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夜探风家(六)
    风心蕊不疑有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厉苍旻,对于愿意替她出谋划策的风见月更是前所未有的感激,大大方方地解下乾坤袋,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倒出来。

    风见月被那堆积成山的东西晃了下眼,心中忍不住生起了嫉妒,她虽然也精英弟子,颇得父亲宠爱,但是从未得过这么多好东西的。

    难道灵根的差别,真的有这么大吗?

    风心蕊不知她家大姐对她的恨意更加一层,把自己原有的法器都收回去之后,才指着桌子上剩下的东西道,“喏,大部分东西我都给爹爹了,只剩下这一些,也不知道有没有厉前辈要的东西。”

    桌子上剩下的东西并不多,但是价值绝对不菲,几把上品灵器、丹药和符箓,堪比风见月所有的身家,更别她原先还有风鸣雪赏赐的东西呢。

    忍住心中的不岔,风见月的视线落在仅有的一个玉盒上,心中一动,手上已经把玉盒打开了,一边问着,“这是什么?”

    “哦,这个啊,是凤尾花,我看它长得漂亮,便带回来了。”

    风心蕊兴奋地着,看着风见月打开玉盒,露出里面宛若凤凰尾翎羽般绚丽的五彩花朵来,即便看了无数遍,她依旧还是被这美丽的花朵闪了眼,得意地炫耀道,“怎么样,大姐,这花漂亮吧。w三爷爷这花根系保存完整,还是活的,改日我在院子里种上,不久就可以有一大片的凤尾花海了。”

    风见月虽然也觉得凤尾花绚丽,却没有被它迷惑,反而微微蹙起眉头开始沉思,凤尾花一名非常熟悉,似乎曾经在哪儿看过……

    耳边的声音依旧在絮絮叨叨,风见月听得心烦,突然间福至心灵,想起了当初曾经在族中藏书阁看过一本奇闻杂记,看过有关凤尾花的记载:凤尾花状如凤尾,五采而文,乃噬元蚁克星,可解噬元散之毒。然,凤尾花失传已久,见着罕矣。

    难道那位厉前辈寻找的正是凤尾花?

    她心中存疑,却也不敢完全肯定,不动声色地把玉盒盖下去,语气遗憾地道,“这株凤尾花着实艳丽,怕是七妹妹这般的姑娘才会喜欢,应该不是厉前辈所寻,妹妹你再,你给了父亲什么东西吧。”

    本来还因为凤尾花而高兴的风心蕊听此,立马就没有了兴致,重新惦记起意中人来,神色郑重地把上交的东西一一报出来,生怕有所遗漏,“大姐,你觉得厉前辈要找什么东西,等会儿我去问爹爹要回来。”

    风见月睫毛微敛,遮住眼中的情绪,“厉前辈是剑修,怕是要找合手的兵器,应该是看上哪一柄灵剑了。”

    想起厉苍旻那柄下品法器,风心蕊觉得她得有理,开始思考起那一柄灵剑适合,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了,前辈是冰灵根,有一柄灵月剑是冰属性的,一定适合他。”

    风见月见她已经被完全带偏了思路,唇角微挑,视线落在桌子上的玉盒上,“妹妹,你这株凤尾花我替你种植如何?你是金属性天灵根,身上金气太甚恐怕会伤了灵草,不易存活。我有木灵根,要培植区区一朵花草还是很容易的。”

    风心蕊有些心动,瞧了瞧一脸热切的风见月,被她摒弃许久的警惕心终于上线了,怀疑地看着她,“大姐何时变得如此热心了,再你修炼刻苦,哪有时间替我照料凤尾花。”

    这凤尾花好歹也是从水晶宫拿回来的,谁知道风见月会不会乘机拿去讨厉前辈欢心?想到这里,她的视线顿时变得阴狠起来。

    没成想她突然有了警惕心,风见月心中懊恼又不悦,但也并不压制,任由怒色显露在脸上,“前几日父亲才过我与妹妹不亲厚,原本想要与你交流,缓和一下咱们姐妹情谊,看来七妹妹是不愿意的。既然如此,就当我没过吧,反正我也不稀罕什么凤尾花。”

    见她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风心蕊一时拿不准注意了,内心在不停地挣扎,眼看着风见月已经走到了门口,她终于忍不住大喊,“大姐,等等,你别生气,我给你就是。”

    风见月勾起了唇角,身形不动,语气依旧淡淡,“七妹妹不必勉强,我也不必上赶着做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族中自是有不少木灵根弟子,你让他们来给你培植便是。”

    她一再拒绝,风心蕊反而放心下来,跑着过来把玉盒塞给她,“大姐你别和我一般计较,族中那些弟子笨手笨脚的,哪里比得上姐姐你厉害,培植一朵凤尾花不过是事一桩罢了。”

    “你倒是会话。”

    风见月责怪地了一句,但是神色已经缓和了下来,接过玉盒放进乾坤袋中,状似无奈地摇头,轻叹道,“罢了,谁让你是我亲妹妹呢,就劳费心些心思帮你培育吧。对了,父亲被刺客打伤了,你莫要去打扰他。”

    她不还好,得知风鸣雪受伤之后,风心蕊开始担心起来,一时顾及不上交出去的凤尾花,忧心忡忡地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风心蕊深受宠爱,对风鸣雪的感情自然不同一般,当下就坐不住了,连忙推开风见月往外走,心里想着去探望父亲,顺便讨了灵月剑回来,一举多得,于是脚步愈发加快了,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风见月这才露出满意的微笑,原路返回听雪苑,发现那人依旧坐在屋子里,心里不知为何充盈起一股陌生而愉悦的情绪来。此时的她哪里还要往日的清冷模样,眸含秋水,盈盈如月,比月宫的仙子还有动人。

    “厉前辈,我回来了。 ”

    然而屋子里唯一的男人厉苍旻一点也不解风情,似乎没看到美人含春似的,神色淡淡,“都问清楚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肯定得很,毕竟能知道他的姓氏,一定是见过风心蕊了。风见月满腔的柔情被他冷漠的语气泼得熄灭成烬,脸上带上了恼色,淡淡地嗯了一声,就开始复述风心蕊的话。

    在复述的同时,还不动神色地观察对面男人的神色,让她失望的是,对方情绪毫无波动,根本不知道他要寻找的是什么东西。

    眼看着就要报完,只剩下那株凤尾花时,鬼使神差的,她隐瞒了下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