但是从密林中冒出来的绿光乃草木的精华灵液,而慕容泠神魂上股气息似乎更加高级一些,至少他目前四弄不明白的。

    即便如此,他本能地觉得这场异象对慕容泠有益,连忙飞入密林深处,元气最为充足、灵植最为茂盛的地方,果然发现绿光汇聚的速度变快,把玉佩包裹成了拳头大的球,源源不断,无休无止。

    厉苍旻紧紧地盯着手心的光球,连神识都不敢贸然探进去,生怕给慕容泠带来了什么差错,只是耐心地等待着,心脏不可抑制地砰砰直跳,期待着某种变化和可能,狭长漆黑的双眸立马湛然生彩起来。

    这一场异象持续了两天,厉苍旻一动不动地守了两天,连周围的气息都变得虚弱了之后,源源不断的绿光补充终于停止了,他顿时精神一震,目光灼灼地盯着手心的变化,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绿光一层层地缩,直至消失不见,露出了玉佩原本的模样来。

    原本就灵光蕴藉的玉佩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此时更是湛然不可直视,闪耀着一股灵光和生机,让人一眼就知道其中不凡。厉苍旻根本就顾不上留意的玉佩的变化,再也按捺不住地把神识探入玉佩当中。

    泠儿,你可曾苏醒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