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奇怪村落(一)
    水晶宫外,破碎残损的水晶柱四处散落,水草与珊瑚游弋摇摆,虾兵蟹将们整整齐齐地在宫外戍守,随着大门嘎吱嘎吱地打开,齐齐把视线投射过来,在看到厉苍旻时眼中添上了一抹狂热,显得躁动不安。

    随他们一起出来的蛟龙眼中闪过一抹了然,伸出爪子掐了一段法诀,那些原本破碎的水晶柱开始神奇地自动恢复,它再往虾兵蟹将中一点,它们便化作了一股流光重新被封印在水晶柱中,变成了上边张张活灵活现的图纹。

    “好了,你们回去吧,勿要对外人提起此处。”

    四人郑重地应了声是,蛟龙才满意地点头,回宫关上门,把里头所有的景象都与世人隔绝,紧接着便是光芒大盛,众人只见白光一闪,水晶宫便消失在视线当中,连带那些散布的水晶柱也不见了,只剩下珊瑚水草依旧如昔。

    关泽先好奇地跑去大门的位置摸了摸,得到的只是荡漾的海水,再无阻隔。穆元新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亏你还是学阵法的,真给为师丢人。”

    关泽先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扭过头不再看他,结果不期然地看到厉道友正在温柔地替慕容道友擦脸,嘴角一抽,还对转头对上了自家师父这张老脸,“师父,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w”

    穆元新正在思考回程,点了点头才对厉苍旻道,“厉道友,我等进入水晶宫的消息恐怕要传开了,你们回程一定要心,莫要被宵之辈算计了。”

    暂且不那些半途离开的炼元修士,就是不得其门而入的干瘦修士怕是也不会甘心的。狼牙周的尸体依旧在远处,只是乾坤袋和狼牙棒不知踪迹,也不知道是被谁取走了。

    “我知道了,此番多谢穆道友相助,日后有缘再会。”

    厉苍旻虽然打算去隐界,但并不选择此时与穆元新师徒同行,以来目标太大,二来还需送慕容泠回去,根本急不来。好在凤尾花除了破解噬元散的功效外就只剩下观赏一个作用了,不必担心被风三拿回去用去了。

    穆元新看出他没有同行的意思,只好给他们夫妻两留了传讯符,“日后两位道友需要帮助的话,尽管找我。告辞了。”

    双方互相道别,穆元新提溜着恋恋不舍的徒弟离开了,厉苍旻才握住慕容泠的手,“我们也回去吧。”

    出了海,发现此时是大白天,隐隐还能看到穆元新的标志性飞毯缓缓离去,慕容泠再扫视了周围,发现暗处隐藏了不少人,眉头微挑,便看向厉苍旻,“怎么办?”

    “无需理会他们,跟上来再杀了便是。”

    厉苍旻属于筑元后期的气势瞬间展开,冷冷一笑,没有把那艘灵舟拿出来,而是抛出寒霜剑与慕容泠踏上,瞬间不见了踪影。

    他们想要打劫,也得看追不追得上。在即将回到大周国境之际,后面追踪的修士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但是为了预防万一,他们还是乔装打扮了一番,化作一对出门探亲的年轻夫妇进入了国境,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村落,决定前去借宿一晚。

    此时不过是刚刚入夜,村落里却寂静得可怕,除了天空上被乌云遮蔽的星辰,透出点昏沉的暗光,整个村子里一点光亮都不曾有,若不是神识探测到还有人,他们几乎以为这是一片死城。

    因为鲛人之泪的缘故,慕容泠不仅能够目视远物,现在在黑夜也能清晰视物,恍若白昼,因此她的视线在村落里扫过,十分清晰地把荒芜和破败收入眼底:许多房屋已经结上了蜘蛛网,空荡荡的毫无人气,即便偶尔有几条家狗窜过,见着他们也不敢犬吠,反而是远远地避开了,诡异极了。

    “不对劲,苍旻,你有没有觉得这座村落阴气太重了一些。”

    不知不觉,慕容泠已经习惯性地称呼起厉苍旻的名字,厉苍旻却注意到这个变化,微微地勾起了唇角,相比于略显疏离的王爷,他还是更喜欢她唤他名字,亲切贴近,像是再无距离一般。

    没有得到回应,慕容泠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厉苍旻正看着她唇含笑意,虽然一如既往地俊美惑人,但是在此处诡异气氛的烘托下,怎么看怎么吓人。

    她忍不住毛骨悚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愤愤地捶了他一下,“正经点儿,与你事呢。”

    厉苍旻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按下心底那抹突如其来的旖旎心思,才开始答复她方才的话,“究竟是怎么回事,直接找人询问就是了。”

    慕容泠觉得有理,挑了一家有人的房子走过去,咚咚咚地敲起了门,结果半天没人开门,她觉得有些奇怪,又敲了一下,开口问道,“有人吗?我与夫君路过此地,想要借宿一宿,不知有没有主人家在?”

    她的神识探测到,屋子里住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明明已经听到了敲门声,却只顾互相抱着瑟瑟发抖,根本就没有起来开门的意思,她愈发疑惑,又敲了几次,那两人吓得愈发厉害了,那中年妇人甚至昏了过去。

    她只好收回手,一脸不解地与厉苍旻了,“太奇怪了。”

    厉苍旻也皱起了眉头,“再多试几家,总该有开门的。”

    然而让两人失望的是,他们一家家敲了门进去,每一家都像之前那样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出来开门,就在慕容泠耐心告罄,打算要破门而入的时候,门终于打开了,露出了男人苍老而戒备的面容,他浑浊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遍,神色微微放松,“二位不知从何而来?”

    慕容泠松了口气,“这位老人家,我与夫君来大周探亲,因为天晚便想着来贵村借宿。只是你们村子奇怪得很,我敲了这么多家门,只有你开了。”

    不知想到什么,老人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惊惧之色,拉着门让开位置,“两位先进来吧,入了夜,外边危险得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