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搓圆捏扁
    回述赵王的几大遭遇战,先是袒护汝南王世子被削了亲王爵,继而是被喂了破魔丹是时不时看一些群魔乱舞,再是申请外援被抓包最后搭上了皇贵妃,再到现在,与人被翻红浪被吓得萎掉不,还别看光了身体……

    横纵相较,有哪一国那一朝的皇子过得比他还惨,若是出去,简直是要让人掬一把辛酸泪的。w这连番折腾下,他能忍到现在才变态,已经是宣武帝教育的成功了——厉扶尘,比勾践还要能忍。

    若厉扶尘之前只是有些黑暗的、算计的赵王的话,现在已经黑化成大魔头了,心中都是暴戾施虐欲,恨不得把杀光所有人,当然,毁灭世界才是最好的。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的便是黑化后的厉扶尘。只是以他如今的能力既不能爆发,又不能去死,只能憋得愈发变态了。

    他不能对别人怎么样,对石君如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她的谦卑讨好更是滋长了他心中的戾气和施虐欲,石相猖狂又如何,权倾朝野又如何,她的女儿还不是嫁给他随便搓圆捏扁。

    他的神色愈发阴鸷怪异,俊脸变得扭曲,伸手把媳妇一般的石君如搂在怀里,冷冷地问道,“你在怪本王?”

    石君如被吓到一抖,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此刻的赵王十分危险,求生本能让她猛地摇头,连装腔作势的话都不敢了,简洁明了地表明忠心,“妾身不敢,您是妾的夫君,妾爱慕您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你呢。w”

    “不敢?”厉扶尘听了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恼怒非常,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只是不敢,而不是不会?”

    石君如又惊又怕,没想到厉扶尘居然会抠字眼,顿时眼中含泪,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王爷,妾身只是口不择言错了话,您就原谅妾身吧。”

    不得不,以石君如现今的容貌姿色,做出楚楚可怜的神色当真是勾引人,厉扶尘本来就喜欢好颜色,如今看到这副美人姿态如何忍得住,所有的怒火和戾气都变成了欲火,当即一脚踢上门关上,直接撕掉她的衣裳倾了上去。

    石君如目瞪口呆,没想到居然会有此发展,若是以往她做出这种情态,赵王都会满心怜惜地搂上她好言安慰,疼宠她还来不及,如何会对她这般不尊重。

    她的眼泪瞬间就坠了下来,偏偏这副不情愿的模样更是激怒了厉扶尘,对她没有丝毫尊重和体谅,石君如哀嚎了一声,痛苦地蜷缩起来,结果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厉扶尘根本没有动作就已经鸣锣收兵了。

    石君如这下也顾不上疼痛了,怔怔地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伤了自尊的厉扶尘怒火中烧,再次倾覆而上,结果也如之前,同样一溃千里。

    “贱人!”

    厉扶尘再也忍不住心中怒气,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他好好一个威武雄壮的男人,在美人之间所向披靡,如果不是她刚刚带人吓他,他何至于出了问题。

    只要想到方才那丢人的场景,他根本都无法重拾男子汉气概。

    石君如此刻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捂着脸不停地哭泣,厉扶尘被她哭得心烦,刚要再施虐,背后突然缠上一双滑腻的双手,轻柔的女声在他耳旁响起,“王爷,让我来伺候您吧。”

    没错,这人正是一直藏在床上不出来的慕容华。

    她偷偷看了一场好戏,特别是石君如卑贱窝囊的模样更是让她心中畅快,恨不得仰天大笑才能表达心中的快意,石君如这个贱人,你也有今天!为了报复她,也是为了挑衅,她走了过来,当着石君如的面勾引了赵王,看她瞬间扭曲和愤怒的神色,她笑得愈发欢快了。

    他们两人旁若无人,至于石君如……石君如她已经气疯了,赵王是她男人,慕容华那贱人居然当着她面抢人,她如何甘心,开始与慕容华抢人,一片混乱。

    至于厢房外边,被大变态追逐的女眷已经冷静了下来,三三两两地站在院子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方才赵王明显是生气了,赵王妃还在里面,他关起门难道是要惩治人?

    石相势大,若是她们坐视不理导致赵王妃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怕是以后都没有好果子吃,她们六神无主,只好向慕容泠拿主意,“王妃,也不知道赵王关起门来做什么,这该如何是好,赵王妃还在里面呢。”

    当然,她们一时没想起里面还有一个慕容华,毕竟刚刚大家都被吓到了,没想到赵王居然是这副模样,反倒忽略了女主角,光顾着躲避大魔王了。

    她们不知道,此时的慕容泠已经被雷翻了,修士五感过人,即便站在院子里也能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她简直被里面几人刷新了认识,人一旦变态起来真是拦也拦不住,连她这个见多识广的现代人都自叹弗如。

    当然,她现在还是致力于维护皇家和谐秦王妃,自然是要关心被恶魔关在房间里面的赵王妃,于是非常担忧地道,“赵王的脾气不好,我们一群弱女子也不好闯进去,要不大家开了门缝,看一看里面的情景再做决定吧。实在不行,再去找石相便是。”

    众人觉得有理,几个年长的夫人心翼翼地走到门边,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石君如的痛呼,心中更急,连忙开了门缝偷瞧,瞬间石化了。

    在里面上演着荒唐一幕的当真是赵王和高门闺秀出身的慕容华和石君如?这样浪荡的作风,简直比青楼里的女妓们还要荒淫。所有的夫人们三观都被震得成为碎渣,一寸寸风化。

    真是活久见了。

    偏偏慕容泠还一脸故作无知和担忧,甚至还要上来瞧个究竟,“怎么样,里面是什么情形,要不要去找石相?两人正是新婚燕尔,本来就是赵王不对,不能怨怪赵王妃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