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半年之限
    今日是厉扶尘陪着石君如三日回门的日子,他才刚在石府坐下就被宫人召唤,一进书房就受了一场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骂,虽然天牢被劫确实是他做的,但是宣武帝的不信任终于激起了他心中的逆反之心,彻底地把他恨上了。w

    “父皇,凡事都讲个证据,天牢被劫明显是修士所为,儿臣只是普通人,如何有这个能量呢,不能因为母、罪人萧氏失踪,您就怀疑儿臣。”厉扶尘恨恨地看了厉苍旻和慕容泠一眼,“依儿臣看,皇兄和皇嫂的嫌疑更大一些。”

    最近宣武帝的脾气非常暴躁,看到厉扶尘还敢反驳,甚至攀咬厉苍旻,心中更是来气,“你究竟是什么德行朕一清二楚,朕之前饶过你就是想让你悔改,没想到你非但不改,还变本加厉,为了一个罪妇就背叛朕,朕要你何用!”

    厉扶尘已经绝望了,他让师父救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被宣武帝怀疑的准备了,但心里还是有侥幸的,因为在计划当中,师父不仅放走了仙盟的人和他母妃,连其他罪人也放了,一般来只会是一个巧合,被询问起来还是有狡辩的余地的。

    结果呢,宣武帝连狡辩都没给他留就直接定了罪,简直是偏心到没边儿了。有时候他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父皇的亲身儿子——他享受的待遇甚至都没有厉苍旻一半的好。

    他开始想,即便他找回岐王夺了权,父皇也不会对他另眼相待,有厉苍旻珠玉在前,哪里还能看到他这个一颗鱼目。

    这么一想,他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眼神甚至带着杀气,“不管父皇怎么,这件事就不是儿臣做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知道争辩无用,厉扶尘索性破罐子破摔,甚至颇有些有恃无恐的嚣张起来,宣武帝气得不轻,又朝着他砸了杯子,怒气冲冲地吼道,“滚!没有朕的允许,以后不许踏出王府半步。”

    这是要圈进的意思了。

    厉扶尘淋了一身的水,毫不在意,甚至还十分淡定地谢恩,把宣武帝气得直接让人把他轰了出去,御书房外边有不少等候的官员,他们看到赵王时神色顿时变得怪异,厉扶尘只当他们是狗眼看人低,看不起他这个失势的王爷,如何料到他们诡异的眼神并不为别的,而是他大婚当日的风流战绩。闪舞网w

    当日目睹了一切的夫人们虽然不会外传,但是不保证不会告诉自家夫君啊,于是大半的朝臣都知道他与镇国公之女厮混的丑事,当然,个别的还知道了他一人战两女的辉煌事迹。

    因为碍于镇国公和石相的权势,大家并没有公开讨论,同僚之间打招呼像是特务对暗号一般,贼兮兮地问了一句,“某兄,你知道了吧。”或者,“贤弟,你也清楚吧。”等到对方点头,彼此眼中都流露出某种猥琐八卦的光芒,等到下了衙就相约了一起去吃点酒,联络一下感情,再交换一下八卦,顺便脑补一下香艳的细节,简直比偷看《肉蒲团》还要刺激。

    男人八卦和猥琐起来,闺阁女子简直是望尘莫及,甚至已经有文人偷偷以赵王为原型写了一本十八禁的话本,内容之黄暴,尺度之破表,让一众只能暗暗八卦的官员们大呼过瘾,受到启发的其他看官纷纷起笔创作,于是一时之间某种黄色画本盛行不衰,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连宣武帝都不知道自家大臣思想不健康满脑子黄色废料,作为艳事门的男主角更不清楚了,对上那些眼神怪异的大臣直接甩了冷脸,与他往日谦和的形象大为迥异,事实上,量变到质变的赵王殿下已经不打算当好好先生了,现在他的目标是——毁灭世界。

    哦,真是非常有魔修风格的志愿呢,如果不是那么中二就好了。

    然而,目前谁也没有注意到赵王已经变态中二了,就连宣武帝也为他突然的嚣张感到诧异和愤怒,御书房的书桌被他拍得砰砰作响,“他哪来的嚣张底气!反了天他!”

    事实上慕容泠也诧异得很,赵王府的一动一静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因为花草传递消息是层层递进的,从赵王府到秦王府像个网络电线,消息有一定的滞后性,甚至传着传着会变了味道,很多时候她都是直接去了赵王府听花草的第一消息的,只是她现在没了能力,只能根据传递后的消息进行分析筛选,最后得出赵王这几天出了进一趟密室,什么事都没干。

    但是进密室本来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可惜的是花草根本不知道和他一起进密室的是谁——它们有夜盲症,大半夜的两个黑乎乎的人,根本就看不清。

    慕容泠心中有些失望,但并不意外,花草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灵气低下的花草,根本不能期望它们有像人一样的智商。以前赵王没防备才让花草听了一堆消息,现在有了密室,她想要窥探赵王府简直是难上加难,总不能像雷达一样时时刻刻开着神识,她是人,不是机器。

    她原本就没把那两个黑糊糊的人放在心上,劫狱的事也没往赵王那边联想,现在看他有恃无恐的架势,恐怕是真的有了什么了不得的靠山。

    于是她暗暗与厉苍旻道,“让人盯着赵王吧。”

    厉苍旻点头,脸上带着她看不见的凝重,就在刚刚,他从厉扶尘身上窥见了一丝魔气,虽然极淡,但是厉苍旻对这股气息十分熟悉,一瞬间就察觉了。

    赵王绝对与天牢劫狱的魔修有关系。

    那厢宣武帝发完火,最近的郁结的心情才渐渐疏朗,只是眉头依旧有解不开的结,他坐着发了一会儿呆,许久之后才怔怔地回神,神色疲倦,不知不觉间老了十几岁似的,“既然进了宫,与朕一起去看一看你们母后吧,最近她精神不是很好。”

    厉苍旻和慕容泠才恍然惊醒,皇后寿命的半年之限,已经过了一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