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人赃并获
    慕容泠这会儿已经平复了脸上的红晕,勉强镇定了下来,“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连道不敢,不停称赞他们伉俪情深,如此了许久,才有人问道,“慕容姐去更衣了,许久不见回来,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

    本来是随口一提的,方才与慕容华不对付的赵姐眉头一皱,突然叫来一个下人问道,“赵王回来了没有?”

    那人跑去男宾那一头看了才过来回复,“王爷尚未回来。”

    赵姐神色瞬间凝重了起来,赵王与慕容华先后去更衣,如今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即便是肠胃不适也该回来了吧。想到慕容华今晚的异常行为,她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难不成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作为一名见惯了后宅阴私手段的女人,赵姐如今已经脑补了不下十种可能情况,她再也坐不住了,放下筷子与众人道,“我已经吃饱了,想去与赵王妃会儿话,大家请自便。”

    这会儿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再了,她们来参加婚宴也不是为了吃喝的,于是纷纷放下筷子,“一起去吧,这会儿赵王妃想必也收拾妥当了。”

    赵姐不由迟疑,她是想要和赵王妃悄悄话的,一群人跟过去算什么事啊,只是她没理由阻拦,只好看向慕容泠,期待她能把人留下来陪她话。闪舞网w

    慕容泠会如她的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看热闹还来不及,岂会轻易放过,于是也用帕子沾沾嘴,“正巧我也吃完了,一起吧。”

    赵姐彻底没辙了,只好与一群人去了新房,此时饿了一天的石君如也刚吃完晚膳,去掉脑袋上沉重的凤冠,就听到丫鬟禀报夫人姐们来了,又把凤冠带了上去,重新恢复了艳光四射,才吩咐道,“让她们进来吧。”

    以慕容泠为首,逶迤地走进来一群衣着华贵的夫人姐,她的视线在慕容泠身上一顿,飞快地闪过一抹暗色,“不知皇嫂怎么有空过来,前头下人们伺候的可还好?”

    她才刚进门,赵王妃的架势就拿得十足了。

    想到正在翻云覆雨的赵王和慕容华,慕容泠脸上的笑意愈发亲切,“一切都好,赵王妃不必记挂。”

    石君如总觉得她的脸上带着嘲弄和讽刺,心里有些不得劲,不想再看她,视线一移,才发现了异常,问道,“怎么不见慕容姐,难不成已经回府了?”

    她的语气有些得意和解气,慕容华肖想赵王许久,还心狠手辣地毁了她的容貌,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赵王还是属于她的。w想到方才那女人嫉妒的嘴脸,心中愈发畅快,总觉得她肯定是受不住刺激落荒而逃了。

    谁知让她失望的是,慕容华居然是去更衣了。结果让她骤然变色的还在后头,赵姐低头与她耳语了一句,“赵王也去更衣了,许久未回。”

    与赵姐一样,石君如瞬间脑补了几十万字,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连忙让贴身丫鬟去打探赵王行踪,最后带来一个男仆,正是方才带着赵王去更衣的人。

    这么多人在,石君如自然是要留点脸面的,拐着弯问道,“听方才是你带着赵王下去更衣的,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那下人已经被吓傻了,心里隐约觉得事情不妙,但是新王妃在此,又是大婚之日,他怎么敢出那糟心事,于是侥幸道,“王爷他酒意上头要休息一番,把人打发回来了。”

    他神色惊慌,眼神闪烁,一看便知道是在谎,石君如神色立马就冷了下来,“你怎么不在王爷身边伺候?他喝多了酒,若是出了意外本妃拿你是问。快,王爷在哪里?”

    那下人知道逃脱不过,只好硬着头皮道,“王爷还在如香阁。”

    石君如不放心,亲自去找,其他人隐约觉得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有心跟上去又怕撞到什么龌龊事被赵王府迁怒,顿时迟疑了下来。

    她们怕,慕容泠一点也不怕,扶着陈氏的手一起跟了上去,美名曰关心赵王,有她出头,其他人便有了主心骨,再也顶不住心中的好奇跟上了上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如香阁走去,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结果里面没人,不由面面相觑,慕容泠是知情人,假装好奇地问道,“如香阁是什么地儿?”

    下人立马尴尬地道,“此乃王爷更衣之所。”

    好吧,一群女人跑来围观赵王的厕所了,众人的神色有些诡异,石君如却抓住了重点,问道,“附近可有休息的厢房?”

    不管如香阁装饰得如何华丽,甚至还有不少房间,也不能掩饰此处是厕房的事实,如果要发生点什么事,或者要休息,想必赵王也没有心情在厕房发生的。

    下人连忙道,“有的,就在隔壁的碧溪阁。”

    着,连忙上前引路,带着一群女人浩浩荡荡地进了碧溪阁,她们进了院子,停在一间厢房前,那下人才道,“王妃,王爷偶尔会在此处休息,想必是在这里了。”

    石君如一路上不知憋了多少的气,脑子乱糟糟的,此时似乎听到里面传来暧昧的声响,火气蹭的一下烧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推门进去,本来被隔绝的声音愈发清晰,她抬眼看过去,被屏风遮挡的后面,隐约露出男女纠缠的身影,她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弦顿时断了,直接踹开屏风,怒喝道,“你们在做什么!”

    屏风后面是一个朱红的架子床,此时被薄纱笼罩,有两个光条条的男女在里面忘情地纠缠,被屏风坠地的声音吓了一跳,上面的人明显哆嗦了一下,瞬间瘫软了下来。

    他回过头看过来,眼帘中映入了一群目瞪口呆的女眷,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惊吓兼并**过后的糊涂,厉扶尘此时此刻失去了惯有的精明,只是愣愣地问着,“如儿,你怎么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