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夜探风家(五)
    风见月沉着脸出了听雪苑,发现整个风家灯火通明,各处都有嘈杂的声响,想必都在搜查那位不知名的刺客,反而显得听雪苑安静得可怕。闪舞网w

    讽刺的是,刺客就藏在最安静的听雪苑。

    风见月思绪万千,一路上都在想着要不要向大长老举报,但是方才被刺伤的痛感依旧存在,若是她告发,以那刺客在风家出入如无人之境的架势,想要给她惩戒不过是事一桩罢了。

    她不敢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

    一路沉思,很快就到了风心蕊的听风苑,里面安安静静,即便仆役成群也不见慌乱嘈杂,并非是风心蕊御下有道,恰恰相反,而是她性子骄横刁蛮,仆役侍从若有犯错或是让她不顺意,都会死于非命,久而久之院子中伺候的下人都心存畏惧,时时刻刻如惊弓之鸟,即便全家都在搜查刺客,他们也不敢在院子里弄出半点动静,生怕打扰了正在闭关疗伤的风心蕊,受她责罚。

    仆役们一看到风见月过来,连忙过来行礼,“奴婢见过大姐,不知大姐深夜来访,有何吩咐?”

    风见月神色清冷,语气不见半点起伏地道,“听有了刺客,我担心七妹的安全,特地来探望,听风苑的情况可还好?”

    回话的仆役顿时感动不已,家族中都大姐与七姐虽然是一母同胞,但是感情并不好,平日里也不见两位姐有什么走动,听雪苑的仆役们私下里也嘀咕了许久,直到今日才瞧个明白,大姐哪里不是不喜欢七姐,只是往日修炼繁忙无暇联系感情罢了,不然也不会在这个危险的时刻焦急地过来探望了。闪舞网w

    于是她语气中添了一抹感激,“多谢大姐关心,苑中仆役已经搜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陌生人,就连大长老也来确认过了的。”

    风见月淡淡地点头,似乎没看到仆役眼中的感激涕零似的,直接越过她向豪华的主殿走去,“你们下去吧,我不放心,去看一下七妹。”

    仆役们欲言又止,却又不敢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见月走过听雪苑最壮丽的建筑前停下,在门禁出打了一道法诀,脆声道,“七妹,是我大姐,你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我给你送丹药来了。”

    风心蕊对外确实是在闭关养伤,但是具体内情风见月却一清二楚,她这个备受父亲宠爱的七妹早已经伤势痊愈,此时闭关不过是闭关她心直口快被有心人套了消息罢了。闪舞网w

    果然,她的消息才刚打进去,里面就传来风心蕊的声音,“进来。”

    风见月推门进去,风心蕊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软榻上拨弄朱钗,气色红润,元力充沛,根本不像是需要重伤闭关之人,听到脚步声,她侧过脑袋看了过来,语气称不上多么热烈,“我都闭关了这么久,大姐怎么才想起来要看我。”

    风见月似乎没听出她话中的嘲讽似的,缓步走在她身边坐下,淡淡地道,“今天家里来了一个刺客,我担心七妹出什么意外,便过来看看,见你无事,我就放心了。”

    风心蕊一点也不相信风见月会有这种好心,虽然外人她大姐性子清冷高洁,但是她清楚得很,风见月不仅性子冷,连心肠都是冷的,怎么会担心她这个一年到头都没见过几次面的妹妹呢。而且父亲对她宠爱有加,风见月不定嫉妒得很。

    即便心中腹诽,但是面子上的事谁都会装,风心蕊闻言便假惺惺地笑了起来,“多谢大姐关心,你看我一点事也没有,就不耽误你修炼了。”

    这已经算是明目张胆地谢客了。

    风见月眸子微动,闪过一抹暗色,脸上却不动声色,状似无意地道,“听大爷爷刺客是一位年轻的筑元后期剑修,也不知道是不是与七妹妹一同去了水晶宫那位。”

    本来还漫不经心的风心蕊整个人瞬间焕发了光彩,娇嫩白皙的双颊飞上一抹红晕,一派少女怀春的模样,她目光灼灼地看着风见月,问道,“一定他了,这天底下哪里还有像厉前辈这样的青年俊杰,大姐可曾见到他?”

    原来那人姓厉。

    风见月双眸一闪,摇了摇头,“没有见到,大爷爷正在寻人呢,想必此时还在家中的。”

    风心蕊被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外边的消息,如今听她一,立马就坐不住了,“不行,我去看看。”才刚起立就被风见月拉住了,顿时怒视着她,“大姐你做什么,我要去帮大爷爷找人。”

    风见月心中鄙夷,脸上却不显,劝慰道,“妹妹不必心急,我已经打听过了,那人抢了三长老从水晶宫带回来的乾坤袋,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妹妹你同样是从水晶宫回来的,不定他在三长老那寻不到,还会来找你呢。”

    听她如此一,风心蕊心中一荡,恨不得厉苍旻立刻来找她才好,丝毫没有想到要通知家族长老埋伏起来,把人抓起来,只是想着待会若是厉苍旻过来了,该如何与他倾诉衷肠,脸上顿时烧红了起来。

    不知为何,看她这副模样,风见月心中立马就不舒服了起来,淡淡地道,“七妹,你从水晶宫拿回来的东西不是已经给了父亲了么。”

    风心蕊顿时从美梦中醒过来,立马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是啊,早知道就不给爹爹了,怎么办,要是厉前辈来了,我哪有东西给他。”

    风见月觉得这个女人真是猪脑袋,鬼迷心窍了,好端端的把柄不用,居然还打着白送的注意。不过她这般无脑,对她来也是一件好事,脸色倒是稍稍和缓了下来,做出关切的模样,主动为他出谋划策,“七妹不必焦急,你且你此行一共得了些什么东西,我替你分析一下他大概要找什么东西,如此心中也有底。”想到方才那男子翻找玉盒的行为,她再次添加了一句,“特别是什么灵草药材,你都得了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