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东海之滨(一)
    第二日,慕容泠起了一个大早,把冷秋和冷冬等人叫过来嘱咐了一遍才离开,启程之前他们去了一趟仙署,差不多的话也嘱咐了一遍,慕容泠不放心,特别加了一句,“赵王府恐怕与魔修有勾结,一定要心,日夜加强巡逻警戒。闪舞网w”

    张星宇等人齐齐应是,得知他们要出门很久才回来,新招进来的弟子们纷纷面露不舍,特别是安筱雨,姑娘眼圈都红了,抱着慕容泠的腿不放,“夫子,弟子舍不得你,你带弟子一起去吧。”

    “不行,我去的地方比较危险,你还,不能去。”

    慕容泠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姑娘却不死心,依依不饶地问道,“夫子这么厉害,也不能保护弟子吗?”

    鲛人浑身是宝,手段亦是不俗,慕容泠自己已经是拖累了,自然不能再带一个拖油瓶的。当然,为了她在姑娘心目中的地位,她自然是要得冠冕堂皇的,“雨儿,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修士,这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不能菟丝花一般攀附别人,等待别人来保护你,明白吗?”

    安筱雨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乖巧地松开了手,郑重地点头道,“弟子知道了,从今天起,弟子已经会努力修炼,在夫子回来之前引气入体。”

    这个姑娘果然是机灵聪慧得很,慕容泠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嗯,夫子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她又与其他弟子了话,嘱咐了他们好好修炼,才与厉苍旻启程去东海。飞剑上,厉苍旻搂着她的肩膀,低声问她,“冷儿不想当菟丝花吗?”

    原来是把她方才的劝导之言记在了心里。

    虽然目不能视物,慕容泠还是抬头看他,努力让他看清她眼底的真诚和郑重,“我不想攀援在你身上的凌霄花,而是一颗与你并肩风雨的木棉。”

    舒婷的一首《致橡树》喊出了男女爱情的平等,这般风雨同舟的爱情和独立的人格是她一直追求和希望的,即便深爱,也不想因此失去了自我,“如果我无能,胆怯弱,也不配站在你身边。”

    当初她之所以会吸引他,不正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与自信强大么,若是折了她的羽翼当一个只会躲在牢笼里供人赏玩的黄莺,那她也不再是她了。

    厉苍旻被她服了,揉了揉她的发顶,“本王明白了。”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两人早就心意相通,无需赘言便能理解彼此的意思,慕容泠心中一暖,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厉苍旻也揽住她,享受彼此难得的静谧温暖。

    然而,世上最不缺少破坏气氛的人,才没过多久,就听闻后面一通大喊,“前面两位道友,请留步。”

    慕容泠回过头,首先看到一张飞毯慢慢悠悠地飞了过来,上面坐着一胖一瘦两个修士,胖修士是筑元初期,瘦修士与慕容泠一样是炼元八层,似乎是注意到打量的神识,两人敏感地看了过来,慕容泠连忙收回去,垂下眼。

    以前在凡人间使用神识并没有什么大碍,即便是在仙署,碍于慕容泠的身份,弟子们发现也不敢什么,即便如此慕容泠还是十分周全地解释她是在锻炼神识,他们才放心心中疑惑,还拍马屁她修炼勤奋。

    但是在外界不同,修士都注重**,偶尔开神识扫一圈周围环境是正常,若是一直打开神识盯着人看,那就是极其不礼貌且得罪人的事了。设身处地一想,慕容泠也不想别人的神识像x光一样照在自己身上。

    这些都是门派长老该与弟子们的常识,书本中并不多,但是作为精通人情世故的慕容泠,在两修士敏感的视线当中也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一胖一瘦修士只当她是好奇,并没有把这个细节放在心里,当然这与她身边站着的厉苍旻不无关系,年纪轻轻的筑元后期修士,是所有人都得巴结的存在。

    那胖修士终于驱使了他的飞毯赶了上来,一见面就颇为不好意思地道歉,“让两位道友就等了,在下乃天一宗的长老穆元新,身边这位是劣徒关泽先,不知二位道友是哪一家族门派的?”

    看架势是隐界的人了。

    察觉到慕容泠的戒备,厉苍旻不动声色地握着她的手,才不急不缓地道,“在下厉苍旻,这位是我道侣慕容泠,无门无派,不足挂齿。”

    厉苍旻注意到,在出慕容泠名字时,那两人的神色似乎变了一下,眼神不自觉地打量,流露出了然之色,显然是误会什么了,他不由眯起了双眼,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原来是厉道友和慕容道友,久仰大名了。”穆元新拱了拱手,态度比以前恭敬了许多,也不知道信没信他们无门无派的辞,继续热情地问道,“不知两位道友要去何方?”

    厉苍旻不动神色地蹙了蹙眉头,“我们不过是随便走走,并无目的。”

    穆元新似乎没有察觉厉苍旻的戒备,毫无知觉地道,“前些日子我天一宗弟子游历,在东海之滨发现了鲛人踪迹,如今恰巧碰上二位道友,不知二位道友是否愿意与我等一同前往看个究竟?”

    鲛人显露踪迹既然能被葬花宫弟子看到,被其他人看到丝毫不稀奇,让厉苍旻介意的是,穆元新为什么会这么好心邀请他一起去分一杯羹,要知道修仙界的资源只少不多,但凡是看到了都会闷声发大财,主动邀请一个陌生人还会承担着被杀人夺宝的危险,根本就不合理。

    身边还带着不能使用元力的慕容泠,厉苍旻不想多添变故,若是被人发现她的异常不定成为他控制他的软肋,因此他拒绝了两人的请求,冷淡而不是客气地道,“不用了,在下与道侣随便游历,不想去凑热闹,告辞。”

    朝两人拱了拱手,便趋势着飞剑离开了,眨眼就不见了踪影,与胖瘦修士慢吞吞的飞毯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两个级别。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