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魂入玉佩
    除了已经瘫倒在地的锦屏,两人一魂的视线都落在了那枚玉佩上。闪舞网w玉能辟邪养魂,许多孤魂野鬼都会藏在玉中休养生息,如今慕容泠神魂出体,算得上是生魂,与一般的孤魂野鬼也没什么差别了,不定还真能够进去。

    更何况厉苍旻手中那枚玉佩已经用过慕容泠的血和厉苍旻的血祭炼过,如今已经染上了灵光,并非一般玉佩能比。

    慕容泠的神魂虽然是外来者,好歹在身体里面待了那么多天,不管是随身佩戴的玉佩,还是那一滴血,多多少少都染上了她神魂的味道,因此在看到玉佩那一瞬间,她便敏感地察觉到一股亲切的拉扯,下一刻就进入了玉佩之中。

    玉佩中一片混沌,隐隐约约能够窥见外边的景色,她好奇地四处张望,却觉得有睡意袭来,神魂渐渐沉重,便彻彻底底地昏睡了过去。

    玉佩之外。

    “怎么样,进去了吗?”岐王紧张地问道。

    厉苍旻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矗立在原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心的玉佩,像是看着稀世珍宝一般,动也不敢动,深怕把人吓跑似的。

    许久之后,他脸上的冷硬才渐渐退去,暗红的双眸回去了点漆的颜色,深邃得宛若被乌云遮蔽的夜空,他心翼翼地屈起手,紧紧地握住手心的玉佩,感觉到手心的滚烫和熟悉的神魂味道,他的眼圈才微微发红,低喃道,“泠儿。w”

    看他这副模样,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岐王立马喜上眉梢,大大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方才的疑惑来,“旻儿怎么突然想起用玉来招魂了。”

    他之前明明不知,眼睛一闭,不知做了什么,居然幡然醒悟了一般,比佛修还要邪门。

    厉苍旻长长的睫毛低低地垂下,在眼底打下一层淡淡的阴影,“之前曾经听过此法,方才一时情急给忘记了,才没有想起来。”

    岐王不像慕容泠那般多疑,觉得此事情有可原,便没有多做追究,让他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你方才是怎么回事,倒像是入了魔一样。”

    想到厉苍旻方才宛若从深渊地狱里出来的模样,岐王便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伸手扣住厉苍旻的手腕,想要检查他的元气,却被厉苍旻下意识地躲避开来,他紧紧地护着手心的玉佩,警惕地看着他,眼中甚至带上了杀气,“皇叔想做什么?”

    岐王一看便知道他误会了,一脸无奈,“我并非要夺你玉佩,只是想检查一下你体内元力。闪舞网w你是不是修炼功法有什么问题,还是心境有什么漏洞?”

    厉苍旻脸色未变,只是瞳孔微不可查地紧缩了一下,直直地看向岐王,在他可以称得上是冷漠寡情的视线中,岐王居然觉得浑身发寒,好歹也是执掌过几十万兵马的大元帅,居然被晚辈一个眼神震慑住了。

    在他神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厉苍旻终于收回了视线,指腹磨搓着玉佩,轻声道,“皇叔请放心,侄儿并无不妥当之处。”

    着,还向他伸出了左手。

    岐王眉头微抬,把手搭过去扣,元气探测缓缓探测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当,他体内的元气虽然寒凉,却是最正宗的正道元气,一丝魔气也无,根本不可能是隐藏的魔修。

    他心中松了口气,毕竟是自家后辈,实在不想他误入歧途。

    再看紧紧握着玉佩的厉苍旻,不由叹了口气,“我知你与侄媳伉俪情深,也没有立场对你们的感情置喙,但是她已经成为你的逆鳞,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你的道心,像今日这样的意外并不会是最后一次,你若是继续如此,走火入魔不过是早晚的事。”

    厉苍旻紧紧地抿起了双唇,并没有话。

    岐王知道自己三言两语并不能改变什么,心中不免忧心忡忡,大道无情,大多修士都会选择独自修道,正是因为情关难破,深怕一着不慎全盘皆输,从此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此都明智地保持单身,不涉足,便不沾染。

    只是他这个侄子,现如今已经弥足深陷,恐怕回头依旧是苦海。

    若是女方是随随便便的女子还好,大不了他当了恶人替厉苍旻斩断了,偏偏她又是故人之女,但是看着那张脸,他都不能狠下心来出手。

    “罢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岐王不再多,转而看向躺在地上的人,“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泠儿原本就神魂不稳,此番被夺舍受伤,才会与身体不契被弹出去,接下来我需要以魂养魂,待泠儿神魂恢复之后才能回去身体。” 厉苍旻才终于抬眼看过去,脸上有戾气一闪而过,“至于这个女人……皇叔,你帮我把她带回京城,照看一段时间。”

    岐王有些意外,“你不一起回去?”

    厉苍旻摇了摇头,眸色沉了沉,“我还有事要办,要先去一趟隐界。”

    “好。”

    岐王猜测他必定是有要紧事,不然也不会在此关头离开,因此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看他脸上依旧有迟疑之色,疑惑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厉苍旻抿了抿唇,问道,“不知皇叔可懂药理或是岐黄之术?”

    “我专修符箓之道,未尝涉猎医理。”岐王摇头,看到厉苍旻瞬间黯淡的双眸,皱了皱眉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母后身体不好,原本打算此番让泠儿回去替母后调理身体,不料……”厉苍旻摸搓着玉佩,再看岐王时脸上已经有些不好意思,后知后觉地察觉到麻烦太过了,“此前我得到一些固本培元的灵草,原本还想皇叔若能精通医理,想托您照料一下母后,倒是忘了,即便您会怕也分身乏术,是侄儿无礼了。”

    岐王毫不介意地摇了摇头,“一家人何必客气。我虽然不会医理,但是宫中的御医也不是酒囊饭桶之辈,你不如把灵草交给我带回去,了注意事项,交给御医帮忙调理便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