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奇怪村落(九)
    一个时辰过去了,慕容泠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厉苍旻急得头上渗汗,“皇叔,怎么还不醒来,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

    慕容泠的实力他是知道的,神识堪比筑元后期,想必神魂也不弱,因此在听她是被夺舍时,他虽然焦急却也多多少少松了口气,以为她能够轻轻松松地战胜女鬼,没成想过了这么久还没个结果。闪舞网w

    只要想要慕容泠被夺舍成功,他顿时心如刀割,斩钉截铁地道,“不行,我进去看看。”

    “荒唐,泠儿与人争斗,识海本来就脆弱,你若是莽然进去弄巧成拙怎么办。”岐王气得不轻,连侄媳都忘记叫了,凤眼瞪着厉苍旻,语气严峻地指责道,“你是修士,莫要失去了该有的冷静的判断。”

    厉苍旻紧紧地抿起了双唇,深邃的五官显得愈发凌厉和锋芒毕露,被岐王训斥之后,一时的头脑发热已经冷静了下来,视线直勾勾地盯着慕容泠的面孔,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他紧紧地抓着慕容泠的手,“泠儿,支持住,不过是孤魂野鬼罢了,你一定可以的。”

    识海内的慕容泠根本就没听到厉苍旻身影,此时她身上被七七八八地啃了好几口,痛得全身都在打颤,但是那女鬼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她神识凝成的刀刃削得只剩下土豆大,此时正悬浮在她十步开外,警惕地看着她。闪舞网w

    这个女鬼怨气太甚,毅力亦是不可觑,被削成这副模样依旧不死心,此时久久没有动作,想必是在思量着如何一击必杀。

    即便占据着主场优势,此时又看似占据上风,但是慕容泠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方才被女鬼乘机上身已经是她的失误,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紧紧地握着手中用神识凝聚出来的刀刃,多亏了有这个打散女鬼魂体,不然她还真无法像疯狗一样对女鬼下口。想到方才被啃了好几口,她心中更加恶心了。

    如此想着,土豆大的女鬼魂体突然光芒大盛,像一颗旋转的子弹一般击射过来,慕容泠眼神一厉,持着刀刃劈上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女鬼高速旋转的攻击带来的冲击力居然让慕容泠魂体不稳,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而她手中的薄刃也不过是削下对方薄薄的一层魂光而已。闪舞网w她眉头一皱,刚要继续攻击,识海不知何故突然剧烈地颤动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推来,她只是看到女鬼绿豆大的眼中露出诧异和狂喜,下一刻便被弹出了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泠愣住了,心中的疑惑尚未解开,就看到抱着她身体慕容泠和守在旁边的岐王,奇怪的是,他们居然看到不到她。

    “苍旻,皇叔,我在这儿!”

    她大喊,然而厉苍旻和岐王无动于衷,而是焦急地看着那具天香国色的身体,更让她愤怒的是,下一刻,身体居然睁开了眼!

    是那个卑鄙的女鬼!

    慕容泠大叫,然而厉苍旻和岐王根本就无法听见,反而在看到‘慕容泠’睁眼时俱是欣喜欲狂,厉苍旻更是红了眼眶,紧紧把人抱在怀里,“泠儿,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围观的慕容泠顿时脸色铁青,厉苍旻这个大蠢蛋,怎么就那么确定醒过来的就是她?她急得团团转却毫无他法,根本就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被身体弹出来。

    难道因为这具身体不是她的缘故?

    但凡夺舍,不是原装的身体和魂体会产生排斥反应,但是除了原主留有怨念,此外慕容泠再也没察觉到不妥当,好像这具身体原本就是为她设置的。

    直到现在她被弹出身体才开始反思,难道一直以来她都神魂不稳,与身体不契合?

    还未等她想出原委,那厢占据了身体的锦屏终于有动作了。

    她推开厉苍旻的怀抱站起来,低垂的眼中闪过一抹飞快的厌恶和狂喜,再次抬眼时已经是深情和缱绻,眸子中氤氲了一层浅浅的雾气,“王爷,妾身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厉苍旻脸色瞬间就变了,宽大袖子中的手紧紧地攥住,深邃的黑眸中似乎潜藏着暴风雨,带着压抑的狂怒杀气,瞬间就让‘慕容泠’愣住了,她戒备地后退了一步,脸上依旧是无辜的楚楚可怜模样,“王爷,你怎么了?”

    “你不是她!”

    厉苍旻瞬间就钳制住她的脖子,漆黑的眸子瞬间变得血红,冷冽的气势变得阴寒而晦涩,岐王立马就变了脸色,一脸凝重地看过去。

    然而厉苍旻浑然不顾,双眼染着骇人的血红,像一头失控的野兽,冷峻的脸上全然是阴冷的杀意和狂躁,“,你把她怎么了?”

    锦屏被眼前的男人惊骇得屏住了呼吸,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差错,她明明隐藏得很好,他如何发现了不妥当?

    她根本就没见过慕容泠几次,更是不知他们夫妇俩如何相处,以前在清秋院时也听过下人嚼舌根,秦王妃是个懦弱无能的草包,虽然从仅有的两次见面来看,慕容泠未曾见得是草包,反而杀伐果断,堪比男子。

    因此她在清醒过来之前特地酝酿了一下情绪,坚强而不失柔弱,应该是慕容泠在秦王面前该有的模样吧。就算是以前的摄政王妃,多么惊才绝艳和骄傲跋扈的女人,在摄政王面前还不是服服帖帖得宛若温顺的绵羊。

    她不甘心,好不容易夺了这具身体,怎么能就这样功亏一篑呢,于是她眼中迅速氤氲了一层浅浅的水雾,长长的睫毛一眨,晶莹的泪珠宛若断线的珍珠滚落而下,伤心地看着他,“我被人夺舍,九死一生,但是想着以后还要再见你,心中便有了无限的动力,再苦再痛都咬牙支撑了下来,没成想你居然怀疑我!难道你往日的情意都是假的,今日反目,连我都要杀了吗?”

    她得伤心欲绝,字字血泪,眼中的爱意和悲痛不似作假,仿佛厉苍旻真是负心寡情之辈,把她彻彻底底地伤透了一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