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狗急跳墙
    石君如的胸口剧烈地起伏,方才被怒火烧灼的情绪像是冷掉的火堆,迅速冷寂下来,被丢失的理智渐渐回笼,虽然她非常想像泼妇一般冲过去哭闹打骂,但是想到她的人设——她可是楚楚可怜、温柔大方、善解人意的白莲花啊,方才脚踹屏风的彪悍情态已经是出格,她绝对不能再做出自毁形象的事。w

    于是她像奥斯卡影后一般迅速收敛了脸上的怒气,转换出伤心欲绝的神色来,“听你醉酒,我担心得不得了,便寻了过来,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

    还没完,她瞬间哽咽了起来,拿起帕子不停地抹着眼泪,瘦削的肩膀不停地颤抖着,身形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去似的。

    见着了这荒唐一幕的女眷们从石君如的哭泣中回过神来,纷纷移开眼,心中震惊不已,老天爷啊,在大婚当日,赵王居然与镇国公的二姐搞在一起了,这是要打脸啊。

    赵王如今已经失势,朝中上下全靠石相,他这样明目张胆地不给石相和赵王妃脸,难道就不怕石相震怒吗?而且,她们撞破这种辛秘之事,不会被灭口吧。

    女眷们惶然不安,甚至忘记移开眼。闪舞网w**裸地曝光在众人视线下的厉扶尘,心中又怒又羞,他堂堂的大周皇子,居然被一群女人捉奸在床,还看光了身子,这样的丑事若是传出去,他的面子该往哪儿搁!

    他视线一转,又看到了正垂着眼,神色似笑非笑的慕容泠,所有的怒火和怨恨都瞬间在脑海中炸裂,想起这几个月来被算计种种,若不是她从中作梗,他还是高高在上,人人追捧的赵王,怎么沦落到如此境地!

    靠山仙盟没了,母妃也成了死囚,他步履维艰,不得不仰仗石和文的鼻息,堂堂皇子,比卑贱的下人还要不如,现在居然还被一群女人围观!

    石君如会找到这里,肯定是被她带过来的!

    仇恨悉数涌上心头,他瞬间失去了理智,豁地从床上站起来,女眷们瞬间尖叫地跑出去,被暴露了身体的慕容华也知羞得很,连忙扯过被子盖在身上,看着厉扶尘赤条条地走过去,似乎要与人算账,脑袋一转,止住了要喊住人的念头——他怪罪别人最好,这样她就能洗脱嫌疑了。

    只是不知,他要算账的是哪一个?下一刻,厉扶尘的怒喝解答了她的疑惑,“慕容泠,是不是你搞的鬼!”

    作为遵守诺言的诚信之人,生怕被厉苍旻抓个正着,慕容泠进了如香阁也不敢探出神识,遗憾地错过了目睹现场的好戏,安安静静地做个睁眼瞎,顺便用耳朵旁观失态发展。闪舞网w

    不得不,厉扶尘估计是命犯太岁,不对,是命犯桃花,遇到的女人都不好惹,无端惹出这么多恩怨情仇和丑事来,也不知道刚刚那一声屏风坍塌,有没有把人吓出毛病来。

    她正在幸灾乐祸呢,就锅从天上来,狗急跳墙的厉扶尘居然反咬起她来,虽然知道他是巴普洛夫效应,但是这一场好戏她顶多是推波助澜,一点干系都没有。

    再了,方才明明是他顺水推舟与慕容华苟合,如今行迹败露给她待黑帽,也看她接不接!

    于是她一点也不客气地嘲讽道,“赵王此话何意?难道是本妃绑着你和人上床不成?”

    厉扶尘自然知道慕容华勾引他一事与慕容泠无关的,但是带人过来撞破丑事肯定与她脱不了干系,这个女人心肠歹毒得很,恨不得他名誉扫地,怎么会放过这样羞辱他的机会。

    他已经恨极,把所有的罪名都栽赃到她的身上来,冷笑道,“慕容华是你亲妹,她勾引本王,肯定是你的注意!”

    慕容泠笑了,觉得厉扶尘已经成了一条逮着人就咬的疯狗,这么没有逻辑经不起推敲的罪名居然也会安在她的头上,还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不成?

    “赵王且一,我为何要让慕容华勾引你?”

    “自然是想让本王出丑。你素来与本王不对付,自然见不得本王好。”厉扶尘开始编着合乎逻辑的罪名,“慕容华勾引本王做出丑事,你再带着人来围观,大庭广众之下让本王难堪,羞辱本王不,还要破坏本王与王妃的关系!”

    他的斩钉截铁,理直气壮,连石君如都相信了。从一开始她就对慕容泠报以偏见,知道她事事算计赵王,如今做出挑拨离间的事,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于是她暂时放下心中的愤恨和酸涩,与厉扶尘同仇敌忾起来,对慕容泠控诉道,“皇嫂,你为何要这么做,都是一家人,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脑残的世界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慕容泠叹为观止,“这话就可笑了,本妃好好地待着,从未撺掇着赵王妃你过来捉奸,撞破赵王丑事的。诸位夫人都可以作证,一开始怀疑的可不是本妃。”

    陈氏立马道,“秦王妃所言极是,大家都看到了,秦王妃什么都没,还是赵姐与赵王妃耳语几句后,赵王妃神色大变,才要出来寻人的。若有嫌疑,岂不是赵姐和赵王妃的嫌疑更大?”

    秦王和秦王妃如今在京中炙手可热的,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于是纷纷附和,厉扶尘听了心中顿时膈应起来,原来还真是石君如把人带过来的。

    她身为王妃,怎么不想着可能发生的后果,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过来了,难道生怕他没做出丑事,生怕不宣扬开来吗?

    他本来还几分内疚,此时在丢人的羞愤和怨恨当中,立马烟消云散,冷眼看着旁边的女人,甚至还开始阴谋论,难道是石府故意如此,好拿捏住他的把柄对他肆意操控不成?

    他自认为对石相已经够谦卑了,那老狐狸居然还不满意!他周身的气势瞬间冷了下来。

    冷冽的视线如芒在背,急迫于解释的石君如对上他的视线,心中顿时一寒,他居然怀疑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