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敢作敢当
    盛怒之下的慕容贲那一脚踢得毫不留情,厉扶尘杂碎了桌子,躺在一堆碎木上,一直没能缓过气来。闪舞网w

    他的肋骨已经骨折,后背被木刺扎入,鲜血淋淋,习武之人受一点外伤并不算什么,让厉扶尘难以接受的是,他又被看光了!什么时候他赵王府成了随便人出入的场所,连与人欢爱都成了现场直播,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直接进来打断,还敢伤他!

    堂堂的大周王爷就这样狼狈又**地躺在地上,被人当猪肉一样审视着,指责着,不管是慕容贲还是石和文,他们都看不起他!不然安敢如此放肆!

    他捂着胸口站起来,咳出一口淤血,“慕容贲,你放肆,居然敢暗算本王!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眼中还有没有上下尊卑!”

    这一番话得义正言辞正气凌然,若是一般情况还是能把两位混迹多年、不会轻易得罪人的老油条震慑住,但是时间地点不对,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对,赤条条地与人话,总是很没有气势的。

    至少慕容贲就是这么觉得的,这位大周朝的赵王,剥掉光鲜华丽的衣裳和面具,与普通男人也没有什么差别。闪舞网w

    他的脸色也不变一下,冷冷地道,“敬人者人恒敬之,赵王侮辱本官之女,即便是闹到圣上面前也不怕,今日非要讨个法不可。”

    厉扶尘自顾地捡起地上的衣裳,这一次他终于记起来要穿衣裳了,听到慕容贲的威胁,他一点也不意外,连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反而慢慢悠悠地把自己打理得光鲜妥当,才道,“本王还没与镇国公问罪,你倒是恶人先告状起来,也不问问你的好女儿对本王做了什么事!”

    慕容贲自然是知道此时与慕容华脱不了干系,但是看到自家女儿被厉扶尘如此折辱,是人都不会忍得住,刚刚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也能看到慕容华身上青青紫紫的伤口和虐待的痕迹,赵王根本就是一个禽兽。

    这种事吃亏的是女子,他只能先声夺人,没想到赵王居然如此无耻,还摆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怎能不让人生气。

    慕容贲不知道,厉扶尘是真的吃了大亏的,因为与慕容华春风一度被人撞个正着,吓得有心理阴影,走了女眷又来了俩爹,又吓一次,阴影加倍,他现在还能保持理智是因为有了经验,把怒火控制住了,不然肯定发疯给他们看。

    “本官女儿好好地参加婚宴,若非你夺她清白,她不过一介女子,又怎会奈何得了你!”慕容贲才没管厉扶尘疯没疯,虽然慕容华是咎由自取,但是他慕容贲的女儿就没有吃亏的道理,就算闹到宣武帝面前也是不怕的。

    厉扶尘没想到慕容贲如此嚣张,阴着脸走到香炉前,撵出一抹香灰道,“本王对王妃一往情深,岂会随便动其他女子。若非是慕容二姐点了媚香存心勾引,本王根本不会失控。如今人证物证俱在,镇国公安敢嚣张!”

    慕容贲还没又什么反应,石和文已经被他这番话恶心得发抖,指着他颤声道,“赵王对我们家如儿一往情深?这就是你的一往情深?在大婚之日如此折辱她!你让她以后如何做人!”

    蜷缩在地上的石君如哭得愈发伤心,厉扶尘听得心里一阵厌烦,但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可以对石君如搓揉捏扁,但目前还是不想得罪石和文的。

    “本王中药丧失了神智,对王妃多有冒犯,是本王不对,本王特此向石相道歉。”完,他还过去搀扶起石君如,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目光柔和地又深情,“如儿,本王此番错了,你可愿意原谅本王?”

    石君如吓得浑身发抖,忍不住想起赵王方才的残暴来,生怕日后还被他如此对待,连忙对着石和文摇头,“爹爹,女儿、女儿知道王爷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给王爷下药的慕容华,若不会是因为她,女儿和王爷岂会出此大丑,爹爹您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

    方才赵王似乎特别喜欢慕容华,石君如感到了威胁,什么也要把那个贱人除掉不可。

    石和文是人精,如何看不出石君如惊惧的模样,既是心疼又是追悔,早知道当初拼着一张老脸不要,也要把婚事给退了。

    时到今日他别无他法,女儿在厉扶尘手中,只能装出一副被服的模样,开始对慕容贲发火,“镇国公教女不严,三番两次地算计赵王,牵连我女儿,是不是该算个总账了。”

    衣裳遮掩之下的慕容华瑟瑟发抖,此时再也不敢沉默下去,连忙爬到慕容贲跟前,泪眼盈盈地求他,“爹爹,您成全吧,女儿是真心喜欢赵王的,就算是在赵王府为奴为婢,女儿也心甘情愿。”

    厉扶尘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慕容贲却是气得发抖,再次踢了她一脚,“自甘下贱的混账东西!”

    慕容华被踹了一脚,身上的勉强披着的衣裳又掉了下来,慕容贲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连忙厉喝道,“不知羞耻,还不快去把衣裳穿上去。”

    慕容华连忙捡起衣裳躲了起来,慕容贲心中怒气未消,“石相的提正好,舍了这一张老脸不要,本官也要在圣上面前讨个法,届时圣上发火,即便尊贵如赵王,也非好好受着。”

    这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意思了。

    虽然这个招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点也不高明,但是慕容贲还是成功地威胁了厉扶尘和石和文。

    厉扶尘虽然在刺客一案全身而退,但是谁都能看得出圣上是法外开恩,看在血脉的份上饶他一命,是戴罪之身也不为过的,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事来火上浇油,肯定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厉扶尘脸色顿时阴沉如水,明明是慕容华设计在先,慕容贲这个老匹夫居然还不依不饶,简直是欺人太甚!

    此时慕容华穿好衣裳出来,他唇角一挑,阴转多晴,终于出了心中隐蔽的心思,“本王敢作敢当,既然与慕容姐有了肌肤之亲,本王愿意负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