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东海之滨(三)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开始落山,半只黄澄澄的圆蛋浸在海水中了,海天一色,布满了水光漾漾的霞光。w

    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修士越来越多,就连那一胖一瘦修士也终于到达,他们的飞毯缓缓停下的时候,引得在场的势力纷纷看过去。

    每当新进入一方势力,聚集在海湾的修士都会更加一层戒备,此时也不例外,只是穆元新似乎人缘不错,好几方势力见了他纷纷上前打招呼,甚至还有人要与他搭伙一起寻找鲛人,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他似乎看到了熟人,走到当中唯一一个筑元中期修士面前,拱手道,“风道友,没想到你也来了。”

    那位风道友乃风家长老,行三,外人皆称他三长老,倒是渐渐忘了他的名字。只见他鬓发花白,脸上爬满了一条条皱纹,老态龙钟,看起像是岁月无多,眼神犀利锐利,一点也不好相处。

    他手中拄着一个蛇头拐杖,放在凡人当中只当他是普通的不利于行的老人,但是在修士则不同,即便是寿元将近的修士也不需要拐杖支撑身体,那个舌头拐杖只可能是他的武器。

    相比穆元新笑容可掬的和善模样,风三一点也不客气,反而一脸戒备,忌惮地看着他,“在下恰好带弟子在外历练,偶然得到消息,没想到穆道友远在隐界,消息倒是灵通得很。闪舞网w”

    “好好,在下闲散惯了,刚好有时间,顺便带弟子出来溜达。”穆元新笑呵呵地道,指了指旁边的瘦高个徒弟,“这是我十年前收的不成器徒弟关泽先,风道友闭关多年,想必还没有见到吧。先儿,快见过三长老。”

    关泽先连忙打招呼,因为路上被打击了一番,身上的傲气倒是消减得七七八八,此时谦敬有礼,落落大方,一看就是个杰出好少年。

    风三目光一闪,“穆道友好福气,收了一个好弟子。”

    “过奖过奖,尚需条件,比不上风家子弟人才辈出,让人好生羡慕。”穆元新十分上道地奉承的几句,视线落在他身侧的一男一女身上,“这两位道友看起来面生,不知是……”

    风三脸上稍缓,先是点了旁边炼元六层的男子,“此子凤羽,乃我们家主在凡间收的四弟子,至于这一位,便是我们家主的掌上明珠风心蕊,才炼元五层,一直被家主拘在族中修炼,这番才让我把人带出来历练。w”

    “原来是传中的七姐,失敬失敬。”

    穆元新是精于世故,即便对方修不及他,但是看在她身后代表的势力上,依旧客客气气。那风心蕊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别人吹捧和恭敬,对此丝毫不在乎,倨傲地点了点头,转头抱着风三的手臂撒娇,“三爷爷,都了要替我隐瞒身份的,你干嘛要告诉别人,一点都不好玩。”

    风三笑得脸上的褶子都皱起了,宠溺地看着她,“就你古灵精怪,穆长老乃天一宗阵峰长老,与你父亲是故交,算不上外人,还不快与穆长老见礼。”

    风心蕊这才不乐意地向穆元新行了晚辈礼,关泽先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不岔之色,穆元新态度却一如既往,反而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阵盘递过来,“此乃五行阵,放上元珠可以聚拢元气修炼,算是我给七姐的见面礼吧。”

    风心蕊这才面露欣喜,高兴地道了声谢,宝贝儿地把阵盘放进乾坤袋中。给了风家主的女儿,穆元新自然不会冷落了他的弟子,同样拿出一个五行阵送过去,凤羽比风心蕊有礼多了,恭恭敬敬地拜谢,态度谦恭,十分拘谨。

    风三这才笑呵呵道,“让穆道友破费了。”

    “阵法,算不了什么。”穆元新打着呵呵,心中却吐槽对方一毛不拔,他都送出两个阵盘了,这个铁公鸡居然都不对他弟子表示一二,实在是不要脸至极。

    不要脸的风三似乎没意识到这个细节似的,邀请道,“穆道友,东海凶险,鲛人又不知藏身何处,你我一同前探如何?”

    “抱歉了风长老,在下与人有约,怕是不能答应了。”

    风长老立马就冷下了脸,“真可惜,那便算了。”

    穆元新道了罪便拉着弟子走了,直到避得远了关泽先才疑惑地问道,“师父,我们什么时候与人有约了?”

    “笨蛋,为师骗人的你没看出来吗?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蠢徒弟。”

    穆元新原形毕露,开始欺负起蠢徒弟,蠢徒弟有苦不能言,继续不耻下问,“风长老乃筑元中期,又是认识的修士,为何他方才的邀请您没答应?路上你还邀请了陌生修士,与他们相比,风长老岂不是可靠?”

    放屁,风三那老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与他搭伙干活不定连名都没了,再加上这个老头现在寿元将近,不知道该怎么扭曲呢,还是远着点比较好。再加上他身边还带着个刁蛮姐,不定是猪队友,穆元新经验丰富,自然不会上赶着往上凑。

    风家毕竟势大,抬头不见低头见,蠢徒弟又不会掩饰情绪,穆元新没有把心中的吐槽出来,只是道,“白天见到的厉道友修为不俗,又兼之一身正气,想必不是宵之辈,与这等高手探险会比较轻松,当然,也会很安全。”

    白了就是抱大腿呗。

    关泽先对自家师父的无耻有了新的认识,他的命真苦,怎么就认了这么一个师父呢。当然,他的感叹又换来穆元新的暴栗就是了。

    光泽先已经习惯了,撇了撇嘴问道,“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鲛人,就这么耗着吗?”

    “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鲛人对月而唱,总得要等月亮出来了在去找,今日刚好是月圆之日,鲛人有希望出来。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下海了。那可要危险多了。”

    关泽先点了点头,使劲儿盯着海上的落日看,知道它慢慢沉入海底,暮色降临,海上渐渐生出一轮明月,又大又圆,散发着银色的光辉。

    在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月亮终于出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