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橙色令牌
    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的男人突然停住脚步,转头看她,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里看似平静无波,却如暴风雨前宁静,压抑而恐怖,妙音被絮絮叨叨的话音戛然而止,畏惧地后退了后几步,心翼翼地看着他,深怕就这么芳魂早逝了。w

    “妹妹!”

    铭岫远远看到这副情景,心脏漏了半拍,丢下千岚匆匆跑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对着厉苍旻鞠躬道歉,“前辈请见谅,我妹妹心直口快,性格爽直,若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这话听着耳熟得很,与方才卖兽皮的摊主差不多的辞,想必铭岫没少因为她妹妹对别人道歉,如今都条件反射了。

    厉苍旻抿了抿唇,视线落在妙音低垂的脑袋上,最终还是没有多什么,转身离开了。

    铭岫松了口气,转头怒瞪妙音,语气严厉,“我不是与你了,不许去招惹筑元期前辈吗,你怎么总是不听。”

    妙音跺了跺脚,狠狠地剜了旁边的千岚一眼,怒气冲冲地反问道,“你既然担心我,怎么不追上来!”

    铭岫顿时面红耳赤,慌张了看了千岚一眼,见她的视线直勾勾地看着那位玄衣前辈离去的背影,眼神一暗,“我见你进了店铺,恰好有见了师姐出来,便想着与她一起去找你,谁料你又惹出事来。w”

    “哼,见色忘义,假惺惺。”妙音委屈地看了他一眼,“与你的千岚师姐一起相亲相爱吧,我自己走。”

    完,就一溜烟地跑了。

    铭岫下意识去追,回头看到千岚还在原地,不由停住了脚步,神色淡淡,连忙解释道,“千岚师姐,我妹妹是孩脾气,你别与她一般计较。”

    千岚已经收回了视线,轻轻淡淡的目光落在铭岫的身上,不远不近,若即若离,浅笑道,“妙音宫主的脾气我已经习惯了,自然不会计较,我们快寻她去吧,不然出意外了就不好了。”

    铭岫这才露出笑脸,与她一同出了风云镇,前往隐界入口,

    浩元山脉虽大,但是入口只有一处,各家各派便联合在入口处修建了收费大厅,只有缴纳了一枚下品元石才能进入隐界。

    因为恰逢十年一度的擂台赛,来往的修士比往常多了几倍,大多是各门各派的弟子,也有像铭岫一般特地前往观摩的散修,排了一条长龙,一直蔓延在大厅之外。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特权阶级,并非所有人进入隐界都要上交元石,各家各派子弟出示令牌不仅可以免去元石费用,还能拥有先入特权。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他已经看到好几批家族弟子趾高气扬地离开,一众散修羡慕嫉妒恨,嘴里不停地冒着酸话。

    厉苍旻不言不语地站在长龙之中,属于筑元修士的威压和剑修的锐气让众人退避三舍,在他周围形成了真空地带,即便有外来者也不敢站在他后边,脚步一转排在了另外一条队里。

    直到妙音跟了上来,想也不想就站在他后面,她已经发现了,这位前辈虽然身上气势和眼神都很恐怖,但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不然她早就身首异处了。

    顶着众人惊讶的视线,妙音又走近一步,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脆生生地道,“前辈,筑元修士有优先进入权,您为何还要排队呢?”

    厉苍旻眉头微挑,没成想筑元修士还有这个优势,既然能够走捷径,他自然不耐烦排着没尽头的队伍,开口道了声谢便穿过人群走了进去。

    这还是前辈第一次主动与她话呢,妙音大受鼓励,连忙跟着他后面走了进去,尾随而来铭岫和千岚顾不上询问,也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隐界入口在大厅尽头,那里放置着一张案桌和一个大箱子,箱子上有一个口子,来来往往的人只需把元石放进去便可进入隐界了。

    厉苍旻取出一块元石丢了进去,那守箱的修士一见是筑元修士,连忙站起来见礼,厉苍旻不置可否,直接越过人群打着手诀,瞬间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妙音急忙忙地跟上去,却被那修士拦了下来,皱眉不悦地看着她和尾随的铭岫和千岚,“你们是哪家弟子?令牌拿出来。”

    铭岫和千岚顿时一脸尴尬,他们不过是外界散修,哪有什么令牌,只不过是跟着妙音跑进来而已。为了不得罪人,铭岫连忙扯了扯妙音的袖子,“妹妹,我们出去排队吧。”

    守箱子修士脸上顿时一脸不屑,旁边排着队进入的修士们也纷纷讥讽道,“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哪派的精英弟子,原来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散修。”

    妙音一听,立马就火了起来,冲着人群中嚼舌根瘦高修士冷喝道,“哪来的歪瓜裂枣也敢嘲笑本公主,信不信我让太祖爷爷割了你的舌头。”

    “哟,原来是一位公主啊。”那位瘦高修士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脸上却满是嘲讽,“不过凡人公主罢了,比四大家族的弟子都不如,在这里逞什么威风。”

    人群纷纷符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妙音气得满脸通红,铭岫怕她又口不择言,连忙拉住他,“妹妹,别生气,咱们不和他们一般计较,先出吧。”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破落户,本公主凭什么忍他们。”

    妙音先是瞪了铭岫一眼,才从乾坤袋中掏出一枚令牌,啪地一下排在案桌上,“张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

    那守箱修士瞪大了双眼,结结巴巴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令牌,满脸地不可置信,“千家,橙色令牌!”

    人群中的议论声骤然停歇,方才与妙音呛声的瘦高修士更是脸色苍白,隐界大名鼎鼎的千家乃四大家族之一,在场的恐怕没有一个不知晓的,惹了他们家族的人,与自取灭亡又有什么差别。

    更何况,她拿的还是橙色令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