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东海之滨(九)
    什么是剑修?

    剑修终身只修一剑,感悟天地造化,借之为势,披荆斩棘,所向披靡。闪舞网w厉苍旻修炼虽然不过几年,但是悟性极高,此时他的剑势之中已经带着森寒寂灭的剑意,虽然尚未成熟,但已经足够让对方左支右绌,疲于应对。

    胡络腮修士唯二的同伴因为躲闪不及,被剑气穿透胸膛,尚且来不及痛呼就陨落。滚烫的血水喷射而出,染红了一片海水。

    一剑斩下,如雷霆之震慑,势不可挡!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执剑而立的冷面煞神,无法相信他不过是随随便便的一剑,就斩杀了炼元后期的修士。剑修,都是这么恐怖的吗?

    “回神!剑修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一起上,何愁灭不了他!”

    风三一声大喝,如醍醐灌顶般把人唤醒,众人俱是一脸冷汗,刚刚他们居然受慑于对方的威势,丧失了斗志,若不是被风三唤醒,怕是与方才那修士一样的下场。

    大觉丢脸的胡络腮修士率先发起了攻击,他手中的狼牙棒是一件上品法器,在凡人界中已经算是极品,他正是凭借着这一支狼牙棒收割了无数修士的人头,闯下无数威名,外人未必记得他的名字,但是狼牙周这个外号,想必是无人不知了。w

    他大喝一声,“子,今日我便用你的血祭我狼牙棒,能死在我手上,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他挥舞着狼牙棒,打出重重叠叠的棒影,那棒影似乎有千钧重一般,把周边的海水都挤压得扭曲沸腾,甚至开始汽化,待来到厉苍旻面前时,已经带着雷霆之势,宛若一股重锤狠狠敲下!

    若是修为一般,此时肯定是被棒影锁定无法动弹,直接被敲碎脑浆成为一坨烂肉,但是厉苍旻是剑修,剑修最大的优势便是迎难而上,压力越大,威势越大,爆发的愈发厉害。况且这棒影虽然厉害,但是对厉苍旻来不过是尔尔,因此他从容地举起寒霜剑辟出一招,一力降十会,瞬间就把那棒影劈碎,余波在海水中震荡,搅碎了游鱼和水草,一片浑浊。

    狼牙周被反噬震伤,喷了一口热血。

    “周道友,我来助你!”

    风三见此,便举着舌头木杖向厉苍旻攻来,他应该也是有木系灵根,此时闻风便长,居然长成一条一丈长,水桶粗的巨大蟒蛇,吐着暗红色蛇信向厉苍旻咬过来。w

    厉苍旻脸上终于一肃,流霜飞沙剑诀起势,第一剑式流光醉梦从剑中挥出,蔚蓝昏暗的海底凭空飘落起雪花,像是柳絮一般游荡飞舞,但是每一片都暗藏着森寒的杀机。

    看起圆润却锋利无比的雪花落在巨蟒身上,铿锵作响,然而那巨蟒不过是停滞了一瞬便再次袭击了过来,它庞大的身躯在海底如鱼得水,灵活又结实尾巴一甩,瞬间便拍打在厉苍旻胸膛上,把他击飞撞在水晶宫外边的水晶柱上,浮现一丝丝的裂痕。

    风三猖狂地大笑,“筑元后期剑修,也不过如此!”

    他催动蟒蛇继续前进,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子当场绞杀,然而他注定失望了,在蟒蛇再次逼近之际,他迅速一滚,举剑飞斩,只是单纯的一剑,却带着雷霆之势,铿地站在蟒蛇身上,破开它坚硬的防御,留下深深的剑痕。

    这一条蛇根本就不是生命体,第一剑式的流光醉梦和第二剑式的冰霜雪地根本奈何不了它,想要消灭这条蟒蛇,只有暴力破之!

    作为剑修,他最不缺的便是暴力!

    去繁就简,每一次劈斩出去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剑,看似是儿挥舞,却蕴含着筑元后期修士澎湃的元力和锋锐的剑意,开天辟地一般斩开海水,精准地落在蟒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沟壑。

    风三脸色愈发阴沉,往嘴里倒了一把补元丹,凭借着爆发的元气驱使蟒蛇,伤痕累累的蟒蛇嘶叫一番,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口深绿色的浓雾,伴随着海水扩散开来,瞬间鱼腹翻白,死尸一片。

    厉苍旻眉头都不曾动弹一下,取出慕容泠炼制的解毒丹吃下,脑海清明丝毫不受毒气影响,与此同时,体内元力开始蓄积,随着法剑斩下,剑影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十六……渐渐分裂出上百柄冰剑,齐齐斩在蟒蛇身上,瞬间把它扎成了一条刺猬蛇。

    时间有一瞬间的停滞,极致的寂静之后便是剧烈的爆发,轰的一下,那条蟒蛇终于承受不住猛烈的攻击,一寸寸地碎裂成木片尖刺,阵势之大,引得众人齐齐看去,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生骇人的剑势!

    风三吐出了一口鲜血,气息顿时颓靡下来,那狼牙周却是已经恢复过来,与他道,“风道友,我们一起上。”

    方才那蛇头拐杖本事风三的本命法器,此番被厉苍旻毁掉,相当于毁去他半条命,风三其中怨毒至极,听到狼牙周的话连忙应下,重新祭出法器向厉苍旻攻去。

    厉苍旻丝毫不惧围攻,法剑被他挥舞出数不清的剑影向两人招呼而来,只是那两人身家颇丰,用法器与他耗着,一时奈何他们不得,愈大愈裂,随处都是他们战斗的波及,水晶宫的水晶柱上、门上、墙上都留下凌厉的剑影和法力余波,至于其他人,纷纷避开他们所到之处,才没有成为斗法的炮灰。

    穆元新对上的是干瘦修士,一边打一边惊叹,对厉苍旻的实力震惊不已,不愧是筑元后期的修士,即便是在限制重重的深海也威势不减,哪里像他这样,使出法术后还未攻击到敌人身上就消失了。

    水火不容,昔日在陆地上猛烈无比的灵根瞬间成了鸡肋,剩下那个土灵根在水中更是难以展开,他只能用手中的八卦镜布阵,与对手纠缠。

    好在干瘦修士不善阵法,经常被他困住措手不及,穆元新才有余力分出手搭救自己的蠢徒弟和慕容泠。对方仅有的三名筑元修士已经被缠住了,但是还有五名炼元修士,蚁多咬死象,更别连个修士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