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奇怪村落(八)
    使用摄魂铃攻击的时候,慕容泠一点底也没有,摄魂铃虽然有个魂字,但是专司神识,根本不知道对鬼魂有没有用,因而她一手摇铃,另一手拿着雷簪做第二手准备。

    好在鬼魂也是有神识的,锦屏被摄魂铃攻击,顿时身形一滞,抱着脑袋嗬嗬地嘶吼起来。看到共计有效,慕容泠心中一喜,继续摇着手中的摄魂铃乘胜追击,强劲的音波连绵不绝地攻击而去,锦屏怨恨地看了她一眼,突然身形一淡,消失了踪影。

    慕容泠正在诧异,就见屋子里出现了阴冷的浓雾,心中先是一沉,立马又欣喜起来——浓雾之中她居然看得一清二楚,鲛人之泪简直比太上老君的仙丹还要厉害!

    佯装无措地在浓雾中乱转,慕容泠很快就发现了女鬼的身影,她居然扑向昏倒的妇人,想要趁机吞食血肉恢复实力。

    她没有第一时间攻击陷入迷雾中的慕容泠,想必是对自己的浓雾抱有极大的信心吧,毕竟连筑元后期的厉苍旻陷入其中也束手无策。

    偏偏慕容泠有机遇不惧她的迷雾,又岂会由她恢复实力,再次运行功法吸收外界元力,在元力进入身体那一瞬间注入手中的雷簪中,立马就启动了封存的落雷术,水桶粗的雷电毫不客气地劈下去。

    锦屏虽然使用了迷惑术法,但是一直心怀警惕,因此在察觉到不对劲时快速地闪避,没被水桶粗的主雷劈中,身上只是落了几道雷,即便如此她还是痛苦地嘶吼起来,鬼影变得更加透明。

    雷簪的法术只剩下一次使用次数,慕容泠谨慎地把它插回鬓发上重新取出摄魂铃,虽然她如今的神识堪比筑元后期,但是修士神识脆弱不凝实,之前在水晶宫时被风心蕊的武器反噬,她的神识已经受伤,此时不过是使用了几招就隐隐作痛,若是再不慎受到损伤和反噬,想必以后想要恢复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她如今不过是纸老虎一枚,若是被对手发现她的不妥当,形势就会彻底反转,变成她节节败退了。于是尽管神识刺痛,她依旧咬牙摇晃着手中的摄魂铃,心中暗暗疑惑,厉苍旻和岐王怎么还没回来。

    曹操曹操到,正惦记着人呢,外边就传来一道焦急的叫声,“泠儿!你在不在里面?”

    听出是厉苍旻的声音,慕容泠心中一喜,“我在这儿……”

    就在这一瞬间,一直痛苦哀嚎的锦屏突然窜起冲过来,正在朝门外跑去的慕容泠一时不备便被女鬼入了体,顿时身体一僵,直愣愣地倒了下去。

    随着锦屏的消失,一直被她操纵的浓雾便消失无踪,厉苍旻冲进房子便看到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慕容泠,心胆俱裂,“冷儿!”

    前所未有的恐慌与惊惧从心底蔓延起来,厉苍旻手脚发抖,慌慌张张地跑过去搀扶起躺在地上的人,见她双眼紧闭,眉头紧皱,额头不停地渗出豆大的汗珠,脑袋顿时乱成了一团,手足无措地看着向岐王,“皇叔,泠儿她这是怎么了?”

    岐王慢了厉苍旻一步,待看到慕容泠的情形时也焦急地皱起了眉头,不过他不比厉苍旻,此时尚能冷静思考,观察了一番之后才断言,“她这样子怕是被夺舍了。”

    “夺舍?”厉苍旻愣住了,脑袋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想起了之前被附身的江云音,“难道不是附身吗?怎么会夺舍?”

    岐王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之前那女鬼附身的女子虽然是纯阴之体,但不过是没有灵根的凡人。但是侄媳不一样,她不但是天木灵根的修士,体质偏阴,与纯阴之体没甚差别,恐怕这女鬼是临时起意,冒险改附身为夺舍了。”

    修士终其一生只能夺舍一次,高阶修士夺舍低阶修士轻而易举,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变故,但是水平相当的则不同,必须经过一场博弈,成王败寇,最终胜出者才能占据身体。

    锦屏原本的实力属于炼元期顶峰,若不是被厉苍旻和岐王打扰,今日必定能够进阶成功的,比起炼元八层的慕容泠更胜一筹,若是夺舍自然是多一些把握。然而在夺舍之前她已经受伤,魂体不稳,如此便多了一番变故。

    这是一场冒险,若是失败了,将面临着魂飞魄散的危险。

    锦屏如何不知这是一场冒险,她原本只是想着附身,然而在进入慕容泠身体那一瞬间就改变了主意,即便这具身体不是纯阴之体,但是在她进入那一瞬间,本来千疮百孔的魂体便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适和生机,比她生吞了活人还要滋补,这样的身体不是极品又是什么?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缘故,但是丝毫不阻碍她对这具身体的贪婪,横冲直撞进入了慕容泠的识海,看到那飘动在黑暗夜空中的人影时,立马如恶鬼扑食般冲了过去。

    在锦屏扑过来之前,慕容泠尚且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骤然见到厉苍旻就放松了警惕着了女鬼的道,她正在懊恼着就察觉到身体一凉,一股阴寒之气侵入筋脉和四肢百骸,扭头一看,便见到了面目狰狞地朝她扑咬过来的女鬼。

    她一直不备被对方啃咬了一口,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让她呻吟出声,那女鬼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本来暗淡的魂体居然明亮了许多,她眼神贪婪地看过来,“好甜美的灵魂,待我吃了你,不仅魂体可以突破到筑元,你的身体也是我的了!”

    夺舍!

    两个明晃晃的大字顿时出现在脑海,慕容泠心中一凛,若是被这个女鬼吞吃了,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慕容泠这个人存在了。

    生存受到威胁,原本被啃噬的痛楚顿时消失无踪,慕容泠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就凭你这个孤魂野鬼也想要我的身体,痴心妄想。”

    着,她神识汇聚成刀,朝着重新扑食过来的女鬼斩了过去,如此你咬我一口,我斩你一刀,两人便在识海中争战起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