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夜探风家(一)
    千岚等人怀疑厉苍旻已经去了中州,已经是大错特错,事实上,他去了风家。w

    浩元山脉连亘起伏,不见首尾,家族和宗门俱在山脉上选址建造驻地,以元气充沛程度为辐射点,越是有实力的家族门派,驻地元气越是充裕,这是弱肉强食最根本的规则。

    厉苍旻即便第一次来隐界,依旧能断定浩元山脉元气最盛的中心地带一定有风家驻地,更何况,他在隐界外大厅上还遇上了趾高气扬的风家子弟。

    一路尾随着,那群身穿祥云白纹的天蓝色服饰的弟子们在一处仙山前停下,仙山高处有白云翻滚,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浩浩荡荡,气势磅礴,护山阵法在阳光下氤氲着一层霞光,云蒸霞蔚,仙音缥缈,让人心胸平生恣意开阔,荡胸生层云之感。

    这是普通人难以窥见的景色,那群风家弟子显然已经见怪不怪,直接拿出弟子令牌放在阵法上,霞光一闪便开辟出一条通道,他便闪身进去,后面的弟子一一如此,看来想要进入风家必定要令牌。

    厉苍旻并不着急,在暗处等待,终于等到落单的弟子出现,把人打晕绑住,抢了他的令牌进入护山阵法,一眼便看到了长长的白玉石阶,石阶之上是一座辉煌气派的府邸,暗金流彩的牌匾上写着风家两个大字,右下角有纹饰标记,乃一柄大锤,可见风家以炼器见长。w

    府邸大门洞开,时不时有弟子们出入,厉苍旻想了想,把脸上的面具,又刻意敛去气息,才走入风家大门。

    风家是大家族,占地广阔,单是弟子仆从就数不胜数,更别那些数不清的建筑了。因此家族中有严格的等级规矩,不同颜色令牌的人允许活动的范围各不相同,最低级的紫色令牌是风家低等仆役,只能在外围活动,而厉苍旻拿到的是普通弟子的青色令牌,虽然比低等仆役强,但是没有允许根本就进不了中心区域。

    厉苍旻对此并不担心,藏身在一处僻静的院落,等到天黑之后,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入夜之后的风家有护院巡逻,大都是炼元五层的修士,厉苍旻乘机捂着一名护院拖进角落里,冷冷地道,“不许声张,不然命难保,明白?”

    那护院惊恐地睁着双眼,闻言连忙点头,厉苍旻才松开手,看他没有叫喊才满意地点头,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依旧气机锁定着他,一旦有所异动就能让他死于非命。w

    “风三住在哪里?”

    冷冽的杀意如意随行,护院双腿颤抖,不敢直视厉苍旻的眼睛,抖着声音问道,“前辈问的可是三长老的院子?”

    “嗯。”

    “三长老住在松风苑。”护院抬眼看他,“前辈,我带你去吧。”

    他话音方落,就听咔嚓一声,瞪大着双眼颓然倒了下去,厉苍旻弯身从他手心中拿出一枚信号弹,冷冷一笑,把人丢进灌木丛中,便消失了踪影。

    中心区域的院落并不少,厉苍旻心翼翼地潜进去,终于在一处僻静的角落找到了“松风苑”所在。不知是相信风家的巡逻还是主人狂妄自大,院落中并没有防御阵法,主屋之中有灯光透出,他纵身越上其中屋顶,听着下边隐隐传来的声音,打开一片绿瓦。

    明亮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满脸阴鸷的风三一脸苍白,带着内伤尚未褪去的虚弱和疲惫,他坐在豪华的宝座上,与座下一名恭恭敬敬的男子话,“已经是亥时,家主怎么还不回来?”

    男子的声音很年轻,听起来还十分耳熟,温和有礼地道,“三长老请见谅,您这几天闭关养伤并不知晓,今日师父前赴联合会议,各大家族门派掌门家主都会参加讨论擂台赛之事,想必议程繁杂,未能抽身。不过您出关的消息弟子已经传给师父了,他若得空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风三咳嗽了一下,脸色有些灰败,神色愈发不好了,“擂台赛规则一贯如此,有什么值得商讨的。”着,他话音一顿,想到某种可能,眼中闪过一抹暗色,“我一回家族便闭关了,不知外事,你与我,东海水晶宫一事如何了?”

    那年轻男子抬起头,露出一张温文俊俏的脸庞,赫然是那日与风三随行的风羽。那日在水晶宫他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不过几天的功夫就痊愈了,比起被蛟龙打了重伤的风三就显得生龙活虎了。

    “回禀三长老,弟子回来后便把龙宫之行完完整整地回禀给了师父,当天他便去了一趟水晶宫,只是水晶宫已经被阵法隐匿,不见踪影了。”风羽继续道,“那日东海之行,前往寻找鲛人的修士有很多,但大多半途而废不见水晶宫踪迹,倒是没有在外间引起轩然大波,坊市之间只是传闻鲛人被一名筑元后期修士得了,并没有其他消息传出。但是,那日看见水晶宫的冯宇前辈、一个不知名的炼元修士得以幸存,把消息售卖了出去,各大家应该听到了风声,借着今日之会为难师父了。”

    想起水晶宫中的遭遇,风三脸上闪过一抹厉色,“穆元新如何了?”

    风羽低着头,轻声道,“穆前辈和关师兄回到天一宗后就闭关,席宗主把刺探消息的人都拦之门外了。”

    风三冷笑,眼中神色愈发怨毒,那日穆元新口口声声地与蛟龙相交,不肯出手相助,在他使用传送符离开之后还好好地待在水晶宫里,也不知道最后得到了什么宝物。想到藏宝阁里面多如牛毛宝物,他瞬间双眼赤红,狠狠地道,“穆元新那卑劣人,世上的好事哪由他占全了,风羽,你放出消息,就穆元新暗中偷袭陷害,与人合伙抢了本长老的鲛人。”

    “这……”风羽一脸迟疑,却被风三狠狠地扫了一眼,他连忙低头应下,“是,弟子知道了,请三长老放心。”

    风三才满意地点头,“成大事者不拘节,风羽,你日后莫要再妇人之仁,毁了你的通天坦途。”

    风羽低着头,“多谢三长老教诲,弟子一定谨记,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弟子先退下了。”

    “去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