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隐界之内
    隐界各家各派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印记,家徽、服饰和令牌各不相同,成为他们对外的标识。譬如大名鼎鼎的千家,他们家以符箓闻名,家徽便是一张玄奥复杂的符箓,因此令牌也是符箓的形状,但凡拿出来就没有不认识的。

    四大家族讲究等级高低,不同的族人弟子得到的令牌是截然不同的,以彩虹色为等级区分,一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越靠前地位越尊贵,除了家主拥有的赤色令牌,就数橙色令牌最为尊贵。一般来,橙色令牌是家族长老才能持有的。

    以妙音年纪和修为,自然不可能是千家长老,唯一的解释便是她乃千家长老的后人了,而他们兄妹两人的问答也证实了众人的疑惑。

    铭岫自然也是被那枚橙色令牌吓了一跳,他虽然不是千家子弟,但是因为家学渊源,对隐界的规矩知之甚详,立马就黑了脸,“这令牌你是打哪儿来的。”

    妙音瑟缩了一下脖子,漆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上次太祖爷爷回宫,他给我玩的。”

    “如此重要的令牌,太祖爷爷怎么可能给你玩。”铭岫一点也不相信,怀疑地看着她,“你莫不是偷偷拿的吧。”

    妙音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胡八道,太祖爷爷向来疼我,给我一枚令牌玩玩又怎么了,我至于偷拿他老人家的东西吗。”

    铭岫想了想,觉得此话在理。妙音是土系天灵根,自就深得太祖爷爷宠爱,连天上的星星月亮都能给她摘下来,更别区区一枚令牌了。

    妙音两个月前还是炼元四层,如今已经突破成五层,已经与他同一等级,再过几年他们的等级相距会越来越大,他受天资所累,妹妹和千岚会稳步前进,最终只会剩下他一个人原地踏步的。

    想到这里,他眼神一暗,揉了揉妙音的脑袋,有些丧气地道,“太祖爷爷的令牌非同可,若是你不心弄丢了,怕是要给太祖爷爷惹麻烦。”

    “知道了,知道了,念念叨叨的跟老妈子似的。”

    妙音没有察觉到铭岫情绪的变化,反而抱怨了一句,倒是千岚敏感地看了他一眼,关切地问道,“师弟你没事吧?”

    铭岫顿时受宠若惊,瞬间就恢复了活力,“师姐,我没事,让你担心了。闪舞网w”

    千岚温和一笑,“没事就好。”

    妙音疑惑地看着自家皇兄,铭岫立马向她露出一张毫无阴霾的笑脸,她顿时开心地跟着笑了起来,恢复了往日骄傲跋扈的模样,盛气凌人地扫了一圈队伍,发现方才几个顶嘴嘲讽的修士已经溜走了,顿时有些扫兴,重新把视线落在守箱修士身上,“喂,怎么样,令牌拿出来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那修士不敢得罪她,谄媚地笑了笑,“自然是可以的,仙子请。”

    妙音把令牌收回乾坤袋,牵着铭岫大摇大摆地从贵宾通道走进去,掐了法诀进去,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嘈杂拥挤的大厅立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之之间充沛的元气,舒畅得让人整个毛孔都张开了一般,迫不及待地接纳着前赴后继往身体内流窜的元气。

    不过这种元气压也不过是瞬间的功夫而已,修士从元气匮乏的外界进来,浓度不一的元气会以身体为媒介,自发形成一个压力平衡,等到修士周身的元气达到隐界的平均水平,这种元气倒逼自然就会停止。

    当然,这种状况只会在低阶修士身上出现,比如之前进来的厉苍旻,他原本就是筑元后期修士,周身元气自发溢出来的元气已经比外界元气浓郁,进入隐界自然是没有出现元气灌体的现象的。

    不过,与外界相比,隐界的空气却是新鲜得很,妙音当即深呼吸了一口气,感叹道,“果然还是隐界舒服。”

    相比于已经习以为常的妙音,第一次来的千岚已经被眼前的美景震惊地失去了言语。

    眼前所见的,依旧是连绵起伏不见尽头的浩元山脉,但是结界内外的山脉是截然不同的,在外边看到它的时候,只是一条静静地卧伏在大地上的巨龙,显得呆滞刻板,毫无灵性,像是被笔画上去似的。

    但是进了结界之后,整个浩元山脉顿时活了过来,一座又一座的仙山在雾霭缭绕之中隐隐矗立,五光十色的结界在日光中散发着炫丽的光芒,仙音渺渺,白鹤翩跹,空中时不时有筑元修士驾驭法器划过流光,或是炼元弟子扑腾着慢吞吞的纸鹤行路,仙姿飘渺,一片从容。

    千岚尚未从震撼中收回心神,那厢妙音就懊恼地大叫起来,“哎呀,面具前辈不见了,都怪那守门的势利眼,若不是他狗眼看人低拦着我不让进,又怎么会把面具前辈跟丢了。”

    铭岫无语地看着她,“你干嘛要跟着人家。”

    “哼,皇兄你别不信,我就觉得那位前辈一定和厉前辈有关系。”妙音嘟了嘟嘴,不高兴地道,“上次一别,就再也没和慕容姐姐联系过了,我想她了。”

    千岚心中一动,道,“擂台赛不是在中州举行么,此次擂台赛分为炼元和筑元两组,那位前辈不定也是来参赛的,想必是往中州去了。”

    妙音难得没有反驳她,与铭岫道,“皇兄,不定太祖爷爷也已经去了中州了,咱们就不去千家了,直奔目的地吧。”

    铭岫略作沉吟,见千岚和妙音都是一脸期待,最终还是没有拒绝,“既然如此,那咱们先去中州吧。”

    妙音顿时兴奋地跳起来,径自掏了一张纸鹤出来变大,一跃而上,“皇兄,快来,快来,咱们比一比谁更快。”

    完,瞬间就飞出了老远,铭岫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千岚道,“师姐,咱们也走吧。”

    千岚点头,与他一起拿出纸鹤骑上去,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