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夜探风家(二)
    风羽应声离开了,风三坐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房门再次被人从外边打开,走进一名身形挺拔的中年男子,他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眉目俊雅,风度翩翩,浑身散发着成熟男子的风度和魅力,看起来温和无害,像是一名普通至极的文人雅士。w但是只要仔细看他的眼睛,会发现此人精光内敛,双目含威,让人不敢觑。

    一见到他,风三立马站起来朝他见礼,“参加家主。”

    这个看起来像是文弱书生的男人,正是隐界赫赫有名的风家家主和上品炼器师——风鸣雪。

    风鸣雪脸上挂着亲和温和的笑,连忙扶了风三一把,“都是一家人,三叔不必不必见外。三叔,您坐。”完,视线便落在他枯朽灰败的脸上,担心地问道,“三叔,听蕊儿您受伤了,如今伤势如何?”

    “蕊儿伤势如何?”风三先是问了一声风心蕊的情况,得知伤势不重,只是受了惊吓之后,才放心地松了口气,“都怪我实力太低,被那妖兽打成重伤,才让蕊儿跟着一起受苦。”

    “三叔不必内疚,修士受点伤根本不算什么,玉不琢不成器,蕊儿就差一些历练,此番擂台赛我打算让她去参加的。w”风鸣雪眼中闪过一抹暗光,忽而取出一瓶丹药递给风三,“三叔,这是我方才与慕容家主讨来的上品九转丹,您这几天先把内伤养好,莫要留下暗伤。”

    接过九转丹,风三心中大喜,之前他让风羽传信风鸣雪,正是为了丹药一事。蛟龙实力太过厉害,留在他身上的伤口根本就不是普通紫灵丹能够治愈的,没想到风鸣雪已经考虑周全了。

    他心中感激,从腰间取出一个乾坤袋递了上去,“家主,这是我之前在水晶宫藏宝阁得到的一些东西,前几日没空,今日便交给你吧。”

    风鸣雪脸上露出了喜意,突然朝风三一拜,“三叔为家族奔波,还贡献秘境所得,大义无私,实乃家族之幸,请受鸣雪一拜。”

    无论是家族还是门派,若是发现什么秘境,必定会让弟子前往历练寻宝,在秘境中所得会按照要求上交部分所得,这是铁律。但若是个人发现的秘境,家族个门派就管不着了,他们完全可以把所得收入囊中。

    此番风三东海之行乃私人行为,所获自然是无需上交家族的,之前风心蕊上交了所剩的几个乾坤袋,风鸣雪已经满意至极,没成想风三也交出东西,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闪舞网w

    风三是家族长老,自然知道如何行事才能获得最大利益,他在水晶宫所得物资虽然与蛟龙对战时耗损了不少,但是依旧可观,他从中挑选了自己所需物品,剩下的交给风鸣雪,做出家族贡献,才能提高在家族中地位和话语权,怎么看都是一本万利的事。

    即便觉得自己功劳甚大,他也不敢手风鸣雪一拜,微微避开了半个身子,嘴上谦虚道,“家主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两人继续落座,风鸣雪刚要继续询问关于水晶宫的细节,就听瓦片哗啦地碎响,居然从屋顶飞下一个玄衣修士,筑元后期修为,手中执着一柄下品法剑袭来。

    风鸣雪心中大惊,若非瓦片坠落的声响,他根本就察觉不到此人的接近,同样是筑元后期修士,相差居然如此之大?

    他大怒地呵斥道,“你是何人,居敢擅闯我风家!”

    “是你!” 而风三则是震惊地大喊,转而对风鸣雪道,“家主,此人正是与我一同前往水晶宫的筑元后期剑修,他身上必定有水晶宫的重宝,不定连水晶宫的消息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风鸣雪眼中立马就闪过危险的暗芒,听了风心蕊和风羽的描述,他已经知道水晶宫之中藏着无数宝贝,若是能被风家据为己有,称霸隐界,成为第一世家根本不成问题。

    然而水晶宫消失了,他这几天几乎把水晶宫翻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水晶宫的踪迹,而眼前的男子据在心蕊等人消失之后还留在水晶宫中,难保不会不知道水晶宫消失的真相。

    穆元新师徒他暂时动不得,但是区区一介散修他还是不惧的。

    于是他第一时间祭出武器迎了上去,他的武器是一支判官笔,乃上品灵器,笔尖一画便有巨龙凭空朝厉苍旻呼啸而去,厉苍旻不闪不避,手中的法剑斩出开天辟地的气势,轰然间就破了那巨龙,向风鸣雪劈去。

    风鸣雪大惊,没想到此子剑势如此逼人,居然比夜家家主夜承霜还要厉害,连忙祭出护盾挡住这一击,结果就听咔嚓一声,下品灵器居然寸寸龟裂,化成了碎块。

    “这不可能!”

    这个护盾是他最近打造出来作品,本来是要奖励族中精英子弟,让他们用去擂台赛的,没想到连这个男子一剑都阻挡不了,对风鸣雪来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若是他知晓水晶宫的水晶柱都被厉苍旻斩断的话,怕是更要吃惊的。相比之下,风三则是淡定了许多,毕竟他前沿所见厉苍旻的杀伤力,连盛名在外的狼牙周都被他一剑斩杀,更别区区一个下品灵器了。

    为了保险起见,风三直接发出了信号弹,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风家的护院和长老们看到俱是一惊,连忙赶往松风苑。

    远远地听闻道抓刺客的声响,有几道筑元期气息逼近,厉苍旻神色一凛,决定速战速决,一招流光醉梦使出,雪花翩然而落,饶是筑元后期风鸣雪也躲避不及,在一瞬间的恍惚之际就觉得胸口一痛,缺了几道口子的法剑刺进身体,汩汩的血液从中流淌了下来。

    他脸色一变,体内的元力汇聚与手心拍过去,结果那人侧身闪避,一股力道从腰间传来,然后便看到方才风三交给他的乾坤袋被人摘走,他顿时怒从中起,祭出一枚烈焰弹丢了出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