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东海之滨(六)
    想明白过来的厉苍旻神色一冷,恨不得把刚刚看过慕容泠的男人眼珠子都挖出来,只是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他只好控制住心中的怒气,真诚地向穆元新道谢,“多谢穆道友提醒。”

    穆元新连道不用,他可是看出来了,这位厉道友虽然修为不俗,但是历练似乎不多,对于修士之间的龌龊事不太了解。至于他的那位道侣,以他直觉此女不简单,虽然她表现得像个依附道侣的弱女子,但厉道友是何等天才人物,不仅对她体贴周到甚至还事事以她意见为主,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普通女修就能做到的。

    他心中一动,从乾坤袋中取出两个珠子来,“此乃我早年历练时得到的避水珠,劣徒与慕容道友不过是炼元八层,入了海恐怕会元力不济,都带上避水珠吧。”

    对于自家师父的东西,关泽先一点也不客气,自顾取了一颗挂在腰间,厉苍旻却是郑重地道了谢,不得不这颗避水珠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如此慕容泠便可多一层保障。

    “厉道友不必客气,原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玩意,出了东海就没什么用处了。”

    厉苍旻没有再多,只是在心里承了情,弯下腰替慕容泠把避水珠系好,抬头才发现师徒两都在盯着他们瞧,关泽先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穆元新却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笑呵呵地道,“厉道友与慕容道友感情真好。w”

    若不是宠媳妇宠到一定的程度了,怎么会事必躬亲,连系个避水珠都要亲自动手呢。

    慕容泠闻言羞涩地低下头,心中也颇是无奈,之前他们已经在路上商量好了,为了不被修士们发现异常,她要伪装成娇弱害羞的性格,只有厉苍旻,自然是宠妻狂魔了。

    厉苍旻可谓是本色出演,可这就苦了慕容泠,一路上忍得十分辛苦,就怕脸上的表情不到位,露出端倪来。

    不动神色地觑了慕容泠一眼,见她嘴角微动就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厉苍旻忍不住唇角微挑,“让你们见笑了。泠儿不常与陌生人接触,斗法也不甚熟练,接下来若是有什么意外,还请多多关照。”

    “这是自然,既是同伴就得守望相助嘛。”

    着两人都掐起了避水诀,带着徒弟和道侣进了海底,其他那些本来还在海面上搜寻的修士见此,也纷纷尾随而上。w

    而被带到另一片海域的风心蕊心有不甘,一直注意着厉苍旻等人的动静,顿时大急,扯着风三的袖子道,“三爷爷,他们入海了,快跟上去啊。”

    风三二话不掐了避水诀笼罩住两名弟子,一同进入了海底。

    深邃而宽阔的海底黑却有光,月光的清辉浸入了盈盈的海水,流动着澄澈清透的色泽,五颜六色的鱼儿在水中流动,时不时从外来者旁边游过,隔着通明轻薄的避水罩,慕容泠甚至能察觉到鱼儿轻啃皮肤的麻痒,她忍不住轻笑了出来,伸手一捞,机灵的鱼儿已经逃逸而去,徒握一手的海水,但是因为隔着避水罩的缘故,手心一点也不湿润。

    真神奇。

    持续往下,海底水压渐渐变大,不知是避水珠的作用还是因为修士洗精伐髓的缘故,前世普通人必须要穿潜水服才能抵抗的压力,慕容泠也只是觉得微微不适而已。

    也不知道下潜了多久,脚下终于踏到了实地,到达了海底。海底不比浅海,时不时有大型鱼类游过,不过因为修士气势太甚的缘故,这群大型鱼类并不像鱼那般轻易亲近,十分有危机意识地远远便避开了。海底遍布了珊瑚、礁石和海草等等不认识的种类,若是不心避开,恐怕还会生命之忧。

    才如此想着,远远就听到一道惨叫,厉苍旻连忙揽住慕容泠的腰,与穆元新师徒往声音来源赶去,才发现居然是一名修士被礁石地下冒出的食人蚁偷袭,不过是瞬间的功夫身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蚂蚁,成了名副其实的蚁人。

    他的同伴踉跄着后退,在发现厉苍旻等人时如闻大赦,连忙大喊,“各位道友,救命啊。”

    穆元新不屑地看着这位背信弃义的男人,走过去就给蚁人丢了一团火。海底水汽盛,水火不容,但是修士元力聚集出来的火苗还是挺坚强的,那股火红的火苗触碰到蚁人那一瞬间就把他包围,才刚刚窜起燃烧起那一瞬间就熄灭了,不过正好的是,那群啃咬在修士身上的食人蚁也被烧死,纷纷脱落下来。

    厉苍旻看了暗自点头,穆元新对火的控制算是登峰造极了,应该是火灵根修士。

    刚刚那位修士已经被食人蚁啃得面无全非,但是好歹还能喘气的,他颤巍巍地站起来,冲穆元新拱了拱手,“多谢穆道友救命之恩。”

    穆元新摆了摆手,“不必,海底危险,你还是出去吧,保命要紧。”

    那名修士不甘心地抿了抿唇,但也知道若是继续僵持下去,恐怕还没找到鲛人就虚弱而亡,最终没有逞强,恨恨的看了一眼抛弃他的同伴一眼变出海了。

    待他一走,那位同伴便厚脸皮地凑过来,“穆道友,海底凶险异常,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我们结伴而行如何?”

    关泽先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们可不想要临阵脱逃的同伴,免了吧。”

    那修士一阵难堪,但是不敢顶嘴,尴尬地打了个哈哈,他复又看向穆元新,穆元新冷哼了一声扭过头,牵着徒弟就走了,厉苍旻也抱慕容泠尾随在后,余光都没给那修士一眼。

    那修士啐了一口,一脸不岔,但是看了看昏暗莫测的海底,蔓延的海草都像是索命的鬼手一般,顿时胆寒,连忙朝穆元新等人追了过去。

    海底这么大,又不是他们家的地方,他远远跟着又不会犯法。

    关泽先回首一看,顿时被恶心得不行,暗骂了一声,“无耻之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