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夜探风家(三)
    轰!

    烈焰弹在华丽宽敞的屋宇内轰然爆炸,桌椅器皿都碎成粉末,房梁倒塌,碧瓦破碎,一片烟尘与狼藉。闪舞网w

    匆匆赶过来抓刺客的长老护院们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昔日三长老的主屋已经变成了废墟,除了捂着伤口的家主风鸣雪和重伤再身的三长老,再无他人。

    “刺客呢?”

    问话的是一个胡子花白,鹤发鸡皮的老头,他面目威严,目露精光,从周围人的态度可以判断他地位不俗。

    风鸣雪胸口中了一剑,虽然并不致命,但是胸口中残留着冷冽的剑意,不管他怎么驱逐都无法消散,反而更加深入肺腑,在腹腔内横冲直撞,逼得他吐了一口淤血出来。

    “家主,您没事吧。”众人担心地大喊。

    “我没事。”

    风鸣雪摇头,继续盘腿坐下调息,化解胸口的剑意,风三见此,主动回了老头的话,“大哥,那刺客打伤了家主,还抢走了我在秘境所得,方才趁着烈焰弹爆炸离开了,快启动护山阵法防御模式,只进不出,他一定逃不掉的!”

    大长老目光一沉,没想到那刺客实力如此之强,居然连家主都能伤到,看那伤口似乎还是手下留情的,想必是他意不再杀人,不然家主此时怕是凶多吉少。闪舞网w

    风家威严被触犯,若是此番没有抓到刺客,光凭对方打伤家主的行为就足够让风家威严扫地,大长老顾不上多想,严声呵止在场的长老护院不许外传之后就迅速离开,开始启动护山阵法的防御模式。

    只见噌的一下,夜空中闪过一道亮芒,阵法中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结界,正是阵法的防御模式,连一只蚊子都不能进出了。

    厉苍旻躲过烈焰弹的爆炸之后,就直奔风家大门,在路上听到弟子们惶恐的喧闹声,才知道防御结界已经被启动了,他不知这个结界强弱如何,硬闯显然不可取,便折返回去中心区域,挑了一处看起来像是女眷的院落躲了进去。

    估计是被爆炸声吸引了出去,厉苍旻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人,他直接藏在屋顶的房梁上,没过多久就听到走动的脚步声,有两个女子一前一后走进来,其中一个素衣侍女对着雪衣女子道,“大姐,奴婢打探清楚了,听有贼人潜进三长老院子里偷东西被发现,才启动了护山阵法,现在护院正往院子里搜查呢,很快就到我们这里来了。w”

    雪衣女子乃风鸣雪长女风见月,是隐界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容貌清冷如冰山雪莲,清丽泠然,闻言只是眉头微皱,淡淡地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今晚不必伺候了。”

    素衣侍女见怪不怪,她家姐性子寡淡,不喜欢人伺候,因此听雪苑的下人是所有院子中最少的,平时除了清洁打扫外,都不允许出现在姐面前的。

    不过今日情况有些不同,侍女不放心地叮嘱了一遍,“姐,既然有贼人出没,您今日就别修炼了,心安全。”

    见她不置可否,侍女知道自己僭越了,连忙低头退下,轻轻地阖上了门。外边的脚步声逐渐消失,风见月轻步走到床前,忽然脸色一变,气息有一瞬间的紊乱。

    然而就在这瞬间的功夫,就察觉到一股劲风从后面袭来,她心神巨震,当机立道地道,“我能助你!”

    铮!

    轻轻的剑鸣在身后奏响,锋锐的剑锋距离后心只有一寸,即便背着来人,风见月依旧能察觉到凌冽的杀意和风寒,她顿时寒芒倒立,暗自气恼自己的不镇定,若不是方才乱了手脚,又如何会被对方发现了端倪。

    她苦笑地看着床前的铜镜,来人气息强大,应该是筑元修士,若非刚刚从镜子中看到房梁上有人影,她又怎么会一瞬间失态呢。

    厉苍旻没理会女子复杂的思绪,沾了灰尘的俊脸上一片冷漠清寒,手中的寒霜剑并未收起,冷冷地问道,“你如何助我。”

    男人的声音意外地年轻。

    风见月心中一动,“你先把剑移开,我再告诉你。”

    然而对方非但没有听她所言,剑锋反而抵了上来,若非她身上穿了防御法衣,此时怕是已经被刺伤了。

    饶是一贯清冷的风见月也恼怒非常,她出身大族又天资甚高,即便是筑元修士见了她也给三分情面,没想到背后那人如此蛮横无理,难怪做出偷盗这等下作之事。

    但是性命掌握被对方威胁着,她不敢再讨价还价,只好冷着声音道,“十年一度的擂台赛不日就要举行,长老们势必要带着弟子们前往中州参赛,我亦是其中一员,到时候你混进弟子之中随着我们一起离开便是。”

    背后的剑依旧没有离开,风见月心中一恼,知道对方依旧不满意,暗道对方警惕难缠,只好继续道,“你放心,风家弟子多不胜数,一些闭门苦修的弟子不定连同门都不认识,更别家族长老了,届时我会寻找合适的弟子打晕,让你代替便是。”

    厉苍旻这才收回手中的剑,淡淡地看了一眼门外,“好,现在你先把外边的人打发走。”

    风见月这才有机会转过头,待看清男子的俊美无俦的面容,顿时心中一跳,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刚要开口就见对面的男人眸光一冷,丢了一颗黑圆的药丸进入她的嘴里,冷冷地警告道,“不想要毒发身亡,就别乱话。”

    黑色的药丸顺着食道滑落进去腹中,风见月脸色一变,就见那男子再次飞上了房梁,并非方才的位置,而是屋内的死角,若非特地抬头张望,根本就不能发现上面还藏着一个人。

    风见月眼中闪过一抹不甘,也不知道对方给她吃了什么毒药,肚子已经开始抽痛,只好听他吩咐,在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时打开门,不料却见着了大长老的身影。

    “大爷爷,您怎么也来了。”

    不是捉一个偷窃未遂的窃贼吗,怎么还惊动了大长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