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奇怪村落(七)
    且不管已经交战起来的岐王和锦屏,厉苍旻冷眼看着围成一圈向他包围而来的行尸,微微抿起线条凌厉的薄唇,手中的寒霜剑比划起流霜飞沙剑诀的招式,锐利的剑身在夜空下划出冷冽的寒芒。

    下一刻,本来就阴寒清冷的气温急剧下降,成了冷冽刺骨的寒意,以厉苍旻脚下为圆心的十里之内俱是蔓延上了银白的冰霜,草地、树木和缓缓来的行尸,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冰雪过处,万物寂灭。这是流霜飞沙剑诀第二招——冰霜雪地。

    被冻成冰雕的对象会渐渐失去了生命力,再也无法反抗,虽然这群行尸已经丧失了生命特征,但是能把它们封印住就已经足够了。

    冰霜雪地是大招,每次使用都要耗费大量元力,若非必要厉苍旻不会轻易使用,不久前已经耗费了大半元力,再使出这个大招之后,他丹田内的元力只剩下浅浅一层。好在他有慕容泠炼制的上品补元丹,吃了两颗补充元力之后便上前襄助岐王。

    正在与岐王交战的锦屏察觉到动静,发现自己召唤出来的行尸都成了一座座冰雕,心中即使震撼又是愤怒,在厉苍旻继续打上来时不由狠狠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步步相逼,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我好事!”

    厉苍旻冷冷地没有回应,岐王已经劈斩出一道雷光,“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锦屏虽然实力不俗,但是岐王正好克她,不过短短一刻钟的功夫,身上已经添了不少伤口,连气息都萎靡起来。此时又有了厉苍旻加入,再无他法的锦屏节节败退,终于被厉苍旻一剑斩破江云音的肉身,露出魂体黯淡的女鬼来。

    没有躯体的保护,锦屏的魂体又不稳,岐王大喜,手中的惊雷再次辟出一道紫雷,被紫雷击中的锦屏顿时惨叫一声,向远处逃窜而去。

    “不好,她向秀园村的方向逃了!”

    厉苍旻与岐王齐齐色变,连忙御剑追去。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厉苍旻与岐王离开了秀园村,广场便剩下了寥寥无几的村民与慕容泠,慕容泠原本想站在外边等他们回来,无奈燃烧的气味太过难闻,终究还是忍不住与老人回去了他的屋子。

    等待是最煎熬不过,慕容泠不知厉苍旻那边是何种情况,又暗恼自己帮不上忙,急得在屋子里坐立不安,最终老人看不下去了,心翼翼地劝道,“秦王妃放心,秦王与恩人都是仙师,法力高强,一定能够斩杀妖邪的。”

    慕容泠微微愣住了,看向自从回了屋子就显得愈发恭谨忐忑的老人,“老人家如何知晓我的身份的?”

    方才与岐王谈话,并未泄露出身份信息啊。

    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秦王妃见谅,方才见您称呼恩人皇叔,圣上又只有二子,便斗胆猜测您是秦王妃,另一位自然是秦王了。”

    慕容泠不得不佩服老人明察秋毫的眼力,“为何不才是赵王和赵王妃?”

    “赵王成亲了?”

    老人一脸迷茫,慕容泠才恍然大悟,旧时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此处又是大周边界之地,自然不会第一时间得知京中消息,老人不知道厉扶尘成亲也属正常。就连她和厉苍旻的身份,恐怕是弟子前来招收仙童的时候被普及的。

    一问,果然如此。慕容泠渐渐有了谈兴,开始与老人聊家常打发时间,这比她一个人胡思乱想好多了。

    慕容泠虽然在屋子内,但是该有的戒备一直没有减少,神识一直外放警惕,因此在锦屏冲进村子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原来此处的行尸杀人是锦屏的手笔。

    她魂体暗淡,显然是受了伤,刚冲进村子就闯进了有人住的屋子,不管不顾开始吞噬生人血肉,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划破了寂静地村落,老人被吓得立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不安地在屋子里踱步,“怎么了?怎么了?难道又有行尸来了吗?”

    慕容泠豁然站起来,她强迫自己不去看那血腥的场面,生怕一时控制不住闯了出去以卵击石,但是无辜百姓的惨叫犹言在耳,若是她不管不顾地躲起来,又与懦夫何异?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她如今是修士,即便失去了元力也比一群的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强,何至于当缩头乌龟呢。想到厉苍旻临走前的吩咐,她咬了咬唇,只是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从乾坤戒中取出摄魂铃,慕容泠不顾老人在身后担忧的叫喊,疾步朝事发地点赶去。

    她从未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见义勇为的一天。

    锦屏选择杀人的地点正是慕容泠敲门的第一家村民,他们家离村门口最近,便成了第一个遭殃无辜之人。那丈夫已经被拆吃得鲜血淋漓,而之前被慕容泠敲门吓晕过去的妇人根本就看不到女鬼的踪迹,眼真真地看着自家丈夫莫名血溅当场,立马又晕了过去。

    女鬼已经把男人吞吃入腹,打算要对妇人出手时,慕容泠及时赶到了,她拔下鬓发上的雷簪,伸手招来空气中微薄的木元力催动法器,立马便有闪电雷鸣,朝魂体转态的锦屏劈了过去。

    锦屏身受大创,只想着吃生人血肉恢复实力,居然没防备慕容泠跑了过来,还挨了雷劈,立马就惨叫起来,转头一看,发现原来还是仇人,眼神顿时恶毒起来。

    “好呀,原来是你!你们夫妇俩坏我好事,伤我魂体,今日我便与你拼了!”

    她已经是恨极,放弃了到手的猎物转而向慕容泠扑过来,等到近了,才察觉到她身上诱人的阴气,眼中立马变得贪婪而血红,垂涎地看着慕容泠,“我当初只顾注意江云音,没想到你这具身体也不错得很,不如便献出来给我吧。”

    慕容泠气急而笑,“想要我的身体,也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了!”

    着便摇动起手上的摄魂铃,一波又一波的音波朝她攻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