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奇怪村落(十)
    ‘慕容泠’的情绪太过悲切与真实,岐王愣住了,心底某个隐秘的角落被触动,想起当年他求而不得的女人,油然而生了悲戚和心疼,看向依旧冷着脸一张脸的厉苍旻,“旻儿,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厉苍旻无动于衷,血红的眸子已经变成了暗红,声音宛若从地狱中跋涉而来,居然带着毁灭世界的疯狂,“夺舍了泠儿,不可饶恕。”

    他手中的力道越来越紧,锦屏脸色慢慢地涨得紫红,呼吸困难,她想调动体内的元力反抗,结果发现体内的丹田空荡荡的,连一丝的元力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锦屏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她连忙运转功法,身体自有记忆,在体内运转了心法路线,外界的元力缓缓充斥而来,然而诡异的是,元力在入体那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一丝也没有留下。

    她心中一寒,特别是在接触厉苍旻恐怖的视线时更加绝望,如今连反抗都没有能力,该如何面对这个恐怖的男人?

    此时此刻,她只好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艰难地转头看向岐王,嘴唇无声地道,“救我。”

    ‘慕容泠’的求救岐王自然是看到了,心中惊疑不定,眼看着厉苍旻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浓,他心中更是惊怒,生怕酿成大错,连忙大喝道,“旻儿,住手!那是泠儿的身体,你若杀了她,泠儿就再也活不了了。”

    若是慕容泠当真被夺舍,此时也该魂飞魄散了,但是此时厉苍旻情绪不对,恐怕会走火入魔,岐王只期望如此能够让他稍微冷静,不要误入歧途。

    果然,厉苍旻微微一僵,松开手中的力道,看着已经瘫软在地上不停地咳嗽的女人,双眸晦暗阴寒,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突然把手放在她额头,锦屏顿时惨叫起来,然后瘫软下去,目光呆滞,像是痴傻了一般。

    岐王脸色一变,“搜魂决,你怎么会如此恶毒的法术?”

    搜魂决,是修仙界中一种抽取别人记忆的法术,若是被人搜魂,神魂不强者会直接变成了痴傻之辈,因此一直被正道人士所鄙弃。在凡人界尚未听有人使用过这个法术,岐王也只是从书中看见而已,没成想厉苍旻居然会使用。

    他的师父究竟是谁,现在一副走火入魔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但是对慕容泠的担心压过了一切的疑惑,复杂地看着地上已经痴傻的女人,沉声问道,“此女当真不是侄媳?”

    “不是。闪舞网w”

    厉苍旻消化完锦屏的记忆,暗红的双眸愈发浓烈了,浑身冒着煞气,寒霜般的脸上带着彻骨的寒意,像是没有感情的冰雕似的,“冷儿魂魄离体,被她占据了。”

    “魂魄离体?”岐王一脸震惊,“怎么会魂魄离体,若是离体我们怎么会看到不到,这是怎么回事?”

    厉苍旻没有回答,沉默地环视周围,丝毫没有发现慕容泠魂魄的影子,若不是时间间隔尚短,他几乎以为锦屏篡改了记忆了。

    在锦屏眼中,慕容泠明明是被弹出了身体,为何会见不到她呢?何况当时的情况,明明是锦屏的神魂更加虚弱,若是离体应该是对方才对,怎么会反弹了主魂?

    心中疑窦丛生,却又悔痛不易,他轻轻地叫了声,深怕惊动了什么似的,“泠儿,你在吗?你是不是在怪我没能保护好你?出来见我好不好?”

    除了旋转的夜风,根本没人应答。

    一直在旁观的慕容泠快急疯了,厉苍旻能够认出身体里不是她,她很高兴,但是他的状态让人忐忑不安,总像是走火入魔了似的,只是他的心魔不是已经被压制了吗?

    当初她一睁开眼就出现在身体里,根本就不知道是如何夺舍的,如今她被身体排斥出去,想要回去身体却不得其门而入,像是有一道巨大的屏障阻隔了她的神魂,特意不让她回来似的。

    更诡异的是,为什么厉苍旻他们看不到她,难道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时空吗?

    慕容泠心乱如麻,“苍旻,我在这儿,你听得到吗?”

    伸手想要触碰,结果她直接从厉苍旻的身体穿透而过,他根本毫无察觉,慕容泠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难道她以后再也回不去了?

    怔怔地看着厉苍旻近在咫尺的容颜,看着他心翼翼又痛苦的模样,她心如刀割,然而不管她如何触摸,触碰到的只是一团空气而已,她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天人永隔。

    不仅慕容泠,岐王看到厉苍旻这副模样也心疼得不行,安慰道,“虽然不知什么缘故导致我们看不到侄媳的神魂,但是她身体在此,想必神魂也不远,先想法子把她的神魂召唤回来吧,以免出现什么危险。”

    厉苍旻眼中终于出现了些希望,“皇叔知道如何召唤神魂?”

    岐王眼神一暗,“我对此并未涉及。旻儿也不知晓吗?”

    着着,突然意识到他这句是废话,若是厉苍旻知晓的话,方才就不会有此一问了,他虽然修为高超,但是刚刚那女鬼了,他修炼也不过是几年的功夫罢了。

    厉苍旻突然闭起眼,脸色变得苍白,岐王以为他深受打击,心中更是不忍,

    一个是子侄,一个是故人之后,无论哪一个他都不愿意他们深受磨难,连忙想着主意,“这样吧,旻儿,你先守在此处,我去隐界找人询问有没有解决的法子。”

    “不用了,皇叔,我有办法了。”

    厉苍旻突然睁开眼,眼中的红色似乎加深了一层,顾不上岐王的惊讶,从慕容泠的腰间取下一枚玉佩,割破她的手指滴了一滴血,然后又从自己身上逼出一滴心头血,手中不知掐了什么法诀,那枚普通的凡玉顿时变得灵光蕴藉起来。

    他朝着空中伸出手,手心放着一枚正在发着光的玉佩,仿佛黑夜中指引的灯塔一般,他用声音召唤着,期待而温柔,“泠儿,你若在这儿,就进入玉佩来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