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夜探风家(七 )
    室内一片寂静,厉苍旻的指腹摩擦着桌子的边沿,双眸深沉如潭水,深不可测,胸口的玉佩烫得厉害,心口翻滚的戾气渐渐平缓下来,他垂着长长的睫毛,言简意赅地问道,“完了?”

    “这是全部了。”风见月镇定地道,“不知厉前辈在寻找什么?不妨出来,我替你找。”

    厉苍旻抬头看她,漆黑的瞳孔中平静无波,但是审视的目光却如影随形,风见月紧张之余有一些欣喜,不动声色地站直了身子,希望他的目光能够停留得长一些,然而下了一刻,他便移开了视线,浓密的剑眉微微蹙了起来,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厉前辈但请放心,我身上中了你的毒,只想略尽绵薄之力,用你所需换取解药而已。”见他瞧着桌子的动作停了下来,风见月便知他已经心动,继续道,“虽然前辈实力非凡,再去三长老哪儿抢一回乾坤袋并不是什么难处。但是此时大长老和三长老想必已经有所防范,你想要找到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心思伶俐,洞察力惊人,仅凭简简单单的几件事就能把他的目的猜得七七八八,若此人是慕容泠,他必定会心甘情愿地赞她机智过人,但若是外人,则是被人窥探的不悦和愤怒了。w

    他生平最讨厌脱离掌控之事,即便当初面对着慕容泠,也并非完全相信,更别一个陌生的女人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厉苍旻眯起了狭长的凤眼,看她瞬间愠怒的神色,心中嗤笑,此女虽然聪慧非凡,但是养气功夫却与慕容泠差远了。若此刻是她在场,绝对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的。如此想着,心中更是不耐,冷冷地与她道,“除非你能发心魔誓,一定能替我找到东西。”

    “我辈修士怎可随意发心魔誓!”风见月神色不虞,“虽然我愿意替你寻找东西,但是能不能成事还是另,若是找不回来,岂不是让我吃亏。我宁愿毒发身亡算了。”

    厉苍旻淡淡看了她一眼,便不再话了,此女心思太多,他不想让唯一一朵能解慕容冷噬元散之毒的凤尾花有什么意外,大不了等风头过了再去寻风三便是,这点时间他还等得起。

    看他不再话,开始闭目打坐,风见月顿时气红了眼,不再热脸贴冷屁股,刚打算回床上打坐,结果肚子一阵刺痛,她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下来。w

    她的毒开始发作了。

    “厉前辈,救我……”

    然而厉苍旻睫毛都没动一下,继续打坐修炼,风见月脸色越白了,察觉到一股难以启齿的压迫感,立马红着脸去了茅房。

    待从茅房出来,她特地换了一身衣裳,脸色又青又白,她虽然没有辟谷,但是甚少饮食,摄用俱是灵物,茅房这种污秽之地甚少涉足,如今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如此失态,对她来无疑是一种耻辱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上了一趟茅房之后,肚子的剧痛似乎已经消失了,她不由开始怀疑起所谓的毒药来,回房后直接问人,“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并不是毒药吧。”

    厉苍旻依旧不动于衷,反倒让风见月惊疑不定起来,特别是在她连续跑了好几趟茅房,腹中依旧绞痛之后,终于相信是中了毒药了。若是普通泻药,根本就不能在她身体中起作用。

    几番折磨之下,她的身体开始发虚,走路都在打晃,被死亡的恐惧折磨着,她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我可以答应发心魔誓,但是厉前辈你的条件太过苛刻,我不一定能够寻到,但是我可以保证,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你搜寻物品,也不会特地私藏,主动帮你去打探消息并讨要,然后拿回来与你交换解药,厉前辈意下如何?”

    厉苍旻终于睁开了眼,“可以。”

    总觉得实在特地等着她折服似的,风见月心中不甘,却又不得不发了心魔誓,末了才问,“不知厉前辈需要寻找的是什么东西?”

    “凤尾花。”

    居然真是凤尾花!

    风见月心跳如擂,好在她面无表情惯了,才没在脸上露出异色来,同时思绪飞转,待抬眼看向正望着她的厉苍旻时,心中顿时有了注意,“好,我可以帮厉前辈去打探凤尾花的消息,但是必须要在等三日,待前往中州之日我才有理由找三长老。”

    心魔誓已经发了,厉苍旻不再担心她耍什么心眼,再等三日也无妨,便点头应允,便飞上房梁避开风见月的视线,从怀中取出玉佩来——玉佩一直在发烫,也不知是不是慕容泠的神魂出了什么问题。

    手上的玉佩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凰鸟,乃宫中御赐,慕容泠看过之后觉得喜欢,便一直带在身上。原本细腻白润的羊脂玉佩此时变成翡翠色,整一只凰鸟仿佛活了过来,绽放着绚丽的光芒。

    厉苍旻心中一动,心翼翼地把神识探了进去,估计是被他心头血祭炼过的缘故,玉佩并没有反对他的进入,不消一会儿,他便在白茫茫的玉佩世界中看到了正在沉睡的慕容泠。

    她正是魂体的状态,因为被夺舍的缘故,身体上缺了好几口,看起来格外憔悴可怜,即便如此,她此时的状态什么都要比土豆大的锦屏强盛的,何至于被弹出身体,且看不到她魂体的踪迹,这一直是厉苍旻费解的地方。

    只是此时他顾不上多想,因为慕容泠的魂体正在发光,一股浓郁的绿色从在她神魂中洗刷而过,每每流转一遍,她身体上的残损便修补了一丝,如此循环往复,她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厉苍旻大惊,即便是师祖也从未听过修士的神魂可以自行修补的,慕容泠的怎么会如此特别?他再近了一些,发现在她身体流淌的绿芒生机蓬勃,居然比万年木心还要强盛。

    这股绿色肯定非比寻常,至少他所知道的木心,根本就不能修补神魂。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