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鲛人之泪(四)
    “恶人鲛就是守门的鲛二!”

    蛟龙脸上立马晴转阴,义愤填膺地道,“水晶宫仅有一只鲛人,你们肯定是被它骗!它向来性格恶劣,这千年来不知糟蹋了宫中多少花花草草,现在居然还敢栽赃陷害我,扰我清净,本君这就带你们报仇去!想要多少鳞片,本尊都给你们扒下来。w”

    蛟龙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厉苍旻若有所思,门口那鲛二想必就是那日出现在海面的鲛人了,方才它特地认怂把他们都忽悠住,然后故意把他们引到休眠的蛟龙面前,好借助蛟龙的手杀了他们。

    也不知道蛟龙与鲛二的情分有多深,若是知道他要杀鲛取泪,会是什么反应……反正照目前来看,蛟龙应该对鲛二不怎么喜欢,不然也不会主动带他们去扒鲛二的鳞片了。

    那厢蛟龙在前头走着,第一次见到真的蛟龙的关泽先见它没有了危险,立马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叽叽喳喳地问着,“蛟龙前辈,那只鲛人不是雕像吗?难道还会从门里跑出来不成?”

    蛟龙心里还存着气呢,立马哼了一声,“那不是雕像,而是真鲛人,我们遵照大人吩咐附身门上看守水晶宫,上一千年是本尊值守,前一阵子刚与它换了班,没想到这只蠢东西就惹出乱子来。w”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鲛二耐不住寂寞偷跑出去玩儿被人类发现了,不然也不会有人循着路找了过来。他放出神识查探鲛二位置,见它居然玩忽职守躲泡在海水里睡懒觉,火气立马蹭地冒起来,顾不上厉苍旻等人,瞬间就飞过去揍人了。

    它一离开,一直控制着自己气息的穆元新才终于松了口气,八阶妖兽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也就是关泽先这子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还敢问问题,也不怕被拍扁了。

    先教训了一顿徒弟,穆元新才忧心忡忡地与厉苍旻道,“厉道友,这可如何是好,有蛟龙在,我们怕是杀不了鲛人了。”

    厉苍旻沉着脸,微微摇了摇头,“八阶妖兽神识过人,既然已经惊醒了它,想要无声无息杀了鲛人根本不可取,带回见机行事便是。”

    穆元新知道只有如此了,只是依旧担心,试探地问道,“不知厉道友是否真的与蛟龙主子有关系,若是带回杀了鲛二,蛟龙是否会看在他主子的面子上饶过我等?”

    厉苍旻不欲暴露过多,淡淡地摇了摇头,“我在俗世时曾是一国皇子,想必身上具有龙气,被蛟龙他们错认了,我才将计就计认识他们家主子的。”

    穆元新了然地点头,俗世帝王乃天命之子,身具龙气,所生的皇子皇孙都多多少少具备一些龙气,被蛟龙错认似乎也得通了。

    他这才没了好奇,开始清点乾坤袋的财产,“厉道友,我这里有四品困阵,等一下我用阵法暂时困住蛟龙,就麻烦厉道友出手斩杀鲛人了。”

    “好,有劳穆道友了。”

    他们一路筹划着该如何控制蛟龙杀鲛,但是到了目的地时却看到血淋淋的虐待场景,都齐齐愣住了,以鲛人这副惨样,还需要他们动手吗?

    此时此刻,那只嘴欠又谎的鲛人被蛟龙提溜着尾巴转圈圈,左一抡,右一抡,每一下都狠狠地砸在地上,砰砰砰地作响,鲛人被剐蹭了一滴的鳞片和血液,现场一片血腥与凶残。

    鲛人只有痛苦哀嚎的份,粗犷的大嗓门都快喊哑了,“蛟龙大哥,鲛鲛再也不敢了,你饶了鲛鲛吧。”

    蛟龙冷哼,丝毫没有被它所惑,“听我成了恶人蛟?”

    “没有没有,是鲛鲛错了,有人要杀鲛鲛,鲛鲛打不过,才把人骗到你那里去的。”鲛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打了一个哭嗝儿,但是因为鲛人一生只流两次泪的缘故,丝毫没有眼泪流出,看起来倒像是干嚎了,“那人好凶残,冰剑咻的一下砍在鲛鲛身上,鲛鲛差点就被砍死了,呜呜呜。”

    “呵呵,别担心,你现在就快死了。”

    着,又是嘭的砸了一下,立马就把鲛人砸得晕头转向,晕乎乎地似乎看到方才被它骗走的人就出现在面前,立马像见了鬼似的大叫起来,“大,大,大哥,他们来了,救命啊。”

    结果蛟龙非但没有帮它,反而直接把鲛人丢到厉苍旻面前,“道友,这头恶鲛就交给你们处置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它这副态度倒是让厉苍旻等人摸不清起来,关泽先胆子大,立马走过去在鲛人血淋淋的身上拔下一片鳞片,鲛人痛得惨叫,蛟龙却连眼神都没动一下,似乎真的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似的。

    穆元新与厉苍旻对视一眼,不动神色地点头,然后挪了一下位置,就在穆元新要抛出阵法之际,那鲛人察觉到熟悉的杀气,立马大叫起来,“住手,住手,大人你别杀鲛鲛,你需要什么鲛鲛都给你,你千万别杀鲛鲛,鲛鲛的灵兽丹还没吃完呢。”

    方才它在外头旁观了厉苍旻武力,那是真的一点也不敢招惹了。要是他出手,它只有死的份上了。

    厉苍旻狭长的眼神立马眯了起来,压抑住心中的杀意,“你知道我要杀你?”

    “你家臭婆娘眼睛都瞎了,不是想杀我取鲛人之泪又是做什么。”鲛人又糙又破的嗓子大喊着,“那臭婆娘砍我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穆元新和关泽先都惊诧非常,他们一路同行了这么久,居然都没发现慕容泠眼睛有问题,难怪她一直半垂着眼,还以为是害羞,原来是怕露出眼睛被人发现了端倪。

    他们齐齐向慕容泠看过去,发现她已经不再隐瞒,大大方方地睁开眼,果然看到双瞳黯淡,显然是失明之人。

    那一厢,在鲛人揭露那一瞬间,厉苍旻就拔剑斩了过去,吓得鲛人熬地叫起来,“大人,手下留情,鲛鲛有泪珠,给你就是,别动手啊。”

    它一直警惕着,瞬间就窜到蛟龙身后,紧紧地扒住它的身子不放,心翼翼地探出血肉模糊脑袋,眨巴着眼睛看他,“咱能好好话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