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喜大普奔
    石君如心中既是悲哀又是伤痛,明明是他背叛在先,新婚之日与别的女人被翻红浪,到头来居然还怪罪起她带人撞破他的丑事来。w

    她喜欢了这个男人十几年,当初他被慕容泠的容貌吸引,她暗中施计让他觉得对方不过是软弱无能的草包之辈,慢慢离心离德,最后厌弃了慕容泠,开始注意到她的存在。

    男人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于是她不远不近地吊着他,不显山不漏水地展示自己的温柔大方,聪明才智,就是为了证明她与慕容泠是截然不同的女子,才是最配得上他的人。

    果然,因为她的若即若离,赵王彻底地喜欢上了她,每每两人琴瑟和鸣、知交相伴的时候,只有她才知道心中是如何的欢喜和得意,她看中的男人,怎么会逃得过她的手掌心呢——这可是她娘亲多年的经验,连带在朝中呼风唤雨、奸诈成性的父亲都折服在娘亲的石榴裙下,轻易地除掉了嫡母,逼走姐姐,把石相府牢牢掌控成她们的天下。

    父亲如此,更别年轻气盛、见识不多的赵王了,根据娘亲的教导的手段,果然让对方死心塌地,甚至连她故意害死慕容泠,赵王也认为是慕容泠咎由自取!

    她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独享赵王的宠爱了,结果慕容泠那贱人居然死而复生了,偏偏还变得厉害无比,光芒四射,又渐渐吸引了赵王的目光,她又嫉又恨,几次都想暗中让人把她杀了。闪舞网w

    只是她毫无能力,又不能找父亲,被他知道自己宠爱了十几年的女儿是毒蝎心肠,只好忍了下来,经常在赵王面前刷好感,让他不至于忘了她。

    好在慕容泠自己作死,不仅不再喜欢赵王,还多番与赵王作对,最后引得赵王对她厌弃与痛恨,她敢保证,赵王想杀的人当众,一定是慕容泠第一,秦王第二的。

    她冷眼旁观又幸灾乐祸,不费吹灰之力坐收渔翁之利,在听闻皇贵妃被判了死刑的时候,她非但没有焦虑伤心,反而是欢欣鼓舞的。皇贵妃不怎么喜欢她,或者但凡是接近赵王的女人她都不喜欢,即便她是丞相千金,也没能多得几分好感。她早就厌烦了这个女人,根本不想以后与赵王成亲后还要伺候着她,谢天谢地,最后她被慕容泠斗倒了,成了阶下囚。

    有时候她觉得,老天爷一定是眷顾着她的,把赵王身边可恶的女人一一地除掉,然后只剩下最重要的她来。

    然而没想到的是,上天居然和她开了玩笑,就在她以为从此以后可以幸福美满的婚姻,居然插入了一个第三者——慕容华,这个从未被她放在心底的无能之人。

    慕容华空有家世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见识,不过是跳梁丑之辈,她从未把这个女人当作情敌,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给了她当头棒喝,在新婚之日勾引了赵王。

    这样的羞辱和难堪,这辈子她都要如鲠在喉。

    这一天,她不仅成了被人抢去丈夫的失败者,还背负上了赵王的斥责和怀疑,此情此景,她如何不愤怒和委屈?她以为赵王已经足够爱她,没想到居然经不起别人的挑拨。

    她本该愤怒和绝望的,但是她爱了这个男人十几年,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习惯,如何甘心就此与他离心离德呢。

    即便她心中又怨又恨,却不能在脸上显露出来,她如今已经是赵王妃,后半辈子都要依附赵王生活,若是现在被他厌弃了,以后又该如何自处呢。

    强忍着委屈,石君如连忙解释着,“王爷明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只是担心你醉酒出了意外,并非有旁的意思,诸位夫人姐跟过来,有皇嫂在,我也没有办法啊。”

    这是把锅甩给慕容泠。

    慕容泠承认,这个锅确实是她,若是没有她跟上来,那些夫人姐想必也没有胆子跟过来。

    只是那又如何,她现在是虱子多了不铺,债多了不愁,当作没察觉到赵王投过来的杀人目光,垂着眼,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本妃身为皇嫂,关心一些叔子是应当的,毕竟如今萧氏被收押在天牢,赵王孤苦伶仃,本妃与我们家王爷一致认为应该对赵王多一些关照,兄弟两人守望相助,不辱没了血脉亲情才是。”

    这一下厉扶尘能忍得住就是圣人。

    果然,房间内倒下的屏风被人大力踹开,哐啷的巨响昭示着对方的暴戾和怒火,厉扶尘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冲了过来,慕容泠佯装惊吓,扶着陈氏的手连连后退,从门口避出门外,门外的女眷们更是惊慌不已,要知道,赵王现在还是天体呢。

    堂堂的皇子,居然裸着身子与人话这么久也没有羞耻之心,脸皮也太厚了。慕容泠越想越觉得好笑,赵王昔日儒雅清隽的形象顿时轰然倒塌,变成一个猥琐的变态。

    还好石君如理智尚存,连忙捡起地上的衣裳喊道,“王爷,您还是先穿上衣裳吧。”

    这句话像是点穴一般,厉扶尘瞬间僵住了。

    脸色青青白白,石君如甚至觉得对方的视线几乎能杀人,凌厉得宛若刀子一般割在身上,她又害怕又委屈,连忙低下头,手中的衣服却还依旧递了出去。

    夫妻一体,赵王丢脸,她也不见得能光彩到哪里去。方正这一阵子她是没脸出去交际了。

    这一瞬间,厉扶尘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把所有的知情人都消灭干净,掩盖掉他的丑事来,只是明显不能的,别他以前尚是手握权柄的王爷都不能做到,更别如今的身份了。

    他阴着脸,几乎能挤出水来,僵硬地接过衣裳裹在身上,不只是心神不宁还是五体不勤,衣裳凌乱不堪,整个人看起来愈发狼狈了。石君如悄悄看了一眼,觉得实在不像样,不得不忍着惊惧和委屈上前帮他整理衣裳,不多时便把他收拾得人模人样起来。

    只是那恐怖的视线一直如影随形,她心中胆寒得很,总觉得她熟悉的赵王已经消失不见了,慢慢变成了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如果她把这番心思与慕容泠道,慕容泠肯定会权威地告诉她,赵王这是因为量变引起质变,喜大普奔地变态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