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夜探风家(八)
    不知是不是魂体状态的缘故,她的容貌有了变化,五官比身体上更加精致清艳,宛若下凡的九天玄女一般飘然若仙,安静清雅,岁月静好。

    几日来的焦灼和担忧齐齐涌来,厉苍旻忍不住用神识触摸她的脸,才堪堪触碰到,就被一股力道反弹了出来,是了,慕容泠受创沉睡,神魂已经启动了自我防御模式。

    他依旧不死心,再次探出神念并喊着她的名字,心翼翼地用神识伸延过去,让他惊喜的是,这一次慕容泠并没有抗拒他。神念刚触碰到她的脸,就听到一声低吟,他心中大喜,以为慕容泠要苏醒过来,结果她长而浓密的睫毛扇动了几下,根本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浓郁的绿色依旧在流淌,慕容泠的神魂在缓缓修复,但是终究还是太慢了,厉苍旻心中焦急,触摸着她静谧祥和的脸庞,低声道,“泠儿,等我,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时间不会太远了。”

    似是听到他的保证,沉睡中的慕容泠唇边忽而勾起一道浅浅笑痕,清艳的面容突然有了光彩,灰茫茫的玉佩内宛若照入璀璨的光芒,变得生动而鲜明起来。

    恍若一道光照入了漆黑沉郁的内心,厉苍旻冷冽的眉眼都变得温和与柔情,恋恋不舍地碰了碰她的额头,才从玉佩中退了出来。w此时玉佩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但是放置在手心时还是能察觉到一股淡淡的温热,手指摩擦着玉身,才把它重新放回了衣裳内。

    如此在房梁上待了三天,除了打坐修炼,厉苍旻都会进去玉佩查看慕容泠的情况,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她一直没能醒过来。

    心底带着些许阴郁,厉苍旻下了房梁,发现风见月还在房内,顿时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在?”

    这三天风见月除了毒素发作跑茅房外,就一直待在屋子里,虽然有修炼,但是厉苍旻时不时能察觉到她窥视的视线,因为想着此女还有些用处,便忍了下来,只是眼看着启程在即,风见月依旧在留在屋子里不作为,着实让他恼怒了。

    风见月自然察觉出厉苍旻的恼怒,心中犹有不甘,她私心上把上交凤尾花的时间延后,就是为了能够与他多相处几日,谁料他居然对她视若无睹,还整日拿着一块玉佩睹物思人。

    那日她发现他没有打坐,但是却坐着久久没有动弹,便斗胆探出了神识一看,便发现这个冷面无情的男人居然对着一块玉佩露出温情脉脉的笑容,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冰山乍融时的春暖花开,终于明白过来,为何隐界那些男修为何要执着于让她开颜,原来向来清冷的人露出笑容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w

    从那一刻起,她居然嫉妒起那块玉佩的主人。显而易见的,那是一位女子。突如其来的嫉妒让她乱了分寸,甚至在想,那朵凤尾花是为谁而寻,难道是那位不知名的女子?只是如此想着,她就有种要把凤尾花占为己有的冲动,奈何她心魔誓已下,即便在不甘,最终还是要交出来的。

    此时听到他毫不留情的责怪,心中酸涩不已,掩去眼中的异色,用着沉静清冷的声音道,“厉前辈息怒,我已经吩咐婢女把人唤来听雪苑,先把你的身份换过来,我再去寻三长老也不迟。”

    厉苍旻这才脸色稍缓,神识探测到有一个提醒高大的男子往听雪苑走来,便收敛住气息,看着风见月走出去,与那男子道,“师弟,你来了。”

    那男子高大挺拔,五官俊秀,但是因为常年闭关的缘故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苍白,气质便显得阴柔起来。此时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爱慕与欢喜,忐忑又期待地看着风见月,道,“听到师姐传召,风离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不知师姐有何吩咐,风离一定竭尽所能替师姐办好的。”

    看着风离眼中熟悉的神采,风见月才终于相信自己的魅力并未消失,只不过是厉前辈对她无情罢了。心中顿时不甘起来,隐界不知有多少男修渴望得到她目光的垂怜,那男人居然对她是视若无睹!

    “师姐?”看到她没有话,风离奇怪地喊了一声。

    风见月立马回过神来,掩饰地抿了抿唇角,“听闻师弟乃家族中炼器第一人,我有一把法器前些日子受损,想拜托师弟修复,只是下午就要出发中州,才意识到不妥当,生怕耽误了师弟。”

    风离精神一震,连忙道,“不耽误,不耽误,师姐尽管给我便是,我下午出发之时一定可以交给师姐。”

    似是早就料到他有此回答,风见月神色丝毫没有意外或是欣喜之色,倒是符合她往日清冷寡淡的模样,她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柄法剑,袖子随之一抖,一股暗香缓缓散出,风离便觉得头晕目眩,精神恍惚起来。

    也就这个时候,风见月忽而神色大变,对着他身后斥责道,“大胆毛贼,你对我师弟做了什么?”

    风离下意识地往后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顿时联想到族中一直在搜查的窃贼,心中一凛,下意识的要护住风见月,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便觉天旋地转,嘭的一下砸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风见月满意地勾了勾唇,对着走出来的厉苍旻道,“多谢厉前辈相助。”

    厉苍旻淡淡的嗯了一声,又道,“凤尾花。”

    风见月脸上一恼,暗暗吸了一口气,“厉前辈放心,我这便去。”

    完也不再看他那张冷冰冰的面孔,转身往风三的院子走去,虽然凤尾花在她身上,但还是要装一装样子的。

    带她离开之后,厉苍旻才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扒掉他身上的弟子服和弟子令牌,用了好几遍净身诀才把衣裳穿在身上,气息一遍,顿时从筑元后期变成了炼元七层的修士。

    虽然风离在风家低调不出,但是难保不会有认识的,再了,他这一张脸风家认识的也不在少数,他总不能毫无准备就听由风见月安排的。

    因而在外边转了一圈回来的风见月,在看他的那一瞬间便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这个男人是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