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鲛人之泪(八)
    慕容泠匆匆走出去,正好在门口碰到了即将要进楼的蛟龙,暗暗松了口,脸上却是丝毫不显,反而关切地问道,“蛟龙前辈,你回来了,可曾找到那三个贼?”

    蛟龙愤愤地甩了甩尾巴,“没找到,让他们跑了,可恶!”

    对于这个结果慕容泠有些失望,以后想必又多了一个仇人了,不过虱子多了不怕咬,她很快就抛之脑后了,一心想着要怎么拖时间。w

    正是这个时候,蛟龙也问她,“这身是你找的防御法器?没有其他的了?”

    慕容泠暗自庆幸,还好她与厉苍旻都有乾坤戒,方才已经把鞭子和雷簪放进了去,不然被蛟龙发现了就不是这么简单地询问了,于是连忙点头,“是的,前辈,我乃炼丹师,不善懂法,故而只选了这一件。”

    “乾坤袋呢,我看看。”

    蛟龙的视线往她身上瞄,慕容泠心中咯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她没有乾坤袋——她其实是有的,之前从叶振天尸体上搜出的摄魂铃就是装在乾坤袋里,只是她嫌乾坤袋麻烦一直没用,现在还在乾坤戒里面,只是现在显然是不能拿出来的。

    修士没有乾坤袋,这比战士没有枪还要夸张,除非是有其他的储物空间。于是蛟龙的语气玄妙起来,“你有乾坤戒?”

    慕容泠暗暗感叹百密一疏,还好她手上这一枚乾坤戒普普通通没什么空间波动,和寻常戒指没有什么区别,才隐瞒过蛟龙的探测。

    越是紧急时刻,她越是平静,“乾坤戒那等稀奇的东西我如何有,乾坤袋都放在我道侣那儿呢。挂在身上,衣裳都不好看了。”

    虽然是一条蛟龙,但是它还是了解女性的爱美程度的,倒是稍稍褪去了疑虑,继续问道,“厉道友在里面做什么?”

    慕容泠是真的无奈了,这条蛟龙还真是警惕,等一下再检查乾坤袋不就得了么,但是她不敢表露在脸上,而是着谎话,“他在里面挑选灵剑呢,我待着无聊便出来了,刚想去丹楼挑一个丹鼎,前辈您就回来了。”

    “你还想选丹鼎!”

    果然,气得不行的蛟龙一听立马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明黄的大眼睛盯着慕容泠,“你们人类怎么这么贪心呢,有了一件上品鲛绡还不满足,还想挑丹鼎!你一个丫头片子,连当学徒都不够格儿,还炼什么丹。”

    蛟龙在水晶宫守了上千年的大门,已经知晓此界的元气稀薄成什么样子,受元气与资源的限制,寻常修士能修炼到结丹已经是极致,更别还花心思修习其他外技了。符、阵、器尚且好,但是丹修却是最耗灵草和最讲究天资一门技艺,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得起的。因此在慕容泠出她是丹修时,它根本就不屑一顾,炼元八层的修士,能有多厉害。

    慕容泠生平最得意的就是一手出生入化的炼药本领,修仙之后转成了炼丹,如今被蛟龙如此鄙夷,即便它是八阶妖兽也是不能忍受的,“我如今已经是三级炼丹师,成丹率有八层,难不成蛟龙前辈见过的学徒比我还厉害?”

    学徒么只不过是给丹师打杂的下人,不定连丹鼎都没资格碰。蛟龙她是学徒,这是对她彻头彻尾的鄙视了。

    丹、符、阵、器四艺,有下、中、上、宗师四个等阶,前三个等阶都包含了三个等级,以慕容泠丹修为例,她如今是三级炼丹师,相当于下品丹师。

    一般来,等阶越高,能够炼制越复杂的丹药,但是慕容泠则不同,她在丹道上极为有天分,有了前世多年的炼药经验做基础,她在炼丹之初就学会融会贯通,独创了属于自己的炼制方法,无论多难炼制的丹药在她面前不过是废点时间学习罢了,待摸清了其中规律也不过是尔尔罢了。只不过她因为修为不够,元力限制,才迟迟不能成为中品丹师,不然她现在何止才三级。

    即便如此,蛟龙也大吃一惊。它以前不是没见过年纪就三级的炼丹师,并不觉得诧异,让它诧异的是八层成丹率,它所知道的最天才人物,成丹率也不过是五层而已!

    “怎么可能!丫头你是乱糊弄我的吧。不行,你现在炼给我看,我就相信你。”

    慕容泠若是能够使用元力的话肯定会炼上一炉给它看,如此也好拖延时间了。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只好遗憾地摇了摇头,“前辈,我目前使用不了元力,无法炼丹。”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推脱,便当着它的面掐了一个回春诀,温和的木元力开始波动,然而像是嚓火柴一般,还未等到点燃就啪的一下熄灭了——她根本就不能汇聚元力。

    蛟龙惊诧地看她,“你是中了噬元散?”

    “前辈知道噬元散?你知道该怎么解开吗?”

    慕容泠欣喜若狂,噬元散已经困扰许久,没想到蛟龙居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症结所在,明它知道此症如何解开,甚至还可能有解药!

    她以前所未有的郑重姿态向它深鞠了一躬,“请前辈务必帮我,您的大恩大德我必当涌泉相报。日后您不管是想要炼丹还是什么,我都答应你。”

    蛟龙双瞳微动,被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心思,若是这丫头当真如此高的炼丹天赋,能够结交她似乎是一件不赔本的买卖。

    仔细思考了一番,它终于点了点头,“也罢,我暂且信你一回。噬元散吞噬元力,唯有凤尾花能够克之,我记得大人曾经得了一株凤尾花,封存在丹楼的玉盒里,你随我来,我取给你。”

    没想到来一趟东海,不仅能恢复视力,现在连噬元散的都能解开!慕容泠有种被馅饼砸中的幸福感,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她甚至怀疑起其中的真实性来,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她一路晕乎乎地尾随着蛟龙朝丹楼走去,看着它缩身体进去,然后在一排架子上停下,指了指最上面一层的玉盒,“就是这个了,丫头,你取下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