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奇怪村落(五)
    “养阴之地乃极品阴穴,方才所杀不过是最低阶行尸,不知暗处藏了多少阴尸,需要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我还担心一个人忙不过来,恰好旻儿你在,如此又能多了一层胜算。”

    斩妖除魔乃正道修士分内之事,再加上此处乃大周国境,岐王根本不担心厉苍旻拒绝,只是他并没有把慕容泠算上,并非是知道她元力全失,只是顾忌她女子身份,便不想让她沾惹罢了。

    厉苍旻也是如此想着,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慕容泠,安抚地捏了捏她的手,“阴穴怕是有不少阴尸,你去了怕是要恶心,不如留在村子里等着吧。”

    慕容泠知道自己毫无修为,体质属阴去了极阴之地难免要阴气缠身,终于还是不甘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与皇叔注意安全。”

    “放心,不会有事的。”厉苍旻看向她的眼神尚且带着一丝顾虑和担忧,忽而眼神一亮,“对了,先把雷簪给我。”

    雷能克邪,慕容泠以为他要借去使用,二话不便取出来递给他,厉苍旻握着雷簪开始灌输元力,等到簪子变成沉郁的暗紫色才停下,把簪子插入她乌黑的鬓发之中,在看她衣裳底下的鲛绡裙,才终于稍稍放下了心,叮嘱道,“若是有事,记得保护自身安危要紧。w”

    慕容泠这才明白他此举的意思,雷簪并非他要用,而是特地注满了元力给她防身的,至于方才那句嘱咐,也是让她若是有危险别惦记着村民,能逃就逃了。

    看着他因为元力消耗过度而显得苍白的脸庞,慕容泠心中微涩,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刚清剿了行尸,村落中不会有危险了,你不必记挂我。此番你耗损了元力,记得要先恢复元力。”

    岐王冷眼旁观,看两人难舍难分,丝毫没有修士该有的洒脱与果然,却不觉厌恶,反而暗暗点头,眼中闪过欣慰之色。

    “时辰不早,不宜再耽搁了。”

    眼看着厉苍旻要反悔把慕容泠带上,岐王连忙出声打断,想了想,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叠符箓出来,“这些是我画的符箓,无需使用元力,只需要撕开便能攻击,你拿着防身吧。”

    这些正是她所需要的,慕容泠并没有推辞,郑重地与他道谢,“多谢皇叔。”

    岐王摆了摆手,看向厉苍旻。闪舞网w厉苍旻心知不能再耽搁,安抚地看了一眼慕容泠才与岐王离开了村落。

    这一带原本是丛林茂盛的山林,周围的村子傍山而居,遭受行尸侵袭的并非只有秀园村,厉苍旻与岐王先把在周围村子里作祟的行尸斩杀干净,确认没有落网之鱼才继续往山谷中出发。

    明明是深山老林,一路上却连飞禽鸟兽的影子都不曾见过,静谧阴森得可怕,越往深处走,阴凉的气息愈发浓郁,连山风都变得冰凉起来,以厉苍旻的体质都察觉到几分不适,更别岐王了。

    自从进入林子,他一直处于禁戒状态,放在他手心的罗盘不停地转动着指针,终于指向了北边。

    “看来阴穴在北边。”

    岐王把罗盘放回乾坤袋中,祭出了武器,正是之前慕容泠见过的那柄独特的剑,注意到厉苍旻的视线落在上面,他脸上才显露出几分欣悦之色,“这柄剑乃隐界风家家主风鸣雪亲自打铸造,熔炼进了万年紫雷竹,对阴邪有克制奇效,是我本命法器——惊雷。”

    万年紫雷竹是不毁于天雷的一万年份紫竹,珍贵非常,当年为了得到一节紫雷竹几乎是九死一生,不过待本命法宝铸造出来之后,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单凭剑中封存的天雷属性,诸邪退避,雷霆万钧,根本不是一般的法器能够比较的。

    方才剿灭了几个村子的形式,岐王已经发现自己侄子是剑修,只是手中的法剑普通至极,甚至还缺了几口,便关心地问道,“你铸造本命灵剑的材料可曾找到?你皇叔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身上也积了不少东西,你若有什么需要的,出来我兴许能够帮得上忙。”

    剑修本命灵剑非同可,有的直接认主名剑,有的寻找稀缺器材亲自打造蕴养,厉苍旻自然是属于后者。他已经有了冰魄剑心,其他材料自然不能刺了去,只是如今凡人界怕是找不到什么好东西,他宁愿不铸造,也不想浪费了难得的剑心。

    “多谢皇叔关心,侄儿正在收集器材,若有需要再找您要。”厉苍旻谢过岐王的好意,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暗色,关切地问道,“皇叔近些年来一直在隐界修炼?隐界生存不易,您过得可曾舒坦?这个风家家主是您的好友吗?”

    岐王只当是后辈关心的垂问,并没有多想。即便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也发现自家侄儿虽然性子有些孤冷,但是心性不错,对上他这个修为不及的皇叔也是恭敬有礼,此时又一脸关切,他顿时心中一暖,血缘带来的亲情与好感渐渐加深,眼中更是多了一抹慈爱。

    “我早年四处游历,六年前才进了隐界,被至交好友请到族中当客卿长老,一直有家族供奉,倒也不曾困难。”

    事实上,凡人界修士修行,没有一个是顺利舒坦的,即便是大家族中的天才弟子与天争与人都是常事,更别半路出家的岐王了。只是他对往年的经历一笔带过,只不过是不想让侄儿过多地担心罢了,“至于风家家主,我倒是不熟,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当初请他铸造本命法器也是付了报酬的。”

    厉苍旻脸色稍缓,他将来是必要与风家为敌,皇叔与风家没关系就再好不过了,如此便少了一层麻烦。

    岐王渐渐品觉到几分不对劲,大周乃隔绝之地,甚少有人能进出,他这个侄儿似乎见多识广的模样,难道……

    还未等他想明白,厉苍旻已经是脸色一肃,指着远处到,“皇叔,您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