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夜探风家(九)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祥云白纹的天蓝色弟子服,身形挺拔高大,看似是气质卓尔不群的美男子,待看到他面容时却忍不住失望——尽管他五官深邃立体,但是细细一看,却觉得平庸无奇,根本就找不到出彩之处,让人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生第二眼的兴致。w

    风见月惊诧不已,待看到已经被脱了衣裳绑起来的风离,她心中才隐隐有了猜测,迟疑地喊了一声,“厉前辈?”见男子淡淡地点头,她才松了口气,好奇地问道,“厉前辈是如何改装成这副模样的,呀,连修为都改变了,难道是用了易容敛息的法宝?”

    青龙令牌自然有敛息功能,自从他认主之后,更是添了许多用处,只是如今青龙令牌被他另做他用,只能用来控制修为气息,其他的却是不能了,不然他早在进入隐界之前救改变了容貌,何必等到此时。

    现在他容貌之所会改变,乃江湖人常用的易容伎俩,不过他并没有类似赵王那般的人皮面具,而是他用草药制作成的药泥,稍微改变了五官罢了。

    这些倒是不用与风见月解释,毕竟修士手段各种各样,敝帚自珍不想告诉别人是正常的,厉苍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直到她神色尴尬,才问道,“凤尾花如何了?”

    风见月眼神不闪不避地看向厉苍旻,自从他易了容之后,没有了俊美无俦的面容,倒是少了压迫感,只是眼神依旧犀利,她依旧不敢对视,视线只是落在他挺拔的鼻梁上,道,“厉前辈,三长老伤势尚未痊愈,还在闭关,我方才去他院子并未瞧见他。闪舞网w”

    厉苍旻眼中杀意顿现,“言而无信,居然戏耍我?”

    冷冽的杀意宛若细密的刀刃一般割在身上,风见月顿时胆寒不已,在强大的威压之下,连挺直的脊梁都弯了下来,她满头大汗,连忙道,“前辈息怒,并非我失信,而是此时实在不宜打草惊蛇,我才没有闯进三长老的院子。不过三长老下午必定会出光与我们同往中州,届时我再向他讨要凤尾花就是。请厉前辈耐心等上几日吧。”

    厉苍旻双眼一片寒霜,他向来感觉敏锐,总觉得此女在故意拖延时间,也不知她目的是什么。不过有心魔誓和毒药在,不怕她耍什么花样,再等上一些日子也是无妨的。

    他收回了威压,声音冷若寒冰,“找不到凤尾花,你也不用活了。w”

    这时风见月已经是冷汗淋漓,仿佛在鬼门关走过一趟似的,带着劫后重生的庆幸和委屈,恭恭敬敬地应了声,“前辈吩咐,晚辈未尝敢忘怀。”

    厉苍旻冷哼了一声,便闭目打坐不再理会她了。如此到了下午,才听风见月轻声道,“厉前辈,此番参赛弟子都前往大门口集中出发了,您等下要心收敛气息,因为还未捉到刺客,启程前长老们必定会仔细搜查的。”

    为了避嫌,风见月率先离开了,等了一刻钟,厉苍旻才出了听雪苑,前往风家大门,发现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身穿弟子服的风家弟子,正三三两两地聚在起谈论,而两旁站着不少护院,却未见风鸣雪和风家长老的身影。

    厉苍旻神识强大,隐隐察觉到有一股筑元中期的神识扫视过来,神色一凛,心知落单的修士可能会被怀疑,便状似无意地走入一组正在讨论的修士之中,问道,“诸位师兄,我常年闭关,未曾参加过擂台赛,不知这赛事有什么规矩?还请师兄们提点一二。”

    他如今是炼元七层修为,在这一组人当中已经算是高了,因此听他称呼师兄,那些人顿时神色温和,觉得此人十分谦虚,又有心交好,便没有在意他突然加入的突兀行为,当下便有一位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子道,“师弟年纪轻轻便是筑元七层,想必天资极好,没有参加过擂台赛也是正常,在下不才,刚好参加过两次,倒是有些熟悉,便与你道一些。”

    擂台赛存在已经有许久,乃隐界各个家族和门派共同举办的盛事,每十年举行一次,只有炼元五层以上的修士才能参加,这正是为了给年轻弟子们提供竞争比试的机会,从而历练成长,每一次擂台赛都会涌现出不少惊才绝艳的青年俊杰,成为隐界新生力量,影响着未来的格局。

    因此擂台赛,白了就是各家各派的竞争,比拼实力,划分资源,都是从各自弟子在擂台赛的表现来决定的。毕竟如今资源匮乏,若是修士们还要内斗消耗的话,根本就大道无望了。

    而擂台赛的规矩也非常简单,每人抽签得了牌号,依照牌号序号上台守擂,只要扛过十人便算是守擂成功,可以晋级下一轮,第二轮则是晋级者开始排名赛,比武争夺名次。这才是年轻弟子们扬名立万,为家族争光的机会。

    中年男子滔滔不绝,厉苍旻状似认真地听着,实则在留意暗中那股搜查的神识,发现终于消失之后,才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压制修为的法宝太过稀少,想必风家人根本就没想到他会隐藏了修为藏在弟子当中吧。

    还有他有青龙令牌压制修为和改变了容貌,不然就听风见月的建议,此时早就被暴露了。那女子虽然聪慧,计策难免缺少了周详。

    中年男子发现了厉苍旻唇角的笑,顿时羡慕道,“师弟想必胜券在握了,今年的风云人物必定有师弟的一席之地的。”

    厉苍旻一脸谦虚,“师兄高看我了,我不过是去增长些见识罢了,哪里比得上师兄修为高深,又经验丰富,这一次必定能够博得头筹的。”

    中年男子顿时矜持地笑了笑,朝他拱了拱手,“呈师弟吉言了,我等共同努力,若是能取得名字,不仅能够得到擂台赛的奖品,就是族中也是有奖赏的。听三长老此番在秘境得到一批法器,家主已经放话下来,但凡有弟子进入前十名,都可以得到一件灵器的。”

    曹操曹操到,场地上突然响起一阵骚动,原来是家主风鸣雪和长老们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