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奇怪村落(四)
    熊熊大火照亮了一片昏暗的天地,在火光照拂的一处角落里,静立着一男一女两个修士,金童玉女,佳偶天成。w

    最重要的是,那女子艳丽夺目的外表让岐王厉玄玮瞬间失神,失声叫道,“慕容湘灵!”喊出后又觉得不对,慕容湘灵故去十几年,这女子虽然与她相像,但是修为气度都不像是她。压制着心中的复杂,他连忙几步走过来,对着慕容泠问道,“你是谁,与慕容湘灵是什么关系?”

    看岐王的姿态,慕容湘灵应该就是原主娘的名字了。

    镇国公府对前女主人讳莫如深,慕容贲根本就没告诉过原主母亲的名字,至于下人,更加没有资格谈论女主人的名字了,因此来好笑,慕容泠算是第一次知道这位老祖宗的名字。

    望着岐王近在咫尺的俊颜,本该不惑之年的男人容貌宛若青年,坚毅果断的面容上带着一丝迫切和焦急,方才还卓尔不凡、挺拔高大的男人从神坛上走下,瞬间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慕容泠对他感官不错,丝毫不避讳地出自己的身份,“岐王认错人了,若是没意外的话,您口中的慕容湘灵乃亡母。”

    岐王与厉苍旻如出一辙的凤眼中闪过一抹恍惚之色,昔日记忆的冲击让他忽略了从未见过的人如何知道他的身份,脸上浮现了复杂和追念之色,“原来是泠儿,已经长这么大了。闪舞网w”

    原来他也关注过慕容泠的。

    对方毕竟是长辈,慕容泠并未对他的称呼有何不适应,一直当布景板的厉苍旻不愿意了,上前一步挡住了慕容泠的身体,才与跟前的男人行礼,“侄儿厉苍旻见过皇叔。”

    语气冰寒得宛若刚凿出的冰块,板着一张俊脸,不见一丝一毫阔别重逢的喜悦,眼神嗖嗖的几乎要放冷箭了。慕容泠连忙扯了扯醋坛子的袖子,这副模样不像是见长辈,反倒像是见仇人似的。

    对于慕容泠的提醒厉苍旻视若无睹,长辈又怎么了,长辈也不能盯着他王妃睹物思人,还亲切又复杂地喊她的名儿。

    于是他又特地强调了一句,“泠儿乃侄儿的王妃,冷儿,快与皇叔见礼。”

    慕容泠哭笑不得,只好与依旧发蒙的岐王行了晚辈礼,“侄媳妇见过皇叔。”

    岐王有些回不过神来,他已经有十多年未曾回京,离开之前厉苍旻山尚且是聪明可爱的幼童,没成想如今已经是成家立业的男人。

    宣武帝一直想让他继续执掌兵权,为了避开皇兄的纠缠,岐王鲜少回去京城,每次只是匆匆露面便离开,对外是携美同游,但实际上是为了躲开皇兄的纠缠静心修炼罢了。

    十多年间他未曾断了与京中的联系,倒也知道不少消息,比如皇兄的弟子中毒痴傻,皇贵妃得势等等,他心知自家皇兄对嫡子的重视,还特地回宫一趟查看厉苍旻的毒,只是他虽然是修士,根本不懂岐黄炼丹之术,最后只能束手无策。

    前两年他修为到达瓶颈,闭了生死关,花了两年才成功筑元成功。今日才刚回到大周就听闻了沸沸扬扬的干尸传闻,便前来除邪,没料到居然遇到了故人之女和本该痴傻的侄儿。

    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侄儿居然是筑元后期修士!他辛辛苦苦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筑元,他这个二十出头的侄儿就后来者居上了。

    岐王百感交集,不知该问候他何时解了毒修了仙,还是感叹他居然成了故人之女的丈夫。最后只能干巴巴地了一句,“原来是旻儿,皇叔差点没能认出你来。”

    幼童不必成年男子,五官长开之后自然与旧日不同,岐王认不出人也是正常的。

    厉苍旻看他神色感慨又惊讶,再加上身上尚未完全收敛的气息,立马就反应了过来,他这位皇叔估计是刚筑元成功,尚未知晓大周的变化。

    他也不解释,反正他迟早都会知晓,脸上丝毫没有叔侄阔别重逢的感动和喜悦,眉头反而皱了起来,疑惑地问道,“皇叔,附近村子的干尸是怎么回事?”

    岐王与这位没见过几次面的侄子并未有多深的感情,见他如此清冷的态度倒也自在,并未觉得被冒犯了,沉吟道,“我已经查探过附近地势,独阴不阳,封守不出,乃极品的养阴之地,怕是有邪魔歪道占山为王,增长实力。”

    慕容泠对所谓地势一窍不通,厉苍旻一心要检查后面有没有追兵,自然没有留意此地的不同,此时听岐王一,才恍然大悟,“难怪我觉得此处阴气重,原来是有缘故的。”

    她一话,岐王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我看你身上阴阳二气并盛,可是木系灵根?”

    慕容泠点头,岐王才叹了口气,“果然与你娘亲与你娘一样,你本来是女子,又体质偏阴,日后遇到这种阴邪之物,记得要远远避开。”

    他倒是没有怀疑慕容泠为何能够修炼,估计是慕容湘灵把功法封印在她识海,某一天神识强盛了突破神识封印,开始走上来修仙道路。倒是厉苍旻他才疑惑得很,好端端一个待在宫中的痴傻皇子居然修到了筑元后期,若没有什么奇遇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特地查探了一番他身上的气息,清蒸平和并未有阴邪之气,才神色稍缓,“也不知你子师父是谁,教过你什么,但是修士之间尔虞我诈,凶险异常,你们夫妻俩一定要心谨慎,心驶得万年船。”

    岐王乃两人长辈,此番又是推心置腹之词,即便并未有多深的情分,即便是一开始还显得有些冷淡的厉苍旻此时也脸色稍缓,更别本来对聂云元帅抱有好感的慕容泠了,于是齐齐应道,“多谢皇叔训导。”

    岐王摆了摆手,论理厉苍旻修为比他还高,方才的指点已经算是僭越了,“后生可畏,我不过是倚老卖老多了几句,你们莫要介怀。”

    慕容泠瞄了一眼英俊年轻的岐王,丝毫未见过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反而有种属于成熟男人的刚毅与魅力,与厉苍旻站在一起,是兄弟也是有人信的。

    只是他语气老气横秋,成熟稳重,倒也契合聂云元帅的身份,只是与传闻中风流不羁的岐王形象截然不同,想必是传言多有失真之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