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东海之滨(七)
    东海看起来并不大,筑元修士绕着飞一圈根本耗费不了多少时间,但是海底危险莫测,即便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草,都有可能是极其危险的毒物,让人防不胜防,饶是有穆元新和厉苍旻两个筑元修士保驾护航,一路上危险不断,好在都算是有惊无险就是了。闪舞网w

    因为时时警惕,又一路战斗,没过多久他们体力和元力都耗费得很快,即便是厉苍旻,此时脸上也隐隐有了疲惫之色,唯一精神焕发的也只有一直没有动手的慕容泠了。事实上,每当有危险接近都被厉苍旻第一时间解决掉了,她想出手都没办法。

    让一直以为她不简单的穆元新也暗自嘀咕,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再怎么不善斗法也会丢法术吧,一路上就没见她出手过。若不是看到她又八层的修为,他几乎以为她是普通人了。

    突然,蠢徒弟的一声惨打断了他的沉思,他连忙看过去,立马无语地抽了抽嘴,只见关泽先的屁股上被一块黑色的礁石模样的东西紧紧咬着,整个人像猴子一样疼得上蹿下跳,周围的海水被他搅浑,碎石流动,鱼共舞,他捂着屁股几乎要上天了。w

    穆元新丝毫没有关爱徒弟的意识,立马不客气地大笑起来,他已经看出来那不过是普通的深海鱼,因为长得像礁石,估计是关泽先一时没注意把鱼当石头,被对方报复咬了屁股蹲儿了。

    “师父,你别笑,快救命啊,好疼。”

    关泽先看他的无良师父没有要救他的意思,只好把目光投向厉苍旻和慕容泠,希望他们能看在一路的战斗情谊上帮他一把。

    谁知向来不苟言笑的厉道友此时居然也是一脸笑,还低头与旁边的慕容道友耳语,不知道了什么,就见她瞬间弯了弯眉眼,隔着重重水波,那张清艳脱俗的容颜似乎更加清润美丽起来,像是一道彩色的光照亮了昏暗的海底,五光十色。

    然后他就听到向来沉默寡言的慕容道友开了口,“关道友别急,那只是普通的海鱼,因为形似礁石被成为黑礁鱼,最爱咬东西,等到它咬累了,自然会松口的。”

    穆元新这才有些诧异,“没想到慕容道友对这些还有研究。”

    他只是看出那是普通的深海鱼,慕容泠不仅能出名字,还知道特性,这已经不是凑巧那么简单了。

    慕容泠客气地笑了笑,“不过是凑巧知道些罢了。”

    前世她要做研究,的资料杂而广,自然知道得多一些,这种黑礁鱼便是一次查资料的时候看到的,方才被厉苍旻转述,便记在了心里。

    被判刑的关泽先却是哭丧了脸,再也顾不上看美人了,只是心疼他的屁股,谁知道那条鱼是青年还是老年,牙口好不好,等到它咬累的时候他的屁股还是整瓣吗?

    非常不幸的是,那条黑礁鱼估计正直青壮年,足足咬了他一刻钟才终于松了口,摆了摆尾巴潇洒地离去了,关泽先磨了磨牙,要不是怕宰鱼的血腥味引来危险,他早就把它大卸八块了。

    哎哟,他的屁股诶。

    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穆元新还没忍住笑,直接丢给他几块元珠,“快点恢复元力,看你以后还长不长记性。”

    关泽先委委屈屈地拿着元珠,在穆元新旁边找了一个空地坐下,当然因为前车之鉴,他还特地检查了一番有没有异常生物才放心,刚才吸食元珠内的元力,就见厉道友走了过来,递给师父一个瓶子,道,“穆道友,这是上品补元丹,你们用这个回复元力吧,不知其他人士何种情况,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居然是上品补元丹!

    穆元新和关泽先惊讶不已,以穆元新在天一宗的地位,每月的供奉也不过是一瓶下品补元丹而已,这已经算是好了,寻常修士半年才有一瓶而已。没想到厉苍旻一出手就是上品,简直是太大方了。

    如果不是家族供奉就是他们当中有人是炼丹师了,穆元新更加倾向的是后者。方才在路上已经见过厉苍旻出手,才变异冰灵根的剑修,自然是无法炼丹的,唯一有可能的是一直没有出过手的慕容泠。

    想起之前厉苍旻曾经过慕容泠不善斗法,顿时福至心灵,丹修可不就是斗法废柴吗,那么一切都容易解释了。于是他压抑着兴奋问道,“慕容道友是丹修?”

    厉苍旻毫不避讳地应了下来,虽然穆元新是主动凑上来组队,慕容泠出不出手都挑不出错处,但是他一路观察,发现这对师徒人品不错,自然是希望彼此之间少一些间隙,不期望能够生死相托,但是能不对慕容泠抱有偏见就足够了。

    是的,他已经察觉到穆元新对慕容泠的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透露出慕容泠的价值和实力了。

    穆元新大约也能猜到厉苍旻此举的缘故,神色为赧,连忙道,“慕容道友年纪轻轻便能炼出上品补元丹,真是前途不可限量,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厉道友见谅。”

    慕容泠还在远处坐着,自然是不知道这番短暂的交锋的,厉苍旻替她承了歉,脸色才稍稍缓和,但凡有关于慕容泠的一切他都格外在意,自然不愿意她被人怀疑了,此时穆元新诚心认错,他也不是肚鸡肠,便点了头无碍。

    待他离开了,关泽元才悄悄凑上来,声问道,“师父,慕容道友是丹师,厉道友是剑修,都不能惹,以后他们岂不是成了纵横隐界的黑白双煞?”

    穆元新嘴角一抽,一巴掌往他脑袋扇去,“臭子,胡些什么呢,快恢复元力。”

    从瓶子中取了一颗上品补元丹丢给蠢徒弟,穆元新心里却在暗暗附和弟子的话,可不是黑白双煞么,即便他每月有供奉都舍不得用补元丹恢复元力,那两位却是出手豪爽,可见身家丰富得很,凭他们的实力,日后在隐界横着走都不是问题。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