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冰肌玉骨
    不管有多生气,厉扶尘都要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不然宾客看笑话不,传到宣武帝耳里又是一番官司。闪舞网w他现在非常庆幸,因为要拜堂,根本不需要违心打招呼。

    司仪距离厉扶尘最近,可以看到他瞬间狰狞的神色,心中一突,生怕两位王爷当场闹起来,连忙开口道,“吉时已到,拜堂成亲。一拜天地!”

    厉扶尘牵着红绸与石君如转过身,对着厅外天地叩拜,司仪再喊,“二拜高堂!”

    寻常人家的父母会在堂上高坐,等待儿子儿媳叩拜,但是宣武帝乃皇帝,自然不会出现在此,而皇贵妃萧氏已经是死囚,如今被押在天牢之中,不过即便她尚未失势也是没有资格坐在此处享受叩拜的,她的身份是妾,只有正室嫡母也就是皇后才是赵王真正的高堂。

    厉扶尘看着空荡荡的椅子百感交集,情不自禁想起还在天牢中受苦的母妃,再过两个月就要被秋后问斩,他却无能无力,再大的喜悦也消失无踪。

    另一头的石君如察觉到异常,扯了扯红绸,厉扶尘才如梦初醒,一起对着空荡荡的高堂跪拜,司仪再喊,“夫妻对拜!”

    眼前的女人盖着红盖头,看不清容颜,但是厉扶尘知道底下的面容是如何的清丽绝色,好歹是喜欢了许久的女人,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影,躬身一拜。w

    “送入洞房!”

    终于大功告成,司仪松了口气,欢天喜地地喊着,结果他一直担心的意外就在这个关头发生了,宾客中突然站出一个火红的身影,艳丽得堪比新妇,司仪不认得此女身份,但是从诸位女眷脸上的神色可以看出,此女身份不凡。

    只见那女子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在新妇身上,冷笑道,“素闻赵王妃美名,今日又是大喜的日子,赵王妃何不揭下盖头与我们一见?”

    那双握着红绸的手开始颤抖,慕容华以为她害怕,笑得愈发恶毒,厉扶尘眸色深邃如潭,盯着慕容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他的袖子被扯了一下,原来是石君如,声音有些迟疑,“王爷,这……”

    厉扶尘宠溺地拍了拍她的手,才冷然对着慕容华道,“王妃的盖头自然需要本王亲自揭下,慕容姐不必着急,过会儿王妃自然会作陪。”

    于是牵着新妇的手往洞房走去,慕容华气得发抖,跺了跺脚又看向慕容泠,今天第一次与慕容泠话,“姐姐,咱们去闹洞房可好?”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慕容泠眉头一挑,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神色,但她肯定不会被慕容华当枪使就是了,赵王在别人心目中已经足够可怜了,若是秦王府在此时再闹洞房,那就是咄咄逼人了。

    她是来看热闹,不是被看热闹的。

    “本妃没有兴趣,妹妹若是喜欢,自行去便是。”

    慕容华心中更气,赵王乃堂堂王爷,地位尊贵,寻常人哪敢去闹他洞房,在场的只有秦王和慕容泠的身份够得上,她以为秦王府与赵王结仇,想必十分乐意看给赵王不痛快,结果慕容泠居然拒绝了她。她心里不痛快,又嫉又恨,只能不甘心地坐下,等待赵王把石君如带出来。

    在座的女眷们面面相觑,赵王得了秦王妃玉容丹的事已经传开了,想必如今的容貌已经恢复,慕容华怎么一副要看人出丑的模样——她的消息是有多滞后?

    这事还真巧了,慕容华被镇国公关在院子里两个多月,禁制府中下人与她传递消息,她连皇贵妃被贬、慕容泠和秦王成为仙人都不知情,更别什么玉容丹之类的。

    今日她也是偷偷跑出来的,因为赵王敲锣打鼓地迎亲,动静颇大,院子中的丫鬟们控制不住讨论起来,被她听见便终于按捺不住偷跑了出来,又因为来得迟,没有听到夫人姐们的谈话,才会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也没人提醒她,等着看好戏,果不其然,当厉扶尘带着石君如出来时,慕容华蹭地站起来,盯着她照影摘花、冰肌玉骨的面容不可置信地道,“这不可能,你的脸上的疤怎么可能全好了。”

    此时不止慕容华不可置信,其他与石君如相熟的夫人姐也是诧异不已,以前的石君如虽然好看,但不过是比普通人好上一点而已,如今她的肌肤莹润白嫩,透滑而有光泽,像是整个人都在发光似的,变化也太大了。

    石君如把众人的诧异、嫉妒和不可置信收在眼底,特别是慕容华的不甘和愤恨,更是让她畅快,记得几乎要全身发抖。

    毁容那段时间她有多么地万念俱灰,如今就有多么地欣喜若狂,她就是要让那些贱人知道,她不仅恢复了容貌,还比以前更漂亮!大周第一美人的位置还是她的!

    她心中得意,脸上却笑得含蓄而优雅,“多亏了皇嫂的玉容丹我才能恢复如今的容貌,之前没有机会当面道谢,如今皇嫂也在,请受我一拜。”

    着她盈盈地屈身,抬头朝慕容泠看去,结果在看清她容貌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得意和自负都瞬间破碎,只剩下与慕容华如出一辙的不甘和嫉妒——慕容泠居然愈发漂亮了。

    那女人端方地坐在左上首,一袭烟罗撒花软锦宫装长裙,云鬓堆叠,简简单单插着展翅欲飞的金步摇,随着她微微侧首,薄如蝉翼的蝴蝶翅膀微微颤动,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她的容貌精致又漂亮,仿佛是上天造化的顶级工笔画,精雕细琢,钟灵毓秀,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杏面桃腮,颜如渥丹。而她通身的肌肤更是欺霜赛雪,晶莹剔透,冰肌玉骨清无汗,像是玉琢一般完美无瑕,与她相比,石君如不过是米粒之光,人间俗物罢了。

    偏生慕容泠像是没看到她脸上的嫉妒似的,长长的睫毛半遮住了点漆般的眸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弟妹如此盛行,本妃便受你一拜吧,免得你觉得受之有愧。”

    这般嚣张,这般目中无人。

    石君如气得脸色发白,秦王夫妇,生来就是克她和赵王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傻王独宠:异能狂妃太嚣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