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离开风家
    “好了,蕊儿,此时容后再议,先启程。”

    风鸣雪压下起伏的心思,从乾坤袋中取出一艘灵舟,灵舟见风就长,逐渐变成了庞然大物,他与大长老告辞,“大长老,我与三叔前往中州,家族就靠您守护了。若是那贼人还藏在家中,智取为上,切莫受伤了。”

    大长老点头,一脸矜傲,“放心吧,不过是毛头子,奈何不了我的。”

    胸口的伤口还隐隐作痛,风鸣雪神色不虞,但也怕大长老轻敌,再次嘱咐了一声才率先登上了灵州,三长老紧跟其后,风家嫡系子女才接着上去,剩下的便是参赛的弟子了。

    厉苍旻混迹在弟子中上了灵舟,很快就察觉到元力波动,灵舟开始启动,与此同时护山大阵也被缓缓打开,他注意到,那一瞬间有不下五股神识扫射在大门口,随着灵舟离开风家属地,只剩下了灵舟上风鸣雪和风三两人。

    不愧是一群老狐狸,若是他潜伏在暗处乘机逃窜,等待他的怕是群起而攻之吧。如今他没有露出形迹,风鸣雪和风三两人也收回了神识,应该是死心了。

    翻滚的云海被疾驰的灵舟冲破而去,掀起一**激荡的云痕,气势汹涌,大气磅礴,厉苍旻独自一人站在灵舟尾部,看着溢散而出的白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取出怀中的玉佩,磋磨着凤凰的纹路,深思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闪舞网w

    风见月穿越巴结的人群,一眼就看到了这个遗世独立的男人,尽管相貌稀松平常,气势却卓然不群,巍然得让人敬畏,周围的弟子根本就不敢靠近他左右,在他左右形成了真空地带。的视线一移,落在他手心的玉佩上,心潮涌动,露出抹不甘来。

    她走上前去,并没有叫出他的称呼,而是轻声问道,“到了中州,您就离开了吗?”

    厉苍旻被打断思绪,不悦地看着她,眼中的冷意和不耐烦显而易见,风见月立马就意会过来,她还欠着一朵凤尾花呢。她有预感,若是灵舟到达中州时她还没能拿出凤尾花,她的性命怕是不保了。

    她的心思一转,立马就改了口,“前辈放心,我方才已经询问了三长老,并且得到了你需要的东西,只是如今灵舟上人多眼杂,不方便拿给你,等进了中州我便双手捧上。”

    厉苍旻一向冷淡的双眸豁然一亮,脸上闪过璀璨的神采,漆黑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沉声问道,“此话当真?”

    被他灼热的视线盯着,风见月心脏不争气地跳动起来,砰砰砰地像是要跳出了胸腔似的,脸颊晕红,连忙点头,“是的,不敢欺瞒您。”

    想到慕容泠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正常,厉苍旻眼眸中再也压抑不住欣喜,好像玉佩中的神魂也察觉到他的兴奋似的,渐渐变得灼热而滚烫,烫的心底暖洋洋的。

    他心情大好,连带着看向风见月的视线也变得温和起来,心中一动,想起另外一事来,便问道,“中州可有拍卖会?”

    这还是厉苍旻第一次给她好脸色,风见月顿时激动的一脸绯红,连忙点头,开始详细地解释起来,“中州乃中立之城,大大的实力都在其中建立驻地,每日来往的修士众多,商贸更是繁华,明明暗暗的拍卖会自然是不少的。因为恰逢隐界擂台大赛,各方势力齐聚,因此不久会有一场大型拍卖会,没有请帖是无法进入的。”

    厉苍旻若有所思地点头,这世上养魂的灵物太少,他对隐界又不熟,根本不知道如何寻找,只能寄希望于大大的商铺和拍卖会了,一般来,拍卖出出现珍稀之物的几率还是比较多的。

    看来他要在中州多逗留一段日子了。

    风见月更是欣喜不已,满以为下了灵舟就要与他分道扬镳了,没成想还是有相处的机会的。

    她大胆地猜测了一下,这位厉前辈似乎对隐界不熟,再联系之前父亲和长老等人的交谈,恐怕他当真不是隐界的人,那么拍卖会的请帖恐怕也没机会得到了。

    因为这些请帖都是拍卖会的主家向各个大能和精英弟子派送的,风见月盛名在外,自然也是有一张请帖的。于是她试探地道,“我恰好有一张请帖,可以携带一名同伴,不如您与我同去如何?”

    厉苍旻看了眼前的女人一眼,眸中情绪瞬息万变,最终还是在她期待又紧张的神色中点了点头,“可以。”

    风见月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厉前辈果真不是隐界的人。不然以他的实力,拍卖会不可能不给他请帖的。

    下意识地,她想起了方才七妹与父亲的谈话,心思开始活络起来,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眼中带着旁人未曾察觉的势在必得,出色的五官顿时如清风盈月,晃花了旁人的眼。

    旁边暗暗观察的弟子们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齐齐落在厉苍旻身上,暗暗感叹这子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在师兄弟之间也没有什么名气,居然得到了风家高岭之花的倾心,若是传出去,不知有多少青年俊杰要与他结仇的。

    当然,不用等传出去,现场已经有弟子按捺不住心中的不满,一脸不岔地走上去,故作潇洒地对着风见月行了一礼,才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地对着厉苍旻道,“这位师兄平日里未曾见过,想必是潜修修士,也不知姓甚名谁?”

    对着这种上来挑衅的喽啰,厉苍旻向来不屑理会,连眼神都未曾给他一丝,重新把视线投入外边翻滚的云海了,心里想着,等到泠儿苏醒过来,一定要带她瞧一瞧这般瑰丽壮观的景色。

    不期然地想起曾经带着她在京城上空御剑飞行的晚上,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了下来。

    被彻头彻尾地忽视的弟子脸色迅速涨红,想到在心爱之人面前丢脸,心中暗恨不已,赤红着双眼祭出了法器向他袭去,恨声道,“找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